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www1/jsonyy/388/388407/1733231188.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hlxyxs.com/read.php on line 108
雲鸞蕭廷宴,第1207章 帝后大婚,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雲鸞蕭廷宴,第1207章 帝后大婚,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馮澍青緩緩地點頭。

  她親自送了馮御回了住處。

  馮御眼睛通紅,看了又看,最後終是不捨地擺了擺手,讓她回去休息。

  這一夜,他幾乎未眠一直睜眼到天亮。

  第二天的帝后大婚,轟動整個梁國,梁國徹底地熱鬧起來。人人都因為梁羽皇娶了馮澍青為後,而歡呼雀躍。

  馮澍青一早就起身,鳳冠霞帔著身,她美得不可方物。

  馮家女眷圍著馮澍青,一個個地欣喜若狂,連連說著一些讚美討好的話語。

  馮澍青倒是挺平靜,她淡淡笑著,一一應聲道謝。

  皇宮很快便來了迎親的隊伍。

  梁羽皇安排來迎親的人,身份很是貴重,乃是皇室最的德高望重的長公主。

  凡是朝中三品以上大臣,都隨著迎親隊伍前來。

  這樣的行為,引得很多的百姓側目。

  他們紛紛竊竊私語議論:“陛下對這馮皇后倒是挺重視的,居然特意派遣了三品以上的文武大臣相迎。自梁國開國以來,都沒有這樣的特例,這馮皇后算是頭一個。”

  “誰說不是……足見陛下的重視在乎程度。這個皇后可是他自己選的,他自然是滿心歡喜,重禮待之的。”

  一時間,民間開始流傳梁羽皇與馮澍青二人的愛情故事。

  京都無數女子,都豔羨馮皇后的好命!

  傅之玉被關在房間裡,她看不到外面的場景,只聽著外面熱鬧的聲音,心裡就嫉妒得厲害。

  她眼底滿是烈焰,那怒火幾乎快要將她整個人都燃燒了。

  桃紅小心翼翼地看著她的神色,低聲安撫:“姑娘別惱,總有一天,姑娘會越過馮澍青,比她得到的榮耀更高,更多的。”

  傅之玉沒有回應,她只抬頭看向窗外……

  總有一日……她定會報了今日的奇恥大辱。

  馮澍青給馮御馮夫人敬了拜別茶,她便紅著眼睛,由宮中嬤嬤攙扶著,一步步地走出馮家的大門。

  馮御忍不住地抬起衣袖,擦著眼簾,一步步地跟在後面。

  馮夫人早就泣不成聲……她是真的捨不得。

  她都還沒和青兒好好的相處,女兒就這樣嫁出去了。

  以後女兒入了皇宮,她再是見她,更是千難萬難了。

  馮夫人一時間悲從中來,嘶啞著聲音喊了聲:“青兒……我的女兒啊。”

  馮澍青聽到馮夫人撕心裂肺的哭聲,她心裡難受得厲害。

  她頓住腳步,緩緩地轉身看向馮夫人。

  馮夫人疾步上前,一把緊緊地攥住了她的手掌。

  她將自己這輩子珍藏的一個帝王綠翡翠鐲子,戴在了馮澍青的手腕上。

  “這是我祖母在我出嫁時,送給我的陪嫁禮,青兒,我將這個鐲子送給你……你應該能明白母親的一片心意了吧。”

  馮澍青一怔,她低頭看著戴在自己手腕上的翡翠鐲子,她眼底滿是動容,這個鐲子,是母親時常戴在身上,沒有一日脫下來。

  母親是如何寶貝這個鐲子,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這個鐲子,傅之玉曾經都討要過好幾次,母親那麼疼愛她,卻總是不鬆口。

  她以為,母親會將這個鐲子,最終送給傅之玉,沒想到母親會將這個鐲子給了自己。

  馮澍青原本冰涼的心,在這一刻被敲開了一條裂縫,有絲絲縷縷的暖意滲透進來。

  馮夫人淚眼婆娑:“青兒,這些年,母親對不住你。你以後一定要照顧好自己……你是從我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母親怎麼會不疼愛你呢?母親比任何人都希望你好……青兒,希望你能明白母親的心。”

  馮御扯開了馮夫人:“行了,別耽誤了吉時……青兒去吧。”

  他揮了揮手。

  馮澍青淚眼朦朧地看著他們,而後她狠了狠心,便轉身離去。

  聽雨攙扶著她上了鑾駕……簾幕放下,徹底地隔絕了外面的所有視線。

  馮澍青一直隱忍在眼眶裡的淚水,終是緩緩地下落。

  聽雨連忙捏著帕子,給她擦拭淚痕。

  “姑娘別哭,這大喜日子的……小心妝容花了。”

  馮澍青竭力忍住了自己的情緒。

  她抬手掀開簾幕……最後又看了眼家人。

  鑾駕啟動……載著她永遠地離開了馮家。

  至此以後,這個從小生長到大的地方,再不是她能隨意回去的家。

  ——

  雲鸞悠悠醒轉後,就聽見外面傳來熱鬧的聲音。

  她眼底滿是迷惘,慢慢地撐起身子。

  “這是怎麼了?外面為何會那麼吵?”

  蕭廷宴聽見聲響,從書房走出來,衝入了內殿。

  他看著醒過來的雲鸞,連忙伸手將她攙坐起來。

  “今天是梁國帝后成婚的日子,所以外面多了很多的喧囂。”

  “阿鸞,你身體有沒有其他的不舒服?”

  雲鸞的思緒漸漸地清明過來,這才想起,她昏迷前發生的事情。

  她眼底滿是慌亂,連忙捂住自己的肚子。

  “孩子,我的孩子如何了?”

  蕭廷宴臉上滿是愧疚,他連忙回道:“路神醫及時歸來,給你解了蠱毒,所以孩子沒事了……阿鸞你別擔心。”

  雲鸞這才緩緩的鬆口氣,但她又一想到蕭廷宴強硬態度,讓她打掉孩子的畫面,她心裡升起一股怒火。

  她冷了臉色,狠狠將蕭廷宴給推開。

  “你走開,我現在不想看見你。”

  蕭廷宴緩緩地蹲下身來,欲要握住她的手。

  “阿鸞,是我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雲鸞避開他伸過來的手掌,語氣有些冷硬:“如果你不想我動了胎氣,孩子有什麼問題,你立刻消失在我面前。”

  蕭廷宴看著雲鸞疏離的態度,他心頭忍不住隱隱作痛起來。

  他聲音都染了幾分暗啞:“阿鸞……你別動怒……我,我走就是。”

  他站起身來,艱難地抬起千斤重的雙腳,極為不捨地一步步朝著外面走去。

  雲鸞看著他落寞的背影,她心裡升起幾分不忍。

  再大的氣,在這一刻也幾乎消了一半。

  蕭廷宴出了殿外,連忙讓人準備一些軟糯的米粥,讓宮人伺候著雲鸞用下。

  她睡了一天一夜,肯定會餓的。

  米粥很快便端了過來。

  蕭廷宴親自試了試溫度,確認不燙了,這才讓人送進去。

  雲鸞飢腸轆轆,也沒矯情,倒是安靜地喝完了米粥。

  殿門敞開,她稍微抬一下眼,就能看見殿門處,站著的那一抹修長的身影。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