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www1/jsonyy/295/295686/1733236182.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hlxyxs.com/read.php on line 108
史上第一敗家子,第九百二十章 真正上船,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史上第一敗家子,第九百二十章 真正上船,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看待事情不要盯著自己的損失,你是個商人,這點應該明白。”

  楊明笑眯眯說完這話後淡淡道:“作為回報,我保證你未來得到的會更多,況且……你難道想一直當個商人?”

  聽到這話,安德魯先是沉思片刻,緊跟著瞪大了眼睛看向楊明。

  “你……你該不會是想?”

  “我來的時候就已經聽說了,衛國戰爭輸了,所以各地貴族勳貴們都想要再次發動戰爭好填滿自己的口袋。”

  “畢竟戰爭輸的可都是他們的利益,而國王卻沒有什麼損失。”

  “而眼下大家之所以這麼貪婪,就是為了趁著戰爭發動之前還積蓄足夠的力量。”

  “這點,我也從費雷斯那兒的合作得到了印證,所以你明白我為什麼對費雷斯這麼有恃無恐了吧?”

  看著楊明這般自信的模樣,先前還有些不安的安德魯頓時豁然開朗,立馬就明白了費雷斯為什麼會容忍楊明的所作所為。

  畢竟一旦再次發動戰爭,各地領主都有權徵召自己手下的庶民參戰,到時候萬一立下軍功的話,楊明說不定就會成為貴族。

  要知道依靠軍功晉升成為貴族的,基本上都會是實權,如果功勞足夠大的話,得到皇帝親封,那性質就完全不同了。

  哪怕是爵位要低於領主,那也是直屬皇帝的,就算領主想要算計楊明也不能算計得太狠。

  而現在看看楊明這群武裝到牙齒的手下,各個一身皮甲,長矛短劍還人均一匹戰馬,擺明就是想要在戰爭中撈個貴族身份。

  意識到這點後,安德魯先前對於楊明的擔憂全都煙消雲散,臉上也不知不覺間就浮現出了笑容。

  連忙誠懇開口道:“既然這樣,那您看……?”

  “一旦您成功當上貴族的話,封地中肯定需要一位稅務官吧?”

  聽到這話,楊明也看出了安德魯的想法,笑著點頭道:“當然,所以我才會確定你始終與我站在一起。”

  “費雷斯你就不用但心了,只要戰爭來臨,他一個小小的治安官根本不敢對我使什麼手段,否則我就是剁了他,領主也不會說什麼。”

  對於這點,安德魯也是知道的,一旦戰爭來臨後費雷斯要是動點什麼小手段,性質就截然不同了。

  屆時哪怕楊明不做出報復,領主為了平息下面人的憤怒,也一定會嚴懲費雷斯。

  畢竟大家都是提著腦袋過來給領主賣命的,雖然是楊明遭受到算計,但他們誰和手下治安官之間還沒點齷齪事兒呢?

  要是別人也這樣趁著戰爭來臨時算計自己,那打仗之前還得先提防自己人啊?

  想通了這點後,安德魯頓時笑了起來點頭道:“行,既然是這樣,那我也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做了。”

  楊明不置可否笑了笑後,轉身就跳下了馬車,而後重新起碼跟上了錢八。

  二人走在商隊最前方,錢八隻是看了眼楊明就猜到他已經和安德魯談好了。

  於是緩聲開口道:“安德魯畢竟是商人,你是準備重用他嗎?”

  “在沒有合適的人之前先用他替著,當然,如果他表現出了足夠的忠誠,那也未必就不能重用。”

  “我們來這裡雖然幾個月了,但很多事情卻並沒有沾染,現在也是時候告訴大家我們的存在了。”

  “費雷斯畢竟只是個治安官而已,如果可以的話,最好還是跟領主搭上線,這樣也方便咱們接下來的計劃。”

  話音落下,楊明看了眼錢八開口道:“之前你跟他們動手,感覺怎麼樣?”

  “沒有修煉過的痕跡,只是身強體壯罷了,身上也沒有察覺到真氣。”

  聽到這話,楊明不禁稍稍放心了一點,這樣看來自己手下優勢還是很大的。

  有真氣和沒有真氣是兩個概念,前者不僅能夠提升自己的力量和耐力,還能在一定程度上超越許多普通人。

  想到這裡,楊明心中不免又開始琢磨起了重甲這玩意兒。

  既然攻擊已經不成問題了,一旦自己打造出一支重甲部隊,那麼在這裡那就是完全碾壓的存在!

  楊明的心思就開始活躍起來,準備等抵達目的地後轉轉,看看能不能買到自己想要的。

  隊伍就這樣一路前行,等到天色漸黑後才安營紮寨。

  這一天走的路對於野人們來說不過就好像是散步一般,因此安排好晚上守夜人員後,楊明便督促他們繼續修煉。

  希望能趁著戰爭來臨之際,能提升一點是一點吧。

  而就在他們休息的時候,遲遲沒有收到獨眼消息的費雷斯坐在書房內,沉默不語。

  半晌才見德里克帶著手下走了進來,恭敬開口道:“大人,派去調查的人已經回來了。”

  “嗯,發生什麼事情了。”費雷斯坐在椅子上閉著眼睛。

  而德里克猶豫片刻,還是小聲開口道:“獨眼已經死了,手下東西也幾乎全都被掠奪一空,看樣子他們……”

  雖然心中早就有所預料,但當費雷斯聽到這個消息後,心情還是忍不住沉到了谷底。

  隨著書房氣氛逐漸變得凝重了起來,費雷斯睜開眼看向德里克苦笑道:“你說,我是不是給咱們小鎮上引來了一頭狼?”

  聽到這話,德里克連忙低下了頭,閉口不言。

  今時不同往日,此時無論是費雷斯還是楊明,都有足夠的手段弄死自己。

  德里克是從底層爬起來的,無疑要比很多人都清楚,大人物間的遊戲往往就是用他們來充當籌碼交換。

  不論雙方如何,反正自己這種夾在中間的小人物一定是死得最慘的。

  想到這,德里克心中對已經死去的獨眼感到有些兔死狐悲,自己恐怕最後也會落得跟對方一樣的下場。

  費雷斯見德里克半晌沒有說話,良久才發出一聲嘆息搖頭道:“算了,既然已經鉗制不住他了,那就另外想辦法吧。”

  “安德魯那批貨就不要讓人盯著了,放出消息去,我倒是想看看他能對付多少人。”

  只要不是讓自己衝鋒陷陣,那就一切好說,聽到這話德里克連忙點頭應下,轉身就去安排人將這個消息放出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