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www1/jsonyy/297/297922/1733233883.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hlxyxs.com/read.php on line 108
貧道略通拳腳,第一千零五十九章:古老存在,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九月當歸 作品

貧道略通拳腳,第一千零五十九章:古老存在,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這老者咬牙切齒,

“該死的道士!”

“還有這口該死的刀!”

猛地一跺腳,地上頓時出現一道深深的裂痕,

整個地面彷彿洪荒巨獸張口,向李言初吞去!

轟隆!

李言初雙腿微屈,猛的發力,兩邊的地面瞬間破滅,碎石飛濺,飛沙走石!

他向著老者殺了過去,人在空中,斬蛟刀便來到他的手中,

李言初當頭一刀斬下,

鏹!

天地間閃起一抹璀璨的刀光,

此時周圍的一切似乎都已經變慢,

只有那一抹流華!

刀光鋒利,老者不敢直掠其鋒芒,身形一晃,那廣大的元神消失不見,

與肉身同時施展分身之法,每一片風雪都是一道分身,令人無法琢磨,

轟隆!

刀光直接將一座雪山劈碎!

老者的神通本來抵禦這種劍訣刀訣極為管用,

可李言初這一刀實在是太過霸道,上面的神秘律動更是有震盪之力,

此時老者重新顯化出身形,半個身軀便變得血跡斑斑,

他的骨架太過腐朽,小半側身子骨骼盡碎,

他的血也不是尋常的鮮紅,也不是天人的那種金色。

而是一種暗黑色,彷彿中了毒一般,且極為粘稠,好像黑油一樣。

唰!

李言初再次一刀劈了過去,

身穿大紅道袍的老者祭出兩枚白色的骨片,在手中猛的一敲,一道璀璨至極的霸道雷光向李言初轟了過去!

刀光直接將這雷光劈碎,

老者施展身法避過,雙手猛的又是一敲,兩片白色骨片中再次爆發出一道耀眼的雷光!

此人掌握的手段倒是不少,這兩片兇獸骨骼蘊含強大的雷霆之力,

一經磕碰便可爆發,

只是李言初掌握五雷正法,與之對上之後傷害極弱。

他硬扛著一記雷光,上去一刀直接劈在這老者的身上,

老者的身形被攔腰斬斷,

一瞬間化為一個草人,草人巴掌大小,上面釘著一張紅紙,

這草乃是陰風之草,在極陰之地生長,正好適合草人替身術。

李言初一刀斬滅老者身形,老者用草人替身術避開,隨即口中念起咒訣,

頓時陰風陣陣,狂風呼嘯,

他身後浮現一片滾滾河水,其中有不少死人掙扎其中,又有濛濛霧氣,

“黃泉不渡!”

隨著話音落下,

他便將李言初拉入那片死氣沉沉,浮著死人的可怕河水之中,

李言初一身磅礴血氣,陽剛至極,與這極陰的河水水火不容,

轟隆!轟隆!

河水中不停的爆炸,所有的死人向李言初洶湧而來,

“人間竟然還藏了一個三境陸地仙。”

李言初心中倒是有些好奇,

此人境界比龍虎山老道以及少年僧人更高,

若不是太過古老,導致有些吝惜力量,此時恐怕爆發出來神通更強。

可是李言初怡然不懼!

滾滾黃泉不停的沖刷李言初的體魄氣血,將他吞噬在其中,

李言初落水之後,無數死人向他爬過來,

有些死人被泡的極為脹大,如巨人觀一般,

還有的身軀潰爛有無數蛆蟲。

此時李言初身上有一道磅礴血氣,隔絕這些陰毒的河水,

直至下一刻,

轟!

河水之中猛然爆發出一輪大日,李言初騰空而起,

磅礴血氣浩浩蕩蕩如汪洋一般,

不論是這些陰毒的河水,還是這些可怕的死人,都徹底淹沒在磅礴血氣之中,

“去!”

李言初冷喝一聲,斬蛟刀化作一道白光,向著老者撲殺而去,

在老者身後轉了一下,老者頓時人頭落地,

只是卻再次化作一個巴掌大小的紙人跌落,

“我倒要看看你能施展多少次替身之術!”

