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www1/jsonyy/389/389811/1733231878.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hlxyxs.com/read.php on line 108
鷹來左夜,第6章  露底,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鷹來左夜,第6章  露底,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無止神祗沒有任何喜悅或者驚恐的表情,祂親眼見過強大的古神被井畔古神吞噬,祂的神名為天噬,吞噬神祗的時候有多殘忍無法想象。

  傳聞天噬神祗就是在吞噬其它古神的時候,解析被吞噬古神的秘密,從而瞭解群星之井的終極秘密,因此祂在等待這一次的時空長河瓜熟蒂落,然後帶著追隨祂的神祗逆回群星之井。

  群星之井之後是什麼,為何每隔一端時間就會噴發一次,誕生了一代代的神祗,還有類似時空長河的狩獵場存在。

  不同的神祗對於群星之井有著不同的分析,只是沒有人願意交流。根據傳言,天噬神祗可以感知到誰探討群星之井,若是對群星之井有獨特的看法,那就會成為天噬神祗的獵物,繼而是食物。

  無止神祗沒活夠,祂提出藉助參加洪荒美食大賽的機會,讓神祗派出參賽的隊伍裡應外合,並願意充當打頭陣。同時為了保險,祂主動提出讓其它神祗保護祂的神國。

  這個要求等於無止神祗把自己的神國當作質子,放在諸神的眼皮子底下,證明祂願意死戰。

  唯有如此,才能洗清嫌疑,才能避免當場就被吞噬的下場。無止神祗靜若止水,等待著天噬神祗繼續下達命令。

  天噬神祗彷彿是一個人形惡魔,明明是人形,還是強大的古神,卻沒有任何神聖的氣息。

  天噬神祗凝視時空長河良久說道:“送去拜帖的神祗,現在就派出自己的參賽隊伍,要有誠意。”

  一個個神祗沉默躬身,派人給星空送信,這也是天噬神祗的授意,否則祂們哪敢自作主張?

  派出神僕送信,去不去不重要,重要的是噁心鷹來,看看鷹來如何面對。最初諸神認為鷹來不過是虛張聲勢,他肯定不敢讓諸神的屬下進入星空。

  現在似乎鷹來是真打算讓諸神派人參賽,那就承受裡應外合的結局吧。這一次天噬神祗從沉睡的巨石中出現,屠刀已經舉起,就看如何切割。

  金色門戶開啟,一隊巧笑嫣然的美貌女子走出金色門戶,伸手不打笑臉人,諸神的參賽隊伍來了,而且是美貌的女子帶隊,最大限度消弭敵意。

  鷹來彷彿沒有任何察覺,他與天河神祗在澤畔漫步。天河神祗只想著自己的那些思路,不懂人情世故,祂自顧自的講述著心中的想法,鷹來揹著手不斷點頭。

  漫長的歲月,天河神祗幾乎是不去完善自己的神國,祂絕大部分時間在思索。想了許多有用的,或者沒用的知識。

  不在時空長河中,還看過多次被諸神毀滅的時空長河,天河神祗有太多的思緒,有些旁觀者清。

  還有許多不足,那就是祂沒有真正進入過星空,這一次進來了,祂看到了日升月落,看到了頭上的浩渺星空,看到了諸天萬界。

  有些事情旁觀者或許看得清楚,卻無法切身體會。真正進入星空,那種生命的奇蹟讓天河神祗震撼。

  不僅僅是虛空萬族,一顆顆星辰也有自己的生死。不同的是星辰的壽命過於漫長,沒有幾個人能夠看到星辰從誕生走向衰亡。

  四大門徒出現在金色門戶前,鷹來與天河神祗聊得入神,這個時候沒人去驚擾他,四大門徒終於派上了用場。

  一隻只隊伍從金色門戶走出來,天尊聯盟保持著高度戒備,雖然明知道若是開戰,有資格與那些侍神叫板的天尊只是極少數,他們沒有絲毫的畏縮。

  安步當車,鷹來和天河神祗走過蘆葦蕩,走過沼澤溼地,在飛鳥雲集的水草地穿過,不去管紅日東昇,不去問月兔西沉。

  沒人願意聽天河神祗嘮叨,太多沒用的廢話,主要是天河神祗說的內容太枯燥。終於有人當最合格的聽眾,不僅認真聆聽,還不斷提出問題。

  天河神祗覺得自己遇到了知音,不懂人情世故,不代表天河神祗不知道鷹來有多強,斬神的狠人,願意聽自己的淺見,這是天大的面子。

  洪荒大陸有些寂靜,原本人聲鼎沸,當諸神的隊伍到來,星空萬族安靜。諸神準備毀滅星空,還準備吞噬大道孕育的道果。沒人見過道果,卻不妨礙他們知道諸神才是真正的死敵。

  鷹來和天河神祗在大澤繞圈閒聊,遼闊大澤,走一圈需要很長的時間。鷹來不在洪荒大陸,而是在火鳥星,而那裡就是座標所在地,金色門戶就開在火鳥星上空。

  正因為如此,群星之井附近的諸神摸不清底細,不知道鷹來這樣做的真正目的是什麼。真當鷹來在與天河神祗閒聊?怎麼可能?

