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www1/jsonyy/293/293967/1733230168.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hlxyxs.com/read.php on line 108
全民npc:我能斬殺玩家,571 驚聞地球,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全民npc:我能斬殺玩家,571 驚聞地球,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聽完這句話,姜小朵的眼神有點兒訝異。

  但看起來並不是對問題本身的驚訝,而像是認為雲起把話問得比預計中更早了些,以至於她還沒準備好答案。

  兩個人沉默地對視了兩分鐘,這在現實世界並不算多麼長的時間,但考慮到遊戲裡這就是20分鐘,如果戰端已起,將不知道有多少生命消散在這20分鐘裡面。

  姜小朵最終一嘆,道:“雲起,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你出生於一個叫做地球的星球,你們當地人把那片區域叫做銀河系,對吧?”

  這句話聲音不大,卻有如雷霆炸響,對雲起的震撼程度決不亞於姜小朵當著他的面變身的海德拉!

  他悄然握緊了拳頭,什麼也沒說,等待著對方後面的話。

  姜小朵卻先抬起手在自己的兩邊太陽穴上重重拍了幾下,似乎試圖藉此記起某些被塵封的記憶,然後她說:“智腦跟人腦其實是沒辦法完美融合的,我做不到,慕清霜做不到,蕭瑟也做不到。。”

  這話聽著跟上一句有些跳脫,但仍讓雲起皺成了川字眉。

  黑暗女王、光明之王、初代人王都做不到的事情,他卻做到了。

  這說明什麼?

  智腦無法與人腦結合,但智腦與智腦卻可以!

  不光是耐薩里奧,還有後來的世界樹,雲起並沒有費多少力氣就將它們變成了自己的一部分,只是他更習慣於以人類的獨立身份行動,所以才保留了耐薩里奧的智格,大部分時間都以對話形式交流。

  他有些艱難地說出自己心裡早就隱隱出現的猜測:“所以,其實我就是泰坦主腦?”

  “嚴格來說,你是泰坦主腦的一部分——我搶出來的那一部分。”

  姜小朵伸出手握著他有些發冷的手,道:“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其實在漫長的與泰坦主腦的鬥爭中,我曾經成功過一次。”

  成功過?

  雲起感覺好像有點兒驚訝,但理性讓他馬上又回過神來——對啊,以姜小朵的能力與決心,以及好多人口誅筆伐的那種霸道凌厲,她憑什麼不能成功?

  姜小朵卻沒有展現出什麼成功的喜悅,遙想當年道:“我、蕭瑟,還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傢伙殺進了泰坦堡壘,強迫泰坦主腦停止它的瘋狂行徑,還收編了所有的機械衛隊。”

  “那天我們開心極了,以為自己拯救了一個星球數以億計的人,以及之後無數個世界的人類文明,但是很快我們就發現自己錯了,錯得很離譜。”

  “你知道,泰坦艦隊在一個星球上停留最多不超過100天,以前我們覺得是主腦缺乏等待人類進化的耐心,但實際情況卻是要維持那麼大一個進化生態網,一顆星球短期內能夠蒐集並利用起來的能源就只夠支撐那麼久。”

  “當資源耗盡,沉睡在末日遊戲中的人卻沒有達到80級通過光明法則甦醒,上億人在短短几個小時內因為供能不足導致基因變異、身體衰敗,或當場死亡,或變成沒有意識的怪物衝出生態艙,屠殺其他沒有機會醒來的人。”

  雲起微微低下頭,是啊,他們只想著戰鬥、救人,卻又有誰靜下來想過真的打倒了主腦後,怎樣收拾它留下的爛攤子?

  當初的姜小朵和蕭瑟如此,其實今天的他也一樣。

  “我們看似成功了,卻經歷了另一種更加慘痛的失敗,以至於到最後我不得不重新喚醒泰坦主腦採取應急措施才勉強保住了幾百萬人的性命。”

  姜小朵用手捋了下耳邊垂下的髮絲,帶著至今仍然挫敗的語氣接著道:“我們建造了一座末日之城,將能找得到的人都轉運過來希望能夠重新建立生存秩序,可我們又低估了人性的醜惡與自私。”

  “當所有人都是普通人的時候,只靠武器就能維持秩序,可當一部分人是進化後的新人類、另一部分卻依然是接近於普通人的進化失敗者時,階層矛盾很快就爆發出來。”

  “實力強大的人自然而然會想要欺佔、霸凌實力弱小的人,即便是在我們的班底內部也出現了不同的聲音,以蕭瑟為首的一些人開始推進新法確立新人類的優越地位,而將普通人變成他們的奴隸與玩具,而我那時候沉迷於在荒野上獵殺異獸修煉自身,等我再次回到末日之城的時候,一切都變成了陌生的模樣。”www..m

  所以蕭瑟那個濃眉大眼的傢伙最開始並沒有背叛同伴,而是上演了一出屠龍少年終成惡龍的故事?

  雲起問:“然後呢?”