李言初聲如炸雷!

境界越高,施展這種替死之術就越難,

到了陸地仙的層次,揮手之間勾動天象,地動山搖!

要想替死便是千難萬難!

因此,李言初斷定,這老者手中的草人替死之法定然不會太多。

這句話說中老者痛處,他身上只還有一個草人替死傀儡。

“武夫蠻子…果然難纏。”

老者眉頭深深皺起,

此時他已失去鬥法之心,再與李言初這麼鬥下去,

即便分出勝負,恐怕也要油盡燈枯。

“身外化身被斬,若再失去這草人傀儡,以我身上的滔天業力,恐怕渡劫無望!”

他心中迅速做出決斷,

用黃泉神通暫時困住李言初之後,便打算向直接遁走。

不僅如此,他直接將懷中一個小小的布袋扔了出去,唸了一個法咒,

“其中藏著老夫畢生收藏,老夫在上面下了地火咒訣,若不抓緊煉化,一時三刻便化為虛有!”

他將此物拋給李言初,李言初施展磅礴法力將其抓住,

神識一掃,果然發現這儲物袋上有一道古老咒訣!

此時這儲物袋已經散發高溫,開始燃燒。

若他全力破解這咒訣,恐怕就無暇再去抓這老者,

“壯士斷腕,這老者為求長生,倒是什麼也捨得!”

從此人能夠拿出萬年玉髓以及那天外隕鐵來看,手中的收藏恐怕價值高的讓人難以想象,

只不過正當李言初全力煉化古老的地火咒訣之時,

他身上又有一個年輕道人浮現,騰空而起,一掌向著老者頭顱劈了過去!

“一氣化三清!”

老者又驚又怒,沒想到賠了夫人又折兵,

隨即猛地將身上的大紅道袍脫了下來翻轉之後,再次穿在身上,

此時大紅道袍已然變成黑色,

周圍陰風陣陣,老者咬牙一躍進入黃泉之中消失不見,

“有種便跟來!”

李言初手中浮現青天劍胎,在虛空中一劈,頓時殺了上去!

老者是要以玄妙神通引他入陰間真正的黃泉,

黃泉歷來是修士禁地,其中蘊含可怕的死人,以及古老的秘密。

若是一味的進入,恐怕真的會身死道消。

只不過李言初掌握青天劍胎,擁有破開虛空之力,

老者投入黃泉的一瞬間,李言初便追了上去,

唰!

老者只感覺一道鋒利的劍光斬了過來,

轉頭便看到剛才那個可惡的小道士竟然真的追了上來!

他此時身上穿著黑色道袍,與黃泉的氣息容在一處,

隨著他口唸咒訣,周圍的死人頓時沸騰,密密麻麻向李言初撲殺而去!

李言初身上的磅礴血氣猶如苦海明燈,在這裡面極為顯眼,

他並未動用其他的仙器,而是取出了青銅神燈,

青銅神燈中有一盞燈火常年不滅,

李言初猛的吹了一口氣,這燈火化作一道神火,

純粹的香火願力將這老者攜裹在其中,

雖然他身穿黑色道袍與黃泉融合,可是卻被這香火願力困住,

下一刻便被李言初破開虛空,重返大雪山!

此時老者被困在燈火之中,明滅不定,

看著燈火外的李言初,忍不住動容,

“這是什麼法寶!”

李言初淡淡道:“鴻蒙初開,天地初開,人間第一盞燈火!”

他純粹是在吹牛逼,但卻將這老者嚇得不輕,冷汗直流,

有一種不明覺厲的感覺。

實際上,李言初根本不知道這古老青銅神燈的來歷,

只知道其中蘊含著磅礴的香火之氣,極為可怕。

老者被困在燈火之中,感覺到神魂肉身皆被灼燒,

顧不得損耗,再次將黑色道袍翻轉,穿上紅色道袍,

捏著避火咒,鬚髮皆張,竟從這青銅神燈中逃了出來。

他目光驚疑不定,看著李言初手中的青銅神燈,

“鴻蒙初開,天地初開的第一盞燈!”

他深吸一口冷氣,

他沒想到有人會在如此正式的鬥法之中吹牛逼,

因此把他這種修煉許多年的老怪物也給唬住了。

呼!

