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凡人的修仙日記,第195章:與至木靈嬰的交易國,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銀月至今不肯現身坦誠相待,他也只能將主意打到至木靈嬰這裡,相對於銀月至木靈嬰雖然不精通幻術,可元嬰中期的實力在這裡放著,根本不用擔心被發現。 

 商量妥當後,吳風便靜等老嫗失敗,而隨著一聲驚雷炸響,老嫗的雷火錐直接損傷,以失敗告終。 

 “還有那位道友想要試試?” 

 南隴候開口道。 

 說完,目光向眾人掃視了一圈。 

 “吳某試試吧!” 

 吳風知道自己裝逼的時候到了,總之不能讓韓立搶先,否則以韓立的神識很有可能發現他要做什麼。 

 “好,那就麻煩五道友了,” 

 見狀,南隴候笑道,顯然對於吳風的出面頗為滿意。 

 而韓立看到吳風出頭,也原本抬起腳掌放了下來。 

 可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吳風並未取出任何法寶,古寶,或者其他東西,而是從腰間取出兩個靈蟲袋。 

 接著,靈蟲袋朝著半空一拋,頓時,潮水般噬金蟲呼嘯而出,密密麻麻一下子佈滿整個大廳。 

 靈蟲破陣! 

 韓立想到了一種可能,這需要對靈蟲與陣法掌控達到一種極致才有可能。 

 而南隴候等人一看到吳風釋放出如此多的靈蟲,瞬間警惕了起來,但下一刻,吳風手印翻飛,口中唸唸有詞,吐出一句句艱澀隱晦的咒語, 

 隨著咒語出現,吳風結印的雙手朝著前方的牆壁一點。 

 剎那間,所有噬金蟲朝著牆壁牆壁而去,然後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噬金蟲彷彿鑽入水面一樣,眨眼間消失不見,一絲波瀾未起。 

 就這樣,眾人面面相覷,這種使用靈蟲破陣,他們還是第一次見,也不敢多說什麼。 

 大約過了半個多時辰,吳風頭微微一低,口中低沉地吐出一個“破”字。 

 隨著此聲出口,霞光一下高漲起來,併發出了發出了刺耳的嗡鳴聲,此聲音越來越大,猶如萬鳥齊鳴。 

 “轟隆隆”的一聲巨響,霞光潰散了開來,整間大廳一下闇然無比起來。 

 南隴侯等人這才發現,四周的晶牆不知什麼時候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卻是普通的青石牆壁,而在其中一面石壁上,還鑲嵌著一扇高約七八丈,寬有三四丈的石門。 

 “靈蟲破陣,等找時間給師兄好好聊聊了。”. 

 韓立眼睛發亮道,這種破陣之法若是學會,對於將來破除禁制,可謂大有好處,他自然不可能錯過。 

 “沒想到道友對陣法之道有如此造詣,竟真破掉了此禁制。哈哈!很好!我和雲道友自然說話算數,一會兒我二人挑選過一件後,道友可以優先挑選一件寶物。” 

 南隴侯目露喜色,有些興奮的說道。白衫老者一見那石門,同樣滿臉笑容,目光也充滿了火熱之色。 

 “南隴兄,我們還是看看裡面到底有何寶物吧!不會里面還有什麼禁制吧!”尤姓修士些熱切之餘,還有些擔心的說道。 

 “放心,不會有了。按照蒼坤上人遺言所講,此洞府一共就下了兩層禁制而已。” 

 南隴侯自信的說道。隨後他也不再多說大步向前,長袖衝石門上輕輕一拂,大門輕易的朝內敞開了。 

 見此情形,眾修士心中的最後一絲擔心,也消失的無影無蹤,紛紛跟著南隴侯身後進入了門內。 

 “這是什麼?” 

 一看清楚石門後的情景,老婦人愕然地叫道。不只是他,韓立和其他人等也都面露訝然之色,只有吳風靜靜將所有噬金蟲收回。 

 門後是比前面大上數倍的另一處大廳,但在大廳中間卻多出一間小巧玲瓏的閣樓出來。 

 此閣樓通體用晶瑩閃爍的白玉凋刻而成,十餘丈高大,只有兩層,但精緻異常。 

 而在閣樓數丈高的門上,還寫著“玉磯閣”三個銀色大字。 

 不過在大廳中建造閣樓,怎麼看都實在怪異!在這“玉磯閣”前面,還有一張烏黑髮黃的陳舊供桌,上面供奉著一副長約數尺的銀白色卷軸,銀光閃閃,看來不是凡物。 

 至於其他之處空蕩蕩的,任何東西都沒有,也沒有其他門戶的樣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