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www1/jsonyy/380/380657/1733227877.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hlxyxs.com/read.php on line 108
重生1994:從下崗工人開始,第一百九十五章 不刷車就扣車,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重生1994:從下崗工人開始,第一百九十五章 不刷車就扣車,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這時候夏舒扭頭向外面看去,不由得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張家強也醒了,輕聲道。

  “咦,怎麼不按了?”

  夏舒沒好氣的說道,“你當我是機器人不嫌累啊,人家手都酸了,疼了,哼!”

  張家強坐起,看向窗外。

  只見大片建築物都是低矮、黑漆漆的,像是被刷了一層煤粉。

  道路也非常狹窄,路邊商鋪幾乎都關著門,行人車輛更是少得可憐。

  與其說是縣城,感覺還不如魯東那邊的一個鎮子繁華。

  張家強道,“看起來這裡夠窮的,不知道特產是什麼,煤礦?”

  夏舒點頭道,“沒錯,這邊的無煙煤比較出名,應該是主要產業,再就是農業了,工業主要是市區那邊!”

  張家強看著即將進城說道,“咱們再打個賭咋樣?”

  夏舒道,“你又賭什麼?”

  張家強笑道,“自然是賭進城後會不會發生事情啊!”

  這次他就是來找事的,肯定會發生事情。

  夏舒根本不上當,冷哼道,“你少套路我,這次咱們賭什麼時候發生事情,如果進城半個小時內發生事情,我輸,超過了你輸咋樣?”

  張家強點頭道,“一言為定,賭注還是一頓飯,和一次推拿按摩!”

  不得不說夏舒的手法真的很好,張家強都有些上癮了。

  車隊的頭車已經進了縣城主幹道,夏舒開始看手錶,計算出事的時間。www.33qxs.m

  就在此時,路邊幾個身穿工作服的人站了起來,伸手攔住了車隊。

  一連串的急剎車聲響起,張家強坐在車上不由得一陣搖晃。

  他看了看窗外,咧嘴朝夏舒笑道。

  “看來我又贏了!”

  夏舒翻白眼狠狠瞪了他一眼,“贏了什麼了不起,反正我不高興就不付賭注!”

  張家強不再搭話,敲了敲隔板道。

  “柱子,去看看咋了?”

  鐵柱下車很快就回來了,也沒上車站在窗口說道。

  “哥,咱們的車被扣了!”

  張家強笑道,“這是什麼規矩啊,怎麼剛進城就扣了?”

  鐵柱道,“那些人說咱們違規了!”

  夏舒會開車,驚訝道。

  “咱們正常行駛啊,怎麼違規了?”

  鐵柱沒憋住笑道,“他們說咱們車上沒有刷白頂子,就是違規,必須扣車!”

  張家強和夏舒沒忍住也笑噴了。

  張家強道,“咱們的王大秘書沒和他們交涉?”

  鐵柱道,“王秘書倒是露面了,人家那邊說,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得按照他們的規矩來,今天只要是車就得刷白頂子,只要是人就得披麻戴孝,要麼就別出門!”

  這真不是一般的霸道了!

  張家強點頭道,“打聽一下他們從哪裡辦喪事?”

  鐵柱急忙跑向路邊,找了一家開門營業的小賣部打聽起來。

  前面依舊在交涉,幸虧路上車輛稀少,要不然這裡肯定堵個瓷實。

  這時候劉剛從對講機裡說道。

  “張總,那些人見咱們不肯配合,叫人去了!”

  張家強道,“王秘書怎麼說?”

  他話音剛落,王秘書便打了過來。

  “張總,麻煩了,他們這裡不講理啊,我說是省裡來的都白搭,非要給咱們車上刷白油漆,要不然不讓走,還得扣車!”

  張家強都替這位大秘書臊得慌,這裡只是個小縣城,他一個省裡的大秘書竟然處處吃癟,簡直廢物到家了。

  他也沒廢話,直接掛了電話,帶著手下人向前面走去。

  前行不遠,只見兩個身穿藍色工作服,外帶著帽子的傢伙,正在指手畫腳。

  王秘書的兩個手下正在和他們吐沫星子亂飛的交涉。

  張家強走到近前,只聽到一個叼著菸捲兒的傢伙說道。

  “別廢話了,要麼我們幫你們刷上白油漆,要麼扣車,你們自己選,還有你們這些人,也得換上白衣服!”

  另外一個傢伙手裡拎著一隻髒乎乎的塑料桶,還掛著兩個白刷子,看樣子應該是幫忙刷油漆的。

  這傢伙霸道十足的說道。

  “先拿錢吧,刷車五十一輛,孝服一百一身,你們總共多少人我也不數了,總共算是十輛車,二十個人吧,你們拿三千塊得了!”

  王秘書的兩個手下任憑怎麼說都白搭。

  叼著菸捲的傢伙道,“再廢話,我們的人馬上就到,到時候就不是三千塊的事了,你們還得交醫藥費!”

  這就是明著說,來了人就要動手打人了。

  張家強高聲說道。

  “哎,我是他們的頭,你給我說說!”

  拿著油漆桶的傢伙冷笑道,“合著剛才我白廢話了,沒關係,大爺就再給你說一遍......”

  不等他再說,張家強怒吼道,“你是誰大爺啊?”

  那人嚇得一愣,“吆呵你還挺橫呢,老子告訴你,別說你這個小東西,就算是省裡的大人物來到我們野雞嶺也得乖乖的聽我們這邊的規矩!”

  張家強道,“別扯太遠,你剛才說什麼不刷車就不讓進城?我倒是要看看,你敢不敢真刷!”

  那人嘿嘿笑了起來,“得,別看你們沒交錢,我先免費服務一下,一會兒再補上!”

  話音未落,這貨拿起桶裡的刷子,沾滿了白色油漆,照著身邊的一輛車刷了下去。

  唰唰幾下,好好地一輛純黑色車子,被他刷成了花栗鼠。

  這貨刷著還笑道,“看看,看看,我這技術咋樣,這叫拉開刷子了,絕對沒有毛刺!”

  不等他說完,張家強見鐵柱已經回來,一指點那人道。

  “柱子,把他按桶裡去,其他人給我上車,衝過去!”

  鐵柱大巴掌伸出一把抓住那貨,頭朝下就按進了油漆桶裡。

  另外一個叼菸捲的傢伙還想說什麼,鐵柱上去就是一巴掌,抽的那貨嘴裡血沫橫飛,菸捲兒也飛了出去。

  眾人已經上了車,張家強高聲喊道,“我打頭,你們跟著我衝,有人攔著直接闖!”

  司機一腳將油門踩到了底,吉斯118彷彿小坦克似的,衝在了最前面,其它車輛也跟在後面撒起野來,一路橫中直撞!

  張家強問,“柱子打聽好了路了麼?”

  鐵柱道,“就在前面不遠,轉一個彎就到!”

  “好你領路,今天我要見識見識,這位姬主任多麼豪橫!”

  另一輛車上,王秘書急得滿臉大汗,手哆嗦著撥打了姜主任的電話。

  “主任啊,麻煩大了,張總非要去闖姬主任家葬禮!”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