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荒動手寫 作品

我在凡人的修仙日記,第149章:半夜三更,韓立,我真該死,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吳風一來到奇淵島便在明軒閣潛修,又有著明軒閣打探正魔兩道的消息,再加上金手指推演根本不用擔心被正魔兩道發現,完全可以安心修煉。

這一次吳風親自來尋找琉璃獸,一來是為了妖丹,二來是正好能夠遇到了韓立。

一想起推演的結果,就對韓立逆天的運氣感到羨慕。

若不是金手指,他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在某一片海域上,一個身穿青衫、相貌普通的青年,正冷冷的看著眼前幾位面無人色的低階修士。

在他頭頂之上,卻有一大片的金銀色的蟲群,嗡嗡作響著。

“蟲魔!”

其中一位中年修士,面色慘然的叫出了對方的身份。

青年聽了這話,卻嘿嘿幾聲冷笑,二話不說的衝眼前幾人一點指,頭頂的蟲雲馬上轟鳴一聲,鋪天蓋地的狂湧而去。

這幾名低階修士雖然拼命的用護身靈器來抵擋一二,但轉眼間就被這些飛蟲徹底掩蓋了,一會兒的功夫後,這幾人就從世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點修為也想垂死掙扎真是自不量力!”

青年將幾人遺留的儲物袋一一收起,不以為然的自語道。

接著他不經意的往某方向隨意的望了一眼後,人就化為一道青光,飛離了此處。

半晌之後,空中的某處忽然白光一閃,露出了一位結丹初期的白麵修士,此人臉色難看之極。

看著青年消失的方向,咬牙切齒的一跺足,往相反的方向飛遁而去。

……

“蟲魔!”

正準備對五六位築基期修士下手的青衣男子,眉頭一皺,然後就見一道身影出現在身前,是一位年輕男子。

年輕男子僅僅只是抬眸略帶深意看了一眼青衣男子,後者頓時面無血色。

“前輩,家師……”

話沒說完,青衣男子身上升騰出藍金色火焰,而後,連慘叫都未發出就化為了灰盡,只留下幾個儲物袋,靈獸袋

“多謝,前輩救命大恩。”

幾位死裡逃生的築基修士,旋即對年輕男子跪謝道。

而年輕男子並未理會,將儲物袋收好後,身上紅霞一現,便化作遁光朝著遠處天際而去。

見狀,幾位築基修士也以最快的

就在年輕男子離開後不久,青衣男子隕落之地,一道青光從天際激射而來,刺目青光散去,正是虛天殿中與極陰老怪,蠻鬍子一夥的青易居士。

“難不成是正道那些傢伙。”

……

同一時間,韓立正盤腿坐在一塊平坦的珊瑚礁上,悠然的等著三人。

“幾位道友,我們盤膝座談吧!給在下講解一下,最近奇淵島海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韓某從深海返回的路上,可接連碰見了數波修士。我可記得,以前這片海域罕有修士來的,不是都在海淵裡捕殺妖獸嗎?當然,那蟲魔的事情,在下也想詳細的瞭解一二。”

韓立衝三人隨意地一招手,神色如常的說道。面對韓立這般不動聲色的表情,鳩面老者三人卻越發的揣揣不安,恭敬的應了一聲後,才小心翼翼的坐在了附近。

“道友有兩三年,沒有去過奇淵島了吧。深淵海域早已是我們修士的禁區了。如今不要說去那裡捕殺妖獸,就是有人談起深淵來,都幾乎人人色變。”

鳩面老者苦笑了一聲,慢慢的說道。

“哦?道友細講下吧!”

韓立臉上沒有露出什麼異樣,輕聲的說道。

“這件事,說來話長了,事情還要從兩年前的那次妖獸發狂說起……”

鳩面老者見韓立用心聽著的樣子,心裡略安,略一思量後,就如實敘述起當年的深淵驚變以及後來元嬰期修士都無勞而返的事情。

韓立坐在那裡靜靜的聽著,等聽其全部講完了事情的經過,才眉宇不經意的一皺,悠悠的自語道:“照這麼說來,當年的深淵海妖獸狂暴之事,死傷了不少高階修士。甚至連元嬰期修士都無法立足了。難怪其他海域的修士,一下多了起來!”

表面上看來,韓立根本不被鳩面老者敘述所動,但是心裡其實震驚不小。深淵的妖獸竟然狂暴起來!甚至數名元嬰期修士闖入其中,還落荒而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