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www1/jsonyy/293/293611/1733236341.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hlxyxs.com/read.php on line 108
死亡巫師日記,第一百七十三章 密朵兒,第三目標達成!,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今奈 作品

死亡巫師日記,第一百七十三章 密朵兒,第三目標達成!,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一根粗壯的黑色枝條從幽深的大海中伸出,並直接刺入一棵紅海樹的主幹。

被刺的紅海樹頓時瑟瑟發抖,大量紅色的樹葉脫落,飄零至海面,就連樹冠都萎靡起來。

這一切的變化和以前紅海樹遇見黑海樹時很像。

羅耶立刻上前幾步,來到山崖邊緣,幾顆小石子被他踢得落入崖底。

他緊緊注視著紅海樹林的變化,如果索爾的實驗失敗,他不能壓制紅海樹對黑海樹天生的畏懼,那他必須在第一時間將索爾的實驗品毀滅,渣都不剩的那種。

不然紅海樹會形成連貫性的枯萎效應。那樣損失就更大了。

只是現在他還不能動。

既然答應了索爾讓他進行實驗,總要給人一點時間。

“那就枯萎的紅海樹超過10棵,不20棵好了。超過這個數量,立刻毀了黑海樹。”

羅耶在心中已經重新將索爾扔出的黑色樹枝定義成黑海樹了。

這也代表著他對這次實驗並不是很看好。

同時,索爾也並不像他表現得那麼雲淡風輕。

黑色樹枝,或者說密朵兒,就是他為自己選擇的命運交響曲第三目標。

和以往不同,這一次所有的輔助巫術法陣都事先銘刻在那一根小小的樹枝上。

而核心法陣則描繪在桑德妹妹,密朵兒的精神體中。

現在,密朵兒將完成從弱小靈魂體到掌控整片紅海樹的強大存在。

她的命運即將發生巨大改變,而索爾也將接收到來自密朵兒的強大的命運之力。

因此,在羅耶盯著紅海樹,準備在損失超過他承受底線前,對索爾的實驗品進行人道毀滅時,索爾也分心留意著羅耶的動向。

如果這個傢伙沉不住氣,那就算是翻臉,索爾也要先將人按下去再說。

至於裁決庭主……索爾只能希望這個傢伙的耐心能多一些。

畢竟他打不過四階。

在眾人緊張和焦慮的氣氛下,第二根黑色枝條從水中生長出來,並和第一根一樣,將尖銳的一端刺入一棵完整的紅海樹主幹。

然後是更多的樹枝鑽出來,刺入更多的紅海樹。

數量早已超過羅耶的底線20,但羅耶卻沒有阻止。

甚至他仔細觀察了最開始被刺的紅海樹後,一臉凝重地走到索爾身邊,也不去觀察其他紅海樹了。

“你是怎麼做到的?”羅耶已經發現,雖然很多紅海樹在被黑色樹枝刺入主幹後掉落了不少樹葉,還顯得萎靡許多。

但這些紅海樹並沒有真的開始枯萎。

就像是被揍了一頓,而不是被抹了脖子。

生機還是很旺盛,而且看上去更老實了。

索爾並沒有回答羅耶。

羅耶也不奇怪,他知道有關黑色樹枝的真正奧秘索爾並沒有說出來。

但是暫時看不出來不代表一直看不出來,反正索爾這棵黑海樹如果順利栽種,以後就都會留在奈弗萊特了。

裁決庭不缺高階巫師,更不缺會研究的巫師。

就選一樣新事物他們一時半會看不出構造和公式,在之後的幾年甚至十幾年,總會突破。

只要把這東西留在奈弗萊特,留在裁決庭,他總有辦法研究明白。

因為看出索爾製造的黑海樹並沒有讓紅海樹枯萎,羅耶抬手讓其他巫師先不要出手。

越來越多的黑色枝條出現,像藤蔓一樣向四周的紅海樹蔓延,越來越多,越來越廣。

當附近一公里的紅海樹都已經被黑色的枝條刺入主幹,黑色樹枝落入大海的地方冒出了一個凸起。

凸起也在快速變高,看起來似乎是一棵大樹的樹冠,樹冠上還不斷生長出新的枝條,繼續尋找著附近其他沒有接觸到的紅海樹。

從樹冠上長出的枝條還是不算多的,更多的是從海面之下長出來的枝條。

從高空中看去,海下面好像有大量魚群游來游去,一道道黑影縱橫交錯。

在沒有人注意的地方,一根黑色的,正在蔓延的枝條突然消失不見。截面乾淨平滑,彷彿是被人用刀直接砍下來。

弗立姆把玩著手裡的一小截黑色樹枝。

從樹枝的截面,他已經看出很多信息,但還是有很關鍵的地方他暫時也沒能看出來。

弗立姆站在層層疊疊,令人頭暈目眩的幽暗走廊中,看著眼前光球裡呈現的影像,目光最終沒有落在所有人關注的黑色樹枝上,而是落在那個看似一臉平靜的年輕巫師臉上。

“為什麼你會了解這麼多黑潮的知識?”弗立姆託著腮,目光晦暗不明,緊緊盯著索爾的臉。

“不能讓他回去,他還有更多的價值。”

索爾不知道自己製造的黑色樹枝還沒有他本人令人感興趣。

此時索爾看著密朵兒已經逐漸在大海站穩腳跟,心中對於此次實驗成功的信心也越來越足。

突然,冥冥中彷彿有什麼屏障被打破,大量的命運之力從他四周的天地湧向自身。

第三目標,成了!

但同時,索爾又覺得這次的命運之力比他之前預算的還要多。

他顧不上別人,閉上眼睛感受身上命運線的變化。

“這次大量的命運之力不止來自密朵兒……還有弗洛可,他那邊也貢獻了不少。”

索爾慢慢睜開眼睛,神色平靜。

“弗洛可這個傢伙過來一趟沒少搞事,不過看來他的收穫不少,至少這次人魚的逃亡也讓他的命運發生了改變。就是不知道這改變對他來說是好是壞了。”

兩股命運之力注入,再加上夏亞那邊細水長流的滋潤,索爾感覺自己的精神體似乎又要開始成長。

對於巫師來說,魔力的增長好辦,有多種方式可以做到。

但精神體的提升就非常困難,一般只有晉升的時候才會因此產生質的變化。

而索爾的精神體倒是因為命運之力的特殊,變強的速度反而比魔力還快。

他微微勾起嘴角,心中已經開始琢磨第四個目標。

在索爾微笑的同時,海上的紅海樹又發生了新的變化。

它們不再萎靡,反而比之前更加精神,也長出了新的紅色樹葉。

羅耶再也按捺不住,飛到一棵紅海樹上,檢測著紅海樹的狀況。

“樹下的莖塊在變小,儲存的汙染隨著黑色的樹枝向黑海樹轉移?不,那已經不是黑海樹,而是一種全新的物種了。”

羅耶又飛回來,看著索爾,聲音激動,“索爾,你成功了,伱製造的新物種在吸收紅海樹體內的黑潮汙染!”

索爾此時的笑容,自然也被理解為是在為黑海樹的效果高興。

“你的黑色樹枝已經是新物種了,該起個新的編號。”

“啊,起名字啊。”索爾蹙眉,他不擅長這個,不過命名權當然還是要自己收下,“那就叫密朵兒吧。”

(本章完)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