  “我無法改變既成事實,也不善於去管理一座城市,所以我開著自己的飛船再次離開,並且為了穩固身體的進化,很長一段時間都沉睡在的我的生態艙裡。”

  “而為了享受他們的權力與地位,他們也選擇性地將我這個威脅忘記,在末日之城過著神仙般的日子,等蕭瑟的泰坦三號再次找到我並喚醒我的時候,已經過去了整整二十七年。”

  二十七年,足夠將一個英勇的救世青年變成油膩的中年大叔,難怪在人王任務線中遇到的蕭瑟已經人到中年了,而姜小朵始終青春靚麗。

  等等。

  雲起想到個關鍵的問題,脫口問道:“基因進化大幅度強化了人類的體魄,難道卻並沒有能夠延長你們壽命?”m..m

  姜小朵搖了搖頭道:“早期的新人類因為缺乏足夠數據樣本分析,只是一味強化了他們當時的力量層次,卻忽略了更多其他人類要面對的根本問題,譬如——生存和繁衍。”

  “等我趕回城市,那裡已經重新被泰坦主腦接管,早期跟我一起打敗智腦那批人只剩下蕭瑟一個,其他的全都死在了二十七年內各種各樣的基因衰變中。”

  “更糟糕的是,新人類與舊人類的結合幾乎無法造成懷孕,而新人類之間的則會因為遺傳基因的互斥而產生變異,十七名曾經最英勇的女戰士懷著成為母親的希望倒在了手術臺上,而她們中只有三個在臨死前成功誕下了子嗣——不,準確地說應該是怪物。”

  “人類終究還是毀滅了,蕭瑟在那一刻萬念俱灰,我也說不出責怪他的話,於是我、他還有泰坦主腦一起分析了失敗的原因,除了要改良末日遊戲中基因編程的方案之外,更重要的是我們要讓絕大多數人能夠在100天的遊戲歷練中醒過來。”

  “這個甦醒方式既不能像光明法則那樣要求80級過於嚴苛,也不能像黑暗法則成功率那麼低,所以我們必須創造一個全新的存在來完成這項工作,而蕭瑟為了向過去贖罪,他洗去了部分記憶並主動承擔起那份新的責任。”

  聽到這裡,雲起下意識地問:“這就是人王的來歷?”

  他早就有所懷疑,想要在既定的光明與黑暗秩序之間添加入一個全新的陣營,絕對不是蕭瑟的泰坦三號能夠獨立辦到的。

  但之前他以為是姜小朵幫了忙,現在才知道竟然是遊戲主腦親自下場。

  姜小朵點點頭道:“沒錯,那個時候德文還沒有成型,也就沒有什麼只有人王劍才能斬殺德文的說法,人王最初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能夠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提前喚醒沉睡中的人類,哪怕折損一些他們的進化成果也不至於害了他們的性命。”

  “但要進行下階段的試驗就必須讓泰坦艦隊繼續完成星際旅行尋找新的人類文明,只是這一次我們還沒有抵達智腦分身傳回的成熟星際座標,就在半路上偶遇了一顆蔚藍色的星球,那裡的人們把它叫做——地球。”

  雲起在姜小朵的手掌覆蓋下,悄然捏緊了拳頭。

  “放心,你的母星沒事,至少暫時沒事。”

  姜小朵感覺到了他的緊張,用力握了他一下,繼續道:“你不會真的以為泰坦艦隊有某種超級武器,能夠剛進入大氣層就發出足以血洗全球的末日轟炸吧?”

  雲起回想了下當初末日降臨時的情景,反思起來確實有點兒匪夷所思,但……

  他遲疑著問道:“可它確實做到了。”

  “它是做到了,但不是某種單一武器做到的。”

  姜小朵解釋道:“你知道它會提前發出分身去宇宙中尋找人類文明吧?分身被人類找到都會被妥善保護起來成為智網的中心,帶領當地人類科技在短期內完成急速飛躍。”

  “而同一時間,所有的智能終端都會在幾十年、百餘年之內慢慢被植入一種特殊的裝置,它的內置震盪波能夠瞬間摧毀或攫取人類的精神,讓他們陷入類似於真實的幻境,也就是【預熱期】的【末日遊戲】。”

  “當艦隊降臨併發出訊號時,剝奪人類意識的其實就是他們身邊的手機、電腦等一切可能存在智能設備,每一部終端機的爆發的震盪波能夠覆蓋到百米範圍左右,幾乎不可能有人倖免,而艦隊需要做的只是隨後向全球釋放變異孢子,以及搜捕、清除極少數漏網之魚。”

  用手機殺人?

  那還真是殺人於無形,防不勝防!

  現代化人類文明,誰身上還沒個智能終端啊?

  哪怕你自己今天忘帶了,百米範圍內但凡有個人,或者像是電梯廣告之類的顯示屏,也難逃厄運。

  雲起聽得背心都有點兒發涼,姜小朵則道:“所以偶然遇上的地球沒有智腦分身的提前佈局反而是安全的,並且那個時候雖然我們仍想繼續進行基因進化的研究,但也沒想過大規模地殺人。”

  “於是我短暫登錄了地球,帶走了幾個那天晚上因為各種禍事瀕臨死亡的年輕人回來做實驗,然後就走了。”

  雲起猛然抬頭,死死盯著他問:“你們有沒有在那兒留下智腦分身!” 壹趣文學為你提供最快的全民npc:我能斬殺玩家更新,571 驚聞地球免費閱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