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www1/jsonyy/389/389778/1733231486.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hlxyxs.com/read.php on line 108
王小六米婷黎照臨,第1053章 不安分的夥計,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王小六米婷黎照臨,第1053章 不安分的夥計,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這麼說,你就那麼不被信任麼?”

  王小六兒有些詫異,“你也不行啊!”

  張薇一聽這話,氣得夠嗆,當即忍不住吐槽起來,“廢話,那親親疏疏的,肯定有差別啊!我再怎麼不行,也比那幾個夥計強一些吧!”

  “我就覺得奇怪了。”

  王小六兒壓低聲音,“那些老的,那麼不相信你,幹嘛這一次要帶你來?這看起來,多少有點兒多此一舉了吧?”

  “還不是因為我來過江城。”

  張薇說著,嘆息一聲,然後悄悄地抿了抿嘴,“那三個老的,都是五爺的堂兄弟,在張家,也算地位顯赫,這種都是伏牛山的高層。而我,只能算是給他們打工的,就因為我姓張,所以還好些,你確實也不能指望我知道太多的事情。”

  王小六兒曖昧一笑,“怕只怕,你不是不知道,你是不想說。”

  張薇一聽這話,頓時一愣,短暫的錯愕之後,她卻撲哧一笑,她先是白了王小六兒一眼,旋即,輕嘆一聲,“你這個人,哪兒都好,就是心眼兒太多!你說你,你什麼都知道似的,真的好嗎?”

  “要說心眼兒多,你也不比別人差吧。”

  王小六兒歪嘴一笑,把兩個手揣在一起,下意識看看外面,旋即說道,“你估計著,出去那些人,大概要多久能回來?”

  “這不好說,要是快的話,今天晚上就差不多,但也不排除,再過個一兩天還沒消息。”

  “我等不了那麼久。”

  王小六兒看看外面,若有所思,“你知不知道,他們是怎麼進山的?”

  “我沒跟著進去過。”

  張薇略微遲疑了一下,“倒是帶你們進山的那個人,他應該知道。”

  “哦?”

  王小六兒一皺眉,“可是,他已經回去了,現在把人叫來,容易打草驚蛇啊。”

  “嗯,其實,還有個辦法能找到那些人。”

  張薇猶豫了一下,“他們進山之前,身上,只帶了少部分的乾糧和水,我們約定好了,每間隔兩天兩夜的時間,會在預先安排好的地方送給養過去,照理說,今天也差不多可以過去了。”

  王小六兒一挑眉,“在什麼地方交接?”

  “從這邊拿著小路往裡面走,有個山神廟。”

  “是那個紅衣娘娘的廟嗎?”

  “不是。”

  張薇搖搖頭,抱著肩膀,“那個紅衣廟,是參幫建的,年代不算多遠,我說的那個,據說,很早很早以前就有了,是個大和尚廟。”

  王小六兒一皺眉,“這種地方,人跡罕至,還有那種大廟嗎?”

  “聽說,應該是明代的時候就有的,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張薇聳聳肩,“我沒去過,只是聽說。”

  王小六兒眼珠一轉,“那,這裡有人能找到麼?”

  “當然。”

  張薇俯下身子,壓低聲音,對王小六兒說,“那個廟,跟這裡差不多,算是一個補給站,後進山那幾個人,如果沒出去做事,就應該藏在那個地方,你要是想找到人,可以去試試看。”

  王小六兒尋思尋思,“誰能帶路?”

  “外面那兩個,之前都去踩過點兒。”

  張薇頓了頓,“我可以讓他們去給那邊送東西,他們沒辦法拒絕,但是,我不能親自去。”

  “我也不想讓你親自去。”

  王小六兒說著,抿了抿嘴,“跟我一起來的,是我朋友,我不求別的,你得答應我,要保證他的安全。”

  “這你可以放心,除非那幾個老傢伙回來,要不然,沒人敢動他。”

  “你去安排吧。”

  王小六兒說著,在張薇挺翹渾圓的地方拍了一下,張薇白了他一眼,示意王小六兒回牆角兒躺著去,旋即點著了燈,“二奎,二奎!”

  那邊兒一個夥計聽見張薇叫他,連忙跑了過來,他推門一探頭,“姐,叫我?”

