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婚成寵:誤嫁千億老公秦越秦總,第1851章:青梅竹馬篇,永明大廈,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杭靳沒再說什麼,剛好警員叫來了報警之人,他走過去,將報警之人上上下下看了兩眼,沉聲問道:“你和死者是什麼關係?”

  “我、我……”按照常理來說,許多人問話第一句應該問的是“警是你報的?你是什麼時候怎麼發現這具腐屍的等等一些常規問題。”

  偏偏杭靳這人就不是一般人,他開口就問報警者跟死者是什麼關係,報警者結結巴巴了好一會兒,方才順利說出一句話:“我和死者沒有關係。”

  “沒有關係?”杭靳目光凌厲地看著報案人,似笑非笑道,“現在這具屍體腐爛到那邊的法醫都需要dna檢驗才知道死者是誰,而你是怎麼做到就看了幾眼就知道死者跟你沒有關係?”

  “我、我……”報警者再一次結結巴巴,又過了好幾秒鐘才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就是因為認不出死者是誰,我才說跟他沒有關係……重要的是我們家沒有人員失蹤,這認不出的屍體當然就跟我沒有關係了。”

  杭靳步步緊逼:“那你的親朋好友同事等等有沒有失蹤的?或者我們再換一種問法,你是怎麼行兇殺害死者再冒充無意發現屍體報案的?”

  “你、你這個人怎麼這樣,我是報案人員,是我發現了這具腐屍,我沒有殺人,你們不能把我當犯人一樣審。”報警人壯著膽子喊話,但是一對上杭靳凌厲的眼神又嚇得縮了縮脖子,“你身為執法人員,卻信口開河,我要告你。”

  “老趙,他說要去告我,你給他帶個路,現在就讓他去告我。”這種威脅的話,杭靳根本不會放在眼裡,他也懶得解釋,這種累活還是讓趙自謙這條老油條接手最為妥當。

  於是,趙自謙站出來了,他禮貌客氣但又不失嚴肅地說道:“這位先生,我們每們公民都有配合執法部門查案的義務。並且在沒有找到證據查出真兇之前,你也不能排除殺人嫌疑,你更要配合我們工作。”

  報警人指著自己,又是好一會兒才說出話,不過這次不是嚇的,而是激動的:“我一個報案的良民怎麼在你們這裡就成了殺人嫌疑犯了,你們、你們……”

  趙自謙拍拍他的肩頭:“冷靜冷靜……還請你跟我們回刑偵支隊配合我們的偵查工作,希望我們警民合作愉快,早日找出兇手。”

  報警之人一點都不愉快,但是除了跟他們走,他還能做什麼呢。

  ……

  和報案人對話後,杭靳又在天台周邊瞭解情況。

  永明大廈建築高284米,剛剛建成之時也是江北市最高建築,因為建築建成時間較早,後來江北最高建築一次又一次更新,這座永明大廈也就丟失了江北第一高樓的光環。

  就在永明大廈丟失了了江北第一高樓的光環越來越不起眼之時,永明大廈又接連三年發生了三起跳樓事故,導致永明大廈幾乎成了一棟廢樓。

  永明大廈建成初期因為有江北第一高樓的光環,即使同樣的辦公區域租金比別的寫字樓貴上許多,但還是有許多公司入駐。

  三起跳樓三件便是租住在永明大廈公司的職員。

  最初a公司一對青年男女有了好感,沒過多久兩人便談了戀愛,戀愛的日子甜蜜而又幸福,讓許多人都羨慕得紅了眼。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應了一句老話,秀恩愛分得快,兩人談了大概半年時間,男人對女人越來越冷漠,時不時聽到他們吵架。

  男人實在是受不了這種吵鬧的日子,主動坦承自己遇到了真正喜歡的女孩,並且把另那個女孩帶到了女人的眼前。

  看著比自己年輕漂亮的女孩,女人幾乎發狂,她先是拉著男人撕打了一通,又當著公司很多人的面逼問男人究竟選女孩還是她。

  男人帶女孩來就是想跟女人化清界限,加上女人又讓他面子丟盡了,男人毫不猶豫拒絕了女人。當時他說:“就算去死,我也不要再跟你一起過日子。”

  男人狠絕的話斷了女人最後一絲念想,她一怒之下爬到永明大廈的天台從284米的高樓一躍而下,摔得粉身碎骨。

  當時這條新聞轟動一時,江北日報連載了許多期,許多人都對男人指指點點,甚至有陌生人在樓下堵他,向他砸臭雞蛋。

  這種日子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嚴重影響到男人的工作,公司只好將他勸退……本以來這件事情能夠告一段落了,誰料第二年同一時間,出軌的男人也從女人跳樓的地方跳下,同樣摔個粉身碎骨。

  這起跳樓事件發生之後,很多人都說是女人把男人帶走了,傳得甚是邪乎,那段時間好多公司都不敢安排職員加班,所有人都是到點就下班。

  更讓人萬萬沒有想到的事,在第三年同一時間,當年男人出軌的女孩也從男人和女人跳樓的地方跳下,同樣是摔得粉身碎骨。

  三起跳樓事件發生之後,永明大廈是個不詳之地的傳聞也越傳越邪乎,許多公司都從永明大廈搬了出去,留下來的公司都是一些經濟效益不怎麼好的公司。

  三起跳樓事件之後,大樓搬得也快空了,整棟大樓都籠罩在陰影之中,管理人員讓人封鎖了天台,開啟天台那扇門的唯一鑰匙在他的手裡,不準任何人閒雜人等上去,每個月有一天時間清潔人員上去打掃,別的時間從來見不著人。

  杭靳在趕來的路上對永明大廈做了一個大致的瞭解,所以不用多問,他便知道報警之人就是上去天台打掃的清潔人員。

  天台這扇門是厚實的鋼門,撞是撞不開的,就算能撞開,也會造成巨大的聲響,大廈的保安勢必會發現,那麼現在線索就只能找大廈的管理人員了。

  杭靳回頭,看池央央那邊工作忙得差不多了,他很想過去關心關心她,但是又太清楚這丫頭公私分明的態度,便打消了這個想法。錵婲尐哾網

  他才招手喚來警員:“把這棟大廈管理天台門鑰匙的管理人員找到,我要問問話。”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