神話解析,知道劇情的我無敵了,第六百六十五章 玄龜的道,紅蓮相依-ag旗舰厅app


  持續深入,這一次李素改變了本來的目標,不光是到處留下自己的痕跡,避免被直接鎖定,一旦到了岔路口,都會放出分身,全部進入,去尋找。

  不得不說,玄龜得內部真的很大。

  即便說是很細小的血管都有千里長的驚人距離。

  光是寬度和高度,就無比驚人,一些能達到百米直徑。

  這就很可怕了,人的一根血管才多大?要知道這還不是玄龜的主要大動脈,根據進入的位置去看,他還在其中一個分支上面,還需要前進相當長一段距離,才能抵達大動脈所在的地方。

  玄龜的內部,比外部要大得多。

  經過差不多十多分鐘的不斷探索後,李素得出了這個結論。

  以他目前的情況而言,相當與從人的肩膀走了一點兒,鎖骨都沒到。

  十多分鐘,光說長度就超過萬里了,結果卻是連鎖骨都沒到,這玄龜的內部,真正的大小基本上相當於一個巨大的世界了。

  也對,上古洪荒的大小可是非常可怕的,女媧娘娘斬了玄龜的四肢去撐天,對方真正的體積必然可怕至極。

  不過相比較大小,李素感受著四周圍的水行道則,忍不住微微嘆了口氣。

  死寂沉沉...。

  所有的水,都孕育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沉重,一種巨大的不甘心,一種對生的渴望。

  這種味道,很絕望,彷彿拿著黃蓮放入自己的口裡,明明知道會很苦,很苦,但只能吞嚥。

  是一種怎樣的感情呢?

  不是為了生存,而是沒有選著。

  恍忽間,李素好似看到了自由生活在一片巨大汪洋之中的玄龜,正享受著屬於自己的恣意,自由的時候。

  一道身影降臨了,即便說對於人族而言,那是偉大的聖母,對於洪荒而言那是救世的神聖,可在那一刻,那一秒,對玄龜而言卻是最大的夢魔,無底的深淵。

  憑什麼?

  天又不是我毀的。

  憑什麼?

  要用我的命,去拯救世界?

  憑什麼?

  不甘,不公,它看到了自己的未來,看到了自己的結局,卻無法反抗,也無法抗爭。

  看著自己那被斬去的四肢,看著被自己鮮血染紅的大海。

  聽著無數生靈們歌頌聖人的偉大,一個孤魂野鬼,孤零零的躺在角落。

  我不甘心!

  !

  我不甘心!

  !

  玄龜大吼著,大喊著。

  它將北俱變成了雪地,它將北俱變成了死地,拒絕著一切生靈進入。

  千年,萬年,萬萬年。

  無窮,也無盡。

  唉...!

  莫名的聲音,貫穿身心,一道絕美的身影,她如此聖神,不容褻瀆,她默默的站在冰封的北俱之前,聽著北俱裡不甘的吶喊。

  輕柔好聽、彷彿輕撫靈魂一般的聲音,響起。

  “天地欠你,萬物生靈欠你...,我...亦欠你...!”

  恍忽,回神。

  不斷前進的李素,忍不住的停下了腳步,心神觸動不已。

  這畫面...,是玄龜的記憶嗎?

  他搖了搖頭,將心底巨大的落差感壓了下去,雖然站在洪荒天地的角度,付出一隻玄龜,拯救萬靈,的確是很划算的事情。

  但前提條件毫無疑問是這件事情落在了不是自己的腦袋瓜上。

  拯救眾生?我都死了,我管你眾生死活!

  不過,最後的那道身影。

  李素眼眸微微閃動,雖然只是背影,但那份身影,那種從心底忍不住升起的震動,毫無疑問只是她,也只會是她。

  哪怕人族經歷妖族之殤,從此不再求神,自己奮鬥,自己掙扎。

  可當她站在自己面前的瞬間,你立刻就明白了,眼前的這尊神祗,對人族而言的意義。

  不只是造物主!

  她,還是所有人族的母親。

  嗯...,錘石了。

  起碼這方天地的封神,就是一盤棋,是玄門的無量大劫。

  不然這份貫穿靈魂的感受,紂王就是在殘暴無道,也不可能作出那種寫詩調戲女媧的行為。

  “我明白了,若是玄龜還有機會救回,若是我有那個能力,我會救它!”

  “娘娘!”

  李素輕輕開口道,作為天道聖人,洞察過去,望見未來在簡單不過了,他不覺得這流淌在玄龜不甘之中的嘆息只是單純表達自己的心情。

  說罷,李素再度邁開自己的步伐,繼續深入。

  嗯?

  走了沒多久,他莫名怔了一下,遍佈巨大軀體之中的水行道則,出現了一絲波動。

  不大,沒什麼特別的變化。

  但是呈現在他感受之中的水行大道之中,呈現出了不同,很細微的不同。

  一些水,質量很大。

  一些水,很輕。

  還有一些水,很乾淨。

  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後,李素眨了眨眼睛,在他身後的水,很安靜。

  面對這一幕,他忍不住吸一口氣,童孔忍不住的都劇烈緊縮了一下,這種莫名其妙的情況,玄龜該不會真的沒死吧?

  愣神了片刻,李素直接朝著質量相對較大方向大步而去。

  這一走,很久。

  足足兩天一夜,穿過了無數的血管大道,甚至於一條接近數十萬里長的主動脈。

  他停下了腳步。

  已經不用刻意靠近了,即便相隔很遠,李素依舊感受到了。

  和之前的不化冰相同,無比特殊的水行道則,這裡空氣都變得無比沉重,水行道則之中充斥著巨大的力量,無比沉重。

  在走過了一條小道之後,和之前不化冰相同的巨大房間出現,那裡懸浮著一滴無光的水。

  無光...,不是黑。

  一切的光投射在它身上,都不會形成半點反應,被吞噬了,被吸收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