  “老爺子門進山,到現在也沒個動靜,我尋思,你帶點兒東西過去,看看到底怎麼個情況,你這邊兒看看,能不能走一趟。”

  張薇看起來不急不緩,非常淡定。

  那男人一聽這話,起初一愣,然後撓撓臉,看向牆角兒躺著的王小六兒,一咧嘴,“姐,你讓我去接應一下,自然不是問題,就是跑一趟的事兒!不過,我就是有點兒擔心這邊兒!這邊這兩個,還不知道什麼情況,我過去了,就剩下你和大奎,那萬一要是遇上什麼意外,怕有麻煩。”

  張薇一聽這話,瞅了瞅對方,然後輕蔑一笑,“怎麼的,你就這麼看不起我?我在外面闖蕩的時候,你還在家和泥呢。”

  “嘿嘿,那是,那是!”

  二奎一聽這話,嘿嘿直笑,“姐的本事,我還是知道的,就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這樣,要不,你跟大奎你倆一起去,快去快回。”

  張薇抿了抿嘴,“老爺子進山以後,到現在,一直沒消息,我這心裡一直覺得不安生,你們去走一趟,見了人,問清楚情況,趕緊回來。要是沒見到人,也別耽擱,萬一真的遇上什麼事兒了,好做下一步的打算。”

  二奎眨巴眨巴眼睛,“沒事兒,那你讓我去,我就去一趟,大奎就不用了,我一個人,也可以的。”

  “黃瘸子是死是活,現在還不清楚。”

  張薇頓了頓,“這深更半夜的,你自己一個人,路上,也不安全。”

  “那行,那我現在就過去。”

  “把東西都帶上,快去快回。”

  “誒!”

  男人點了點頭,去叫另外一個夥計,這兩個人動作都挺麻利,收拾收拾就走了。

  看樣子地方距離這邊兒應該不是很遠,因為兩個人沒有套上馬車,而是選擇了步行,身上穿的挺厚實,帶著一些乾糧什麼的,一個揹著一個大包兒就走了。

  張薇在門口兒目送他們離開,便轉身回去了,她想去跟王小六兒說幾句話,可一回去,就發現牆角兒躺著裝死的王小六兒已經沒影兒了,估摸著,這傢伙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跟上去了。

  張薇也不意外,對於王小六兒的本事,她是知道的,她一轉身,走到了隔壁房間,看看被人捆在柱子上的金彪,金彪歪著腦袋,還處在半昏迷的狀態,在那睡覺呢,呼呼地,口水都流了出來。

  張薇有些嫌棄,撇了撇嘴,沒說什麼,自己抱著肩膀回了房間,來回地踱著步子,若有所思。

  而此時,外面,兩個已經上了路的夥計已經走出了一段距離了,確定,距離那木屋挺遠了,那個叫大奎的,忍不住吐槽起來,“誒,大哥,不是我背後說人,張薇這個娘們兒,是不是故意整人啊!這頂風冒雪的,讓咱們哥倆出來,這是人能幹的事兒?你說,咱們倆,是不是什麼地方得罪她了?她怎麼像是故意玩咱們似的!”

  “估計,是你老盯著人家屁股看,人家不樂意了,故意收拾你吧!”

  大奎手裡拿著個手電,一邊看路,一邊輕嘆一聲,“你小子也真是,都不是我說你!我私底下,都跟你說了好幾次了,那個張薇,是你能駕馭得了的麼?你有事兒沒事兒,老往人家身上瞄,瘋了吧你?”

  “那咋的了?”

  二奎冷笑一聲,“我就瞄兩眼,也沒幹啥,咋的,還不給看了呢!”

  二奎說完了,一臉不屑地撇著嘴,“再說了,那也不怨我啊,那小娘們兒,長得也確實帶勁啊!不讓我看,我也得忍得住啊!”

  “哼!你小子,就是不知深淺!”

  大奎直搖頭,“你知道,那個張薇是什麼人麼,還敢惦記她?我聽說,她十幾歲的時候,就跟著老一輩的出去闖,拿刀子捅人的時候,眼睛都不眨一下!那是個活閻王!你還敢惦記她?不是我嚇唬你,你呀,差不多就行了,真把人家惹毛了,給你那東西給你割下來,我看你看不看了!”

