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凡人的修仙日記,第237章:怪人窀互昅,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元嬰後期傀儡煉製成功後,雖然很想要驗證一下具體威力,但考慮韓立此時身處晉京實在不便,再加上需要留作底牌,因此,大衍神君並未提出這個要求。 

 只是讓韓立答應找一個合適的弟子,繼承他的衣缽傳承而已。 

 對此,韓立自然沒有不答應的可能,在大衍神君坐化後,單獨在房間之中安靜了半天方才恢復過來。 

 因為,葉家來人了。 

 …… 

 南疆 

 在簽訂了冥河血書後,吳風這邊便於富姓老者三人分開,前往它地煉製七焰扇。 

 因為材料緣故,頂多也就是半成品,還得繼續尋找材料,完善。 

 十餘日後,吳風就出現在了一片奇特的山脈上空。 

 這片山脈不小,有三四百里的樣子,但是山脈細長,蜿蜒起伏,如同一條巨蛇一般。但偏偏這片山脈生長的樹木,多是一種澹銀色樹葉的古怪樹木。從極高處向下望去,銀蛇山之名還真是名副其實。 

 沒有在其餘地方停留,直接飛向“銀蛇”頭部那一端。 

 尚未飛近,一陣陣的熱風迎面吹來,裡面夾著一股刺鼻的硫磺氣息。再過一小會兒,眼前出現了數個火山頭,個個呈圓錐狀,醜陋異常。而讓人心驚的是,這些火山口中不時傳出低沉的轟鳴,有的還直接噴出一股股的飛灰,看起來實在驚人。 

 但就是這樣,這些火山附近卻有各色遁光閃動,有不少修士在這些火山口中進進出出。此地竟聚集了數十名修士,這些修士大都以築基的居多,結丹期的也有,但只有寥寥幾人的樣子。 

 這也很正常,一旦結丹以後一般修士有了自己丹火後,自然專注培煉自己的法寶,無需再到此地來的。至於元嬰修士,更是一個都沒有的樣子。 

 隨後,吳風便找了一個地方,將其他修士驅逐出去,開始煉製七焰扇。 

 但不久後,凡是前來銀蛇山煉器的修士,都知道了此地有一位元嬰級別的修士,所有人全都兢兢戰戰的儘量避開這裡。讓以裂縫為中心的方圓十里之內,竟成了禁區一般的存在,誰也不敢踏足一步。 

 一日日的過去,裂縫中開始時寂靜無聲,但一個月過去後,裡面時不時的傳來轟隆隆的雷鳴聲。再過一個月後,雷鳴聲稀疏起來,取而代之的是陣陣的清鳴聲,彷彿鳳鳴九天一般。隨後此聲也漸漸收斂,從此鴉雀無聲起來。 

 就在吳風忙著煉寶的同時,遠在晉京的皇宮大內的一處偏殿內,聚集著十餘名服飾各異的男女修士,其中有道姑道士,也有和尚儒生。 

 這些人竟全都是元嬰期以上驚人修為,其中一名方臉的錦袍修士,和一名手持金色柺杖的老婦人,更是元嬰中期修士。而那名烏冠老者赫然都在其中。 

 這些人全都靜靜的坐在殿中椅子上,個個沉默不語,其中有幾人更是有些焦躁的不時朝殿門外望去,似乎都在等什麼人的樣子。 

 “十一弟,你沒有認錯人,真是他老人家?可是三百年前,我親眼目睹七叔隕落身亡的。”方臉修士忽然衝對面的一名鬚髮皆白道士問道,臉上隱現一絲顧慮。 

 “七叔容貌如此奇特,我怎會將人認錯。況且就算人有假,七叔的法寶寒月刃絕不會錯的。”那名老道苦笑一聲的回道。 

 “二哥不用緊張,是不是真的,再過片刻不就知道了嗎,我們這麼多人在此,還怕都看走眼不成?真是七叔自然是天助我們葉家,若是假的,哪怕他是元嬰後期大修士,也別想再踏出此殿一步。”另一名元嬰中期老婦人卻陰森的如此道。 

 “話是如此說不假,但小心些總沒有錯的。”方臉修士似乎也覺得有理,嘆了口氣就不再說什麼了。 

 足足過了一個時辰,當遠處隱隱傳來幾聲鐘鳴聲後,忽然門口人影一晃,一個身材瘦高之人不知怎麼的出現在那裡。接著輕飄飄的邁了一步後,人就詭異的立刻到了大殿中間位置。 

 此人容貌頓時出現在眾人面前,雙眉焦黃,眼睛細小,但頭顱奇大無比,足比常人大上近半,在脖頸上搖搖晃晃,一副隨時斷掉的樣子,實在詭異之極。 

 但是殿中的群修一見這人可怖摸樣,卻全都震驚的站起身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