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復生還 作品

諜海無名,第二百九十四章 陰差陽錯,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事態發展,瞬息萬變。

  任誰都難預料,會形成今日之局面。

  正式參加工作時間不久,卻經歷頗多。

  冰城市委同志李萬山接手這條線路時間更短,同樣深感變化較快。

  故而說道:“‘歡顏’同志潛伏級別應再次升高。”

  距離組織上次決定提升池硯舟潛伏、保密級別,方才過去不久,此刻便再次提升。

  寧素商很清楚,如此要求是有必要的。

  “需要更換和優化聯絡方式嗎?”她覺得既然級別接二連三的提升,是否相對應的工作方式也要有所變化。

  “我會同組織同志商議此事,日後給你答覆。”

  其實相關事宜李萬山是有權利做決定的,但池硯舟被國黨發展策反一事定要做彙報,於是打算一起商討再做定論。

  “那我等你消息。”

  “本意市委有新任務交給‘歡顏’同志負責,但此番他這裡情況複雜,國黨又可能會安排投名狀,便不去增添麻煩。”李萬山將工作安排做出調整。

  “會影響任務進展嗎?”

  “另有同志負責。”

  冰城潛伏人員自然不止池硯舟一人,他這裡暫時不太方便,組織自是會安排其他同志跟進。

  或不是最優選擇,但也可推動任務進展。

  聞言寧素商便不再擔憂任務情況,從李萬山處離去等待組織後續通知。

  ……

  ……

  池硯舟此刻正在家中同徐南欽閒聊,今日診所開門營業。

  沒有任何宣傳以及活動,低調開張。

  首日生意自然慘淡,畢竟知曉之人甚少,徐南欽與韓醫生卻覺得不急。

  日日開門再加上口碑相傳,問題不會太大。

  至於恭喜之言池硯舟也不去講,畢竟徐南欽此前便言不願盼人生病。

  可國家目前尚且陷入病患之中,誰又能獨善其身?

  “韓醫生的助手已經找到了嗎?”池硯舟順勢聊起診所招聘的醫護人員。

  “醫科大學裴自明校長推薦過來三名畢業學生,專業水平以及人格品行、氣質形象均是上乘,若非診所初營業沒太大的人員需求,韓醫生都想全部留下,好好培養一番。”

  “看來裴校長是精心挑選過的。”

  “最後韓醫生簡單考核留下一人。”

  “能被韓醫生看中,想來能力確實不俗。”

  “有近一年的工作實習經驗,且還有三個月的隨軍醫護經歷,天賦悟性在韓醫生看來都不錯,就是沒什麼背景難以深造,不然水平不止如此。”

  “這跟著韓醫生算是有學習的機會。”

  “難!”徐南欽惋惜搖頭。

  出國深造、交流學習,其起到的作用是多方面的。

  診所內她日常工作都偏向護理,時間越久實則越不利。

  但可惜背景不夠雄厚,也僅能如此。

  對此池硯舟沒有繼續發表意見,畢竟惋惜也難改變現狀,後二人各自回房休息。

  徐南欽進入房間,打開桌面上的檯燈。

  穴位圖清晰可見。

  由懷中取出一封貼身收藏的紙條,攤開後仔細的對照穴位圖放好,將檯燈挪至上方位置。

  比照特定穴位辨別其上隱藏信息。

  初看發現告知警察廳特務股潛伏人員一事,目前已經得到妥善解決。

  徐南欽暗自點頭。

  這件事情確實當時遺留未能解決,他便接手冰城整體工作分身乏術,只得將此任務交給新調任前來的人員負責。

  看時間解決的倒不算慢,可見此人能力著實不錯。

  目光繼續向下。

  穴位圖上文字浮現,跳躍觀看組成人名。

  “池硯舟!”

  本嘴角略微帶有笑意的徐南欽面色變得嚴峻,反覆觀看對比穴位發現並未看錯。

  池硯舟!

  妥善解決?

  徐南欽將情報默默燒燬。

  清晨起床吃飯,池硯舟見徐南欽目光多望著自己,於是開口問道:“伯父有事?”

  “傷好的如何?”

