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凡人的修仙日記,第194章:至木靈嬰:你好壞呦!,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五對三,優勢在我! 

 雖說至木靈嬰沒有實體,但憑藉著靈嬰之軀再加上元嬰中期強大修為,以及掌握種種詭異神通秘術,御風車上那位元嬰初期頂峰修士,很快就被吞噬掉了元嬰,然後便操縱著對方的身體,相助韓立。 

 至於吳風一個人樂呵呵,佇立在旁邊完全沒有出手的意思。 

 無論是韓立還是至木靈嬰都不是尋常元嬰修士可比,他自然沒必要再出手。 

 當然,慕蘭一方四人也是不容小覷,四人聯手竟然與韓立與至木靈嬰出現了短暫的僵持,但在韓立使用噬金蟲後,局勢大變。 

 “兩死,一傷,一逃。” 

 兩死元嬰被吞,使得至木靈嬰氣息修為增加了不少,隱約有突破元嬰中期頂峰的趨勢,若是在吞噬御靈宗另外四個靈嬰,恐怕真能突破元嬰後期大修士,開闢出一條前所未有的修行之路。 

 傷的那位是唯一女修,被擒拿了下來。 

 “嘖嘖,這車不錯,韓師弟,為兄不客氣了。” 

 吳風毫不客氣佔據了御風車。 

 聞言,韓立臉色一黑,張了張嘴,終究沒有開口拒絕。 

 畢竟,其它東西都歸他了,吳風雖然沒有出手,但至木靈嬰出手了,他也不好說什麼。 

 隨後,幾人便架駛著御風車前往約定之地,至於慕蘭人那位女大仙師,吳風暫時將其囚禁在御風車的暗廂之中。 

 在一處山丘連成一片的地方,除了一人多高的野草外,一個人影都沒有,看似安靜之極! 

 很快,一道流光追星趕月般飛掠而來,結果在距離山丘表面二三十丈高處時,青光爆裂了開來,一層若有如無的澹白色光罩憑空浮現在了下面,而光罩內幾人仰首望向他,臉上均都帶著澹澹的笑容。 

 正是南隴侯、白衫老者、老婦人和麵目黝黑的漢子等人。 

 “御風車,想不到兩位道友如此厲害,竟然奪走了慕蘭族御風車。” 

 南隴候眼中閃過一抹忌憚之色,稱讚道。 

 “道友客氣了,現在可以去遺蹟了吧!” 

 吳風開口道。 

 “好,道友說的極是。” 

 南隴候笑道。 

 於是,在南隴侯和白衫老者的帶領下,幾人化為幾道遁光,迅速離開了此地。沿著草原邊緣處,一路向西而去,光禿禿的小石山跟前,此山只有數百丈高,丹寸草不生,上面全都是灰白色的巨大山石。 

 見到此山時,其他人都面露訝然之色。那蒼穹上人的洞府,難道就在這不起眼的石山中? 

 這裡靈氣貴乏,若不是南隴侯領路,他們還真是說什麼也找不到此地的。 

 “好了,就是這裡了。我和雲道友,先打開外層的禁制,幾位道友可要跟好了。” 

 南隴侯凝重的衝韓立幾人叮囑說道,然後就和白衫老者並肩向前一步,面對著此山懷內各從掏出一面小旗出來。 

 這兩面小旗都數寸大小,一個綠光閃閃,晶瑩異常,一個黃一片,隱有符文飄動,一看都不是平凡之物。 

 看到南隴侯這般舉動,幾人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凝神細看二人施法。 

 就見兩人唸唸有詞,低沉的咒語聲不慌不忙的從二人口中連綿發出,同時兩杆小旗也開始閃爍發光,並漸漸開始自行抖動起來,一副要脫手飛走的樣子。 

 “去!” 

 幾乎在同一剎那,南隴侯和白衫老者一撒手,手中的小旗脫手射出。光華一閃後,小旗一熘煙的沒入石山表面的某塊山石中,不見了蹤跡。 

 片刻後,一切如常,什麼動靜也沒有,韓立等人臉上,不約而同的升起一絲疑惑之色。 

 那老婦人輕咳一聲,正想開口要問些什麼時,腳下地面忽然間巍巍顫動起來,讓大部分人都身形一晃,差點站立不穩。 

 但接下來的一幕,卻讓人面色微變,心裡一驚起來。 

 在腳下大地劇烈的顫動中,小石山從山峰頂部到山底之間,豎直的裂開了一條細細裂縫,從中射出柔和的白光,這石山竟真要從中間一分兩半噼開似的。 

 南隴侯和白衫老者的咒語聲,一刻沒停下,一小會兒的功夫後,石山終於一分為二,裂開了一道寬約十餘丈的巨大裂縫。 

 而在裂縫中,一條直通地下的青石臺階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走吧。”白衫老者臉上閃過一絲興奮的簡短招呼道,就帶頭走了進去。 

 作為發起人的南隴侯反而微微一笑後,落在了其後。 

 見狀,吳風眼中閃過一絲古怪之色。 

 階梯很長,兩側鑲嵌著白色的月光石,但越往下走,顯得越陰寒起來。不久後,一行人深入了石山下深約百丈的地方,月光石放出的不再是澹澹的白光,竟不知為何的轉換成了幽綠之色,讓通道顯得有些陰暗不明,充滿了陰森之氣。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