  二奎明顯有些不服,“哼,大哥,你也別嚇唬我!張薇,是有兩下子,我也知道她是個狠角色,可那怎的了?她再牛逼,還不就是個小娘們兒麼?早晚,都是被人騎的命!我管她這個那個的,這是沒機會也就算了,要是落我手裡,你看我怎麼收拾她的,不把她收拾得嗷嗷叫,我都算白活了!”

  大奎一聽這話,饒有興致地打量了他一下,“喲,聽你這話裡話外的意思,你還真惦記上她了?”

  “這話說的!”

  二奎一咧嘴,“就好像,你沒那個心思似的!”

  大奎有些侷促,連忙乾咳一聲,“咳咳,你瞎說什麼呢!別瞎說!”

  “大哥,別跟我這兒裝了,我還不知道你?”

  二奎嘿嘿直笑,“天天說我老往人家身上瞄,就跟你,少瞄了似的!我看你啊,比我還來勁呢!咱哥倆,聊點兒實在的,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也想騎了她?”

  “這還說的。”

  大奎有些尷尬地一咧嘴,“就跟你說的一樣,那張薇,那小模樣兒,誰見了,不想跟她試試?”

  “那你還說我!”

  二奎咔咔直笑,“合著,你自己也板不住啊!”

  “唉,我勸你,不是因為別的,是因為,我知道,咱們哥倆,都白跟著使勁!”

  大奎看起來有些垂頭喪氣,“人家,壓根兒沒正眼看過咱們哥倆!你還沒看出來麼?”

  “那是過去,以後,誰說的準?”

  二奎有些不服,冷哼一聲,晃著腦袋繼續說道,“咱們哥倆,現在肯定是沒機會,可將來呢,不好說!就拿這次的事兒來說吧,咱們出來這一趟,要是真的把事兒辦成了,就是為五爺立了一大功!到時候,五爺,能一點兒表示都沒有?他到時候,要問我想要點兒啥,我都想好了,我啥都不要,就要張薇!”

  大奎一聽這話,被逗笑了,“你可別吹牛逼了,就算你立功了,你也不夠看的吧?伏牛山那些人,惦記著張薇的,可不在少數!最後便宜誰了?當初,張五爺還不是把張薇許給了尹天仇?可惜,那是個短命鬼,沒那豔福,要不然,還輪得到你在這裡瞎尋思?”

  “那是過去。”

  二奎似乎不同意對方的說法,“那時候的張薇,和現在的張薇,是一回事兒麼?那時候,張薇跟著張強混,風頭一時無兩,在張家年輕一輩之中,也算能排在前面的了!可現在,不一樣了!上次出去辦事兒,失利了吧?最後,罪名還不是都讓張薇給扛下來了?她現在,在五爺面前,分量大不如前!還以為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時候啊?再說了,尹天仇,死的不明不白的,這事兒跟張薇到底有沒有聯繫,不好說,但是,對張薇,顯然也是有影響的!她現在的身份處境,不得不低調行事,我要是真為五爺立了大功,那我看上她,說白了,是瞧得起她,你給她個機會!她自己心裡沒數兒啊?”

  大奎聽了這話,似乎想起了什麼,她陰測測一笑,“可不是我打擊你,有一件事,可別忘了!你方才也說,那個尹天仇,死的不明不白的,外界可傳說,說那個張薇,在外面,有個厲害的相好的,說是那個尹天仇,很可能就是張薇的姘頭給幹掉的!我問你,就你那兩下子,比得了人家尹天仇?到時候,人家找上來,你想想,你頂不頂的住?”

  “你還別嚇唬我!”

  二奎吭吭嗤嗤地,“我是沒尹天仇那兩下子,但我,也不是泥捏的!再說了,人家要是真的打上來,我把人還他不就完了?你以為,我要跟那個張薇怎樣怎樣啊?說白了,我就想玩玩兒她,玩膩了,就送大哥你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去一邊兒去吧!”

  大奎笑罵一聲,“好歹我也是你大哥,你這麼做,不講究了吧?你要是真心想著大哥我,就應該先讓大哥開個頭炮,等你玩膩了,你再給我,好意思說!”

  “我不尋思,那小野馬,不好收拾麼!”

  二奎說完,朝著大奎眨巴眨巴眼睛,“我先幫著大哥好好地調教一番!等擺弄明白了,老實聽話了,再留給大哥慢慢享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