  “感覺恢復的不錯。”

  “妙清臨走前叮囑我提醒你前去醫院複查,以及更換傷藥。”

  “診所開業我何須再去醫院,不如今天收工讓韓醫生幫忙看看。”池硯舟覺得自己上門也算是增加人氣,再者他也會付錢,肥水不流外人田。

  合夥生意,賬要算清楚!

  “那我晚些時候在診所等你。”

  “我自己過去就行。”

  “我這幾日也多在診所幫忙照應,不礙事。”

  “有勞伯父。”

  放下碗筷池硯舟便前去警察廳開工,徐南欽則是將昨晚連夜書寫好的情報,趁著無人之際投入安平街與安埠街交匯處拐角信箱之內。

  後將鎖頭顛倒放置,才離去新安埠忙碌今日工作。

  池硯舟來至警察廳特務股不想繼續枯坐,意圖參加任務行動。

  背後傷勢目前影響不大,不與人近身搏鬥則可。

  但金恩照目前所負責任務,只是特務股內的日常工作。

  路卡檢查、隨機盤問等。

  暫無具體任務。

  池硯舟跟隨金恩照守在路口檢查過往行人,口中問道:“刁駿雄隊長也沒有任務負責嗎?”

  不提還好。

  提起此事金恩照略帶不滿說道:“許鹹英所負責紅黨外圍組織成員雖都撤離,但根據被抓捕之人提供的信息要做深入調查,看是否會有不在外圍組織成員名單之內,卻同紅黨有干係之人。”

  當許鹹英臨陣變卦之後。

  盛懷安便很難再相信對方所提供的名單,便是她心中知曉的全部內容。

  因此根據現有線索深入調查,是很有必要的一件事情。

  可在金恩照看來,這任務本應他們負責。

  畢竟此前抓捕紅黨外圍組織成員,都由他們負責。

  後調查龐芝同樣如此。

  紅黨陷阱他們都已經以身犯險,這後續調查憑什麼不讓他們繼續?

  池硯舟勸解道:“這些被捕人員的審訊情況我們當時在醫院不瞭解,股長交給刁隊長負責情有可原,隊長不必太過介懷。”

  看似勸解。

  實則拱火。

  為什麼不瞭解抓捕、審訊情況?

  人在醫院!

  人為什麼在醫院?

  還不是盛懷安為任務保密不告知實情,他們差點被紅黨炸死。

  死循環!

  這件事情再次被提出來,金恩照哪裡能得到勸慰,更是煩悶。

  但好在他覺得自己反應也夠快,搭上中央保安局的線,還不至於氣急敗壞。

  路卡盤查自然難有發現。

  晚上股內報到後收工。

  金恩照欲請池硯舟一起吃飯,他則表示今日要去複查傷勢婉拒。

  “有不適一定不要勉強。”

  “多謝隊長關心。”

  辭別金恩照,池硯舟便朝著西傅家甸區南六道街走去。

  此刻診所內並無患者。

  新招入職的醫護人員,站在櫃檯內整理藥品擺放。

  徐南欽先一步來診所,如今坐在診室內。

  一身白色大褂的韓醫生氣質陡然不同,對徐南欽問道:“怎麼看你臉色昨夜睡的不好?”

  “嗯。”

  “目前工作進展一切順利,怎麼反觀你心情不佳,你都能讓我看出你心情煩悶,倒不如干脆點直接說,省的我問。”韓醫生對徐南欽太過熟悉。

  若他真的不想被人看出端倪。

  那你肯定看不出來。

  此刻既然讓看出來,便是打算同你聊一聊。

  “‘燭龍’昨日送消息告知,警察廳特務股潛伏人員一事安排妥當。”

  聞言韓醫生說道:“‘燭龍’不虧是上峰強烈推薦之人,辦事效率著實不賴,算是填補冰城工作的一處空白。”

  “你可知他選中誰?”

  韓醫生見徐南欽做出此問,先是陷入思考,後猛然間問道:“不會是池硯舟吧?”

  見被猜中。

  徐南欽默默點頭。

  “真是他?”韓醫生也是立馬坐直身子。

  這陰差陽錯的可就有意思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