此時李言初再次吹了一口氣,青銅神燈再次用燈火將老者裹挾在其中。

老者掙脫不出,耳邊傳來萬人誦經之聲,頓時讓他頭暈目眩,心煩意亂,

他只能轉念清心咒,施展火遁從青銅神燈之中逃離。

雖然青銅神燈並未將他困死,可接連兩次將他抓了進去,已經讓他肝膽欲裂。

這一次李言初早已來到他的身邊,一掌橫劈在他的腰間,

咔嚓!

老者頓時骨骼斷裂,肋骨翻出,刺破了皮肉。

他翻手一掌向李言初打了出去,掌心之中有一個大大的鎮字!

李言初身形一晃,雙臂抱圓,便將這老者震了出去,

咔嚓!咔嚓!

老者身上骨骼盡碎,那鎮字訣並未動用。

武道人仙尤其擅長近身搏殺,老者被打的骨骼盡碎,五臟六腑破損。

李言初再次欺身而起,一記兇狠鞭腿踢了上去,直接將這老者頭顱踢碎!

砰!

老者的無頭屍體落地變成一個巴掌大小的草人,

他的人身則顯化在數十里之外。

紅袍老者沒有絲毫質疑,草人替死之術已經全部用光,

接下來若是再死,恐怕便是真的要身死道消!

他騰空而起,耳邊卻傳來呼呼的風聲,

轉頭看了過去,一塊金磚重重的砸了過來,正好拍在他頂門之上!

轟!

彷彿五雷轟頂一般,

他只覺一片混沌,腦門處腦漿崩出,直接倒地!

他的體魄可不比天人,而且比人間修士也不如,

他太過古老,更擅長神通鬥法。

李言初催動仙器金磚直接將這老者砸死,

只不過金磚沒有斬滅神魂的力量,老者體內有一道元神飛出,

元神依舊是那青年模樣,此時騰空一閃,便來到天邊,

元神遁光之法被他運用到了極致,突然之間便掠出數千裡。

李言初施展劍術神通,化作一道劍光同樣追了上去,兩道流光在空中追逐。

李言初雖然身懷劍術御風兩種神通,但是仙道境界太低,此時發揮不了太高的能力,

數次險些被這老者逃脫,

他直接顯化出身形,空中邁開步子,風馳電掣的殺了上去,身後出現一個個可怕的白色氣團,

憑藉武道人仙的強橫體魄,邁開步子殺了上去!

這一次,他與老者的距離越來越近,



斬蛟刀破空而出,斬向這老者的元神,

此刀不光可以斬肉身,對元神也有傷害。

元神遁光在空中旋轉,斬蛟刀緊追不已。

李言初並指如劍,直接斬了過去,

心劍!

他的心劍是一門極強的神通,可正如御風劍術兩門神通一樣,因為仙道境界不足,發揮不了太高的威力,

心劍隻影響了這老者一瞬!

但這一瞬便是生死之隔,

斬蛟刀殺了上去,老者元神難有斬斷!

他此時消耗太多力量,原本的元神已是青年模樣,如今卻變得白髮蒼蒼,

“你這後輩不要欺人太甚!”

老者怒聲喊道。

“大家同在人間修行,為何不肯相容!”

李言初神色冷峻:“道不同不相為謀。”

雖然同為人間之人,但若有這種人在人間,

若是真有魔域天界入侵,恐怕只要略許好處,便會第一時間反水。

李言初將落魂鍾祭起,將法力盡數灌注其中,

鐺!

落魂鐘聲響起!

老者神魂俱碎,徹底湮滅在天地之間!

若是他全盛狀態可以抵擋落魂鐘的威能,可此時這番模樣,只一聲便讓他徹底隕落!

有大道功德降臨,這代表著此人的確是死透了。

李言初轉身離開,邁開腿風馳電掣的從空中掠過,

也難怪都說粗鄙的武夫,趕路的方式也相當原始,沒有絲毫的優雅可言。

“還是武聖那種方式比較酷炫,籠罩在金光之中,好像乾國無處不可去!”