  黃昏未央與天姬神祇遙望洪荒大陸,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這顯然是早有防備,倉促發難肯定不太行。

  肥天尊在眾人眼神催促下,硬著頭皮飛起來,他肥胖大手一揮說道:“該來的,不該來的,全來了。小……星主說舉辦洪荒美食大賽,那就得辦,沒辦法,喊我一聲肥叔,叔就得頭拱地幫他達成心願。”

  鷹來喜歡到肥天尊這裡混飯吃,在他剛進入洪荒大陸不久,鐵拳老叟就帶著他來到這裡品嚐肥天尊的廚藝。

  那個時候肥天尊不知道鐵拳老叟就是太古賤聖,當今的洪荒聖人,不妨礙他喜歡鷹來這個小郎中,更有了之後收下冷清儷為弟子。一直獨來獨往的肥天尊收徒,完全是看在鷹來的面子上。

  肥天尊原本是要喊出小犢子,這是愛稱,護犢子是肥天尊的家鄉做派,不管對錯,我家孩子就得袒護。

  大庭廣眾之下,繼續稱呼小犢子就不體面了,肥天尊臨時改口,依然許多人聽懂了。

  輕笑聲響起,肥天尊穩住神說道:“三界加虛空,以前誰敢相信洪荒美食大賽成為牽動各界的天大事件?各有各的來頭,各有各的想法。肥爺不管那麼多,來了,就安心參賽,拿出自己的廚藝證明你有真材實料。

  多的不說,聖人不露面,星主有事纏身,肥爺出個頭,多謝父老爺們捧場,開賽啦。”

  這是最大的人間煙火氣,這是前所未有的盛況。不管諸神派出的隊伍抱著什麼目的,至少他們是打著參賽的名義到來。

  天寂時空、時空長河加上無盡深淵這三界,還有虛空諸神的隊伍。前所未有的盛況,以前也從來沒有人想過會發生的事情。

  許多大修神色肅穆,他們不認識鷹來,也不認識鐵拳老叟這個洪荒聖人。他們只知道自己身為人族,那麼異族客人到來,他們就是東道主。

  這是星空萬族的家園,而且人族更是星空萬族最強大的種族,他們有責任為了維護洪荒美食大賽順利召開而盡一份力。

  約束自己子弟晚輩不可喧嚷,不能讓異族看了笑話。同時也要隨時戒備,警惕別有用心的人搗亂。

  隨著肥天尊的命令,灶火蒸騰,然後許多人循著心中的感應抬頭,浩瀚星空中,無盡星辰綻放出迷離的星光。

  這是星辰主動釋放出星力,一顆顆星辰,一個個星系的星光匯聚化作了一條光輝燦爛的銀河。

  星主這是在悟道?旋即鷹來爽朗的響起道:“請天河神祗迎接星河,融合水系大道。”

  天河神祗從夢遊般的狀態醒來,祂說過癮了,念頭通達了,許多無用的念頭剝離,導致祂思路越發清晰。

  就在天河神祗的脈絡理順之時,星力凝結的銀河顯現,鷹來請祂迎接星河,進而融合水系大道。

  天河神祗愣了一下說道:“我覺得還可以繼續思索一段時日,和星主聊天,讓我感覺許多想法沒意思,有些想當然。”

  鷹來說道:“沒有暫土壘牆的道理,許多事情做了再說,不見得就比思路完整做得遜色。或許吞噬星河,會讓天河冕下誕生更多的新思路。”

  天河神祗抬頭看著橫亙星空的璀璨星河說道:“過於禮遇了,會讓大家覺得被無視了。”

  鷹來在天河神祗背後推了一把說道:“想那麼多作甚。去。”

  天河神祗飛到星空,星河如同百川入海,直接飛向了天河神祗。黃昏未央說道:“天河神祗讓他解開了許多迷惑,所以天河神祗得到了別的神祗不敢想象的殊榮。”

  天姬神祇說道:“未嘗不是千金買馬骨,群星之井的那些神祗看著呢。”

  黃昏未央琢磨了一下,有些懷疑這種說法。在黃昏未央與鷹來接觸來看,鷹來真不是善於算計的那種,當然他的許多做法,解讀起來真的是符合兵書戰略。

  黃昏未央可以保證,鷹來做事之前真沒想那麼多,他更多的是隨心所欲,循著心中的想法去做,天然合道。

  看來天姬神祇,不,蕭覓覓對鷹來並不瞭解,這個發現讓黃昏未央心裡踏實許多。

  天姬神祇暴露出祂並不瞭解鷹來,也就解釋了為何天姬神祇會努力拉攏虛空深處的神祗。因為天姬神祇也需要有所表現,增加祂在鷹來心中的分量。說的直白一些,天姬神祇心裡沒底。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