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凡人的修仙日記,第78章:推演黑煞教,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相對於吳風,原本還不怎麼在意的韓立著實被老者施展火彈術震驚了一下。


 只見兩手不停的掐訣變化手勢,結果讓那團炙熱的火球,就在眾人的眼前漸漸變形起來。


 先是慢慢伸出了翅膀、長出了尖嘴,緊接著又化出了一對纖細的爪子和尾巴,竟變成了一隻小巧玲瓏的火焰小鳥。


 “火鳥術!”


 韓立面露震驚之色,這可是中級初階法術,別說他了,就是將五行法術修煉的出神入化的吳風都不曾掌控,在黃楓谷唯有那種進階無望,一百多歲的築基後期修士才可能掌控一些皮毛罷了。


 中級法術,不是說築基修士不能修煉,而是太難了,只有極個別築基修士才會涉獵一二。


 不過對於結丹修士就簡單多了,很容易就能夠施展,但作用不算太大,結丹修士最強大的手段基本上都是本命法寶,或者某些強大的神通。


 “假的,仔細看。”


 吳風瞥了一眼臉色湧現一抹驚訝之色的韓立,提醒道。


 聞言,韓立這才發現這隻火鳥和真正“火鳥術”的巨大差異。


 雖然從外形看來,這隻火球變化的小鳥非常像火鳥術釋放出的法術形象,但是它們的個頭也未免相差的太厲害了。


 “火鳥術”的火鳥,可是兩翅一張,足有近丈大小。


 而老道這個變化出來的火鳥,始終保持著拳頭般大小,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但真正讓韓立確信這只是個“偽火鳥術”的,還是兩者蘊含的法力波動大小。火鳥術所化的火鳥,其體內所蘊含的破壞力,就是築基期修士也絕不敢硬接的。


 而這個小巧如同麻雀一樣的火鳥,其法力波動還是和火球時的一模一樣,沒有增長半分,看來只是純粹的變形而已!


 一念及此,韓立臉龐微紅,浮現一抹不自然,他竟然被這種小把戲嚇了一跳,若只有他自己還罷了,可吳風還在身邊,著實讓他感到尷尬,但也僅僅只是一小會兒的事情,便恢復自然了。


 說起來,越國以前時常有散修出現在豪門世家,王府貴胃之中,但隨著昇仙大會的出現,讓這些人看到了築基的希望,也就不願意就此沉淪,選擇放棄世俗的奢華生活,追求那一絲虛無縹緲的長生。


 所以說大多數散修的向道長生之心,都不差,只是沒有天大的機緣,想要得到築基丹基本上不可能,所以才會選擇在世俗享樂,昇仙大會給了他們一絲希望,基本上算是徹底將仙凡隔開,導致少有修仙者出現在世俗之中。


 如此一來,就形成了世俗界的修士雖然不少,但是肯和權貴交往的卻寥寥無幾,就是有幾名願意成為豪貴的座上賓的,也都被這些人家死死隱瞞住了消息,以防被其他相識的修士恥笑。


 因此,即便是馨王這麼多年也僅僅只是接觸到這一位,完全不知道自家兒子也是修仙者,雖然修煉的是魔道。


 而圍觀的這些賓客,可真的從未接觸過其他修仙者,自然都對老道這一手漂亮的操縱火焰之術,驚為天人了!


 就這樣,在眾人敬畏的目光中,白髮老道帶點傲然之色的重新回到了大廳。


 而白髮老道在眾人恭維懇求下,繼續檢查了一下眾人靈根,但除了小王爺與一個童姓青年外,根本沒有其他人擁有靈根。


 似乎看出來氣氛不對,馨王連忙讓人取出美酒佳餚,慶祝身旁妾室痊癒。


 大廳內的氣氛,頓時在眾人和馨王共飲一杯的情況下,馬上高漲了起來。不一會兒,眾多賓客就推杯換盞起來。宴席終於開始了!


 馨王和那位叫青兒的妾室,則穿插在席間,和一些交情較深的摯友有說有笑的,一點王爺的架子都沒有。這位王爺的口碑,怪不得在秦言等人的空中如此的好呢!


 隨後,馨王便帶著小王爺開始向秦言等人一一見禮,不得不說這小王爺相貌,家世絕對是大多數女子的夢中情人。


 當小王爺向吳風與韓立見禮後,韓立傳音道。


 “師兄,這小王爺也有古怪。”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