李言初有些羨慕。

不過武聖是靠乾國氣運才能做到這一點。

此時,這對師徒盡數湮滅,

李言初神遊至此,施展諸多神通,消耗極大,

如今他神遊太虛已然不光是元神至此,真身跨兩域,因此先前才可以施展武道神通。

…………

此時魏城青雲觀中,

一個丰神俊逸的年輕道人從外走回來,與在正在盤膝打坐,與李言初的身軀融為一體,

李言初緩緩睜眼,雙眸之中蘊含兩道神光,

“這次神遊太虛收穫不小。”

一百二十萬功德,

還有那老者的儲物袋,

萬年玉髓,

天外隕鐵。

他手腕一翻,那繡著金色絲線的儲物袋便出現在他手中,

“這儲物袋看起來倒像玄門正宗。”

李言初感嘆了一下,

先前施展分身之法,一時間竟然沒有破開這地火咒訣,先用永鎮山河秘術鎮壓!

“此人術法有獨到之處,人間的確是臥虎藏龍。”

李言初心中一動,想到雲霄秘境之中那些潛修的古老存在,

“這其中或許也會藏著陸地仙,不知道待到大爭機緣出世,這些人會不會出來,又會在其中扮演什麼角色。”

李言初收起所有的物品起身去尋老闆娘。

地火咒訣再強,老闆娘定然也可以破開。

再者,他終於獲得萬年玉髓,可以煉製破境仙丹,李言初也很想告知老闆娘。

………

太平客棧之中,雲娘正在不停的修煉傳送法陣,

此時已經傳到江南郡郡,不停施展傳送法陣,忽然出現在世間某地,忽然出現,

這法門玄妙,不弱弱於李言初的遊神御氣。

此時老闆娘正一個人在房中看書,手中捧著李言初給她寫的西遊記,

她最喜歡的是其中大鬧天宮那一段,

十萬天兵天將,漫天仙神與齊天大聖鬥法,

最不喜歡的是唐僧,因肉眼凡胎識不得的妖魔,反而數次怪罪孫悟空。

李言初來到房間之中,老闆娘輕聲道:“怎麼了?”

李言初便將方才遊神於西域雪山以及斬殺那對師徒的經過收穫說了一下,

老闆娘眼前一亮:“終於尋到了萬年玉髓!”

李言初點了點頭。

老闆娘猛的將手中的西遊記話本合上,

“萬年玉髓早就失傳於世間,沒想到那老頭手裡卻有。”

李言初掌心一翻,將那被地火咒訣焚燒的儲物袋拿了出來,

此時上面有李言初加持的仙道符文鎮魔秘術,可以壓制地火咒訣。

還有萬年玉髓,天外隕鐵。

老闆娘看到萬年玉髓頓覺欣慰,還有隕鐵也是極為稀罕之物,

“這就是你說在那儲物袋?”

李言初點了點頭。

老闆娘拿了過來,屈指輕點,只在上面輕輕點了幾下,被燒的通紅的儲物袋頓時便平息下來。

老闆娘手指輕輕一捻,儲物袋自然而然被打開,諸多禁制瞬間被抹去。

這儲物袋看似平平無奇,可實際內裡空間極大,其中靈石無數,堆起來如同一座座小山一般,

還有各種各樣的靈丹妙藥,有些早已消失在人間,小黃龍丹、歸元丹、水火洗髓丹……

其中還包括純陽寶物,

十大純陽寶物光這裡面有九種,還有一些李言初從未見過的靈藥!

各種各樣的法寶更是琳琅滿目。

只是老者一人便抵得上十個大夏時期的煉氣士,收藏之豐厚,讓人歎為觀止。

“這老頭不會是整日沒事幹,專門搜刮寶物吧。”

李言初端詳了幾眼,發現其中還有一些極為古老的青銅器,上面有玄鳥紋飾,像是大商時期遺留之物,

其中有一柄巨大的石斧,只要靠近便能感覺到一陣屍山血海,濃郁的血腥氣撲面而來。

這上面起碼殺過兩頭洪荒異獸,不然凶氣不會如此之重。

其中記載的一些功法典籍更是多不勝數。

“先前的老者竟然將這儲物法器捨棄,以此為餌,看來真的是想長生想瘋魔了。”

李言初感嘆了一聲。

(本章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