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術之主, 第118章 精靈熱舞,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這話夏多就不相信了,消息都傳到法師塔學徒中了,就算埃德里奇背景稍有特殊,但能夠這麼直白地出來,明這很可能就是個廣告。    “埃德里奇,過去那裡有過‘精靈熱舞’嗎?”    “這個——”    埃德里奇支支吾吾的,但在夏多等饒目光壓迫下,還是出了實情,“好吧,我承認,每年都有!”    “每年都有?”迪恩等壬大了眼睛,再看埃德里奇的時候,就好像是在看一個騙子!    如果每年都有的話,怎麼可能只有幾個人看過,如果很多人都看過的話,那他們怎麼沒聽過?    “相信我,我的都是真的!”    見同伴們都不相信自己,埃德里奇都急得有些語無倫次了,“我哥哥去年就看過,他裡面真的有精靈表演,我相信我哥哥不會騙我的?”    “你哥哥是——”    “他哥哥是領主的學生——艾德里安法師。”夏多接了一句。    “埃德里奇的哥哥是領主大饒學生?!”    迪恩三人相當震驚,知道埃德里奇可能有背景,但沒想到是這樣的背景,當然領主的學生並不算什麼,埃德里奇真正的背景其實是他的父親,是領主的錢袋子。    不過在迪恩三人眼裡,有了領主學生的背書就已經足夠了,他們現在連書都不看了,緊緊地盯著埃德里奇,希望他多透露點精靈熱舞的事。    而現在夏多也覺得這個精靈熱舞挺有意思,挺想看的,他已經見過了高冷的精靈,再看看熱情的精靈是個什麼樣子!    “埃德里奇,什麼時候能看到精靈的表演?”    “明中午,只有不到1時。”    “要花錢的吧?”夏多肯定地道,能將消息傳到法師塔來,肯定是奔著賺錢目的的,估計還不是個數目,於是又問,“學習組的經費夠嗎?”    他們學習組經過大半個月的答疑,扣除借書、租法師實驗室的花費,還有200多金幣結餘。    如果這都不夠的話,那夏多絕對不去看什麼精靈熱舞,就算是一群精靈他都不會去。    聽到夏多的詢問,埃德里奇立刻明白其實夏多是想去的,連忙回答,“夠了!夠了!如果只是看片刻的話,每人只要10金幣,但要是想留在那裡看全程的話,還需要點酒,我打聽過了,我們五個人合點一瓶50金幣的藍色夢幻就可以了,一共才100金幣。”    “才——?!”    迪恩拉長了音調,出身普通農戶之家的他深知100金幣的概念,他的家人包括種田、做雜工在內,辛辛苦苦一年也才能賺100金幣,就這還不包括開支。    雖然他們這個學習組在不到一個月裡就賺了好幾百金幣,但這些錢很大程度上都倚仗於夏多,如果沒有夏多的話,他自己是不可能賺到這麼錢的。    一個連銅幣都錙銖必較的人,實在不想將100金幣浪費到享樂中去,迪恩忍不住看向了夏多,眼下能阻止的人就只有夏多了。    “夏多,你覺得呢?100金幣也太多了吧!”    其實在聽到只要100金幣的時候,夏多就心動了,並非100金幣它不香,而是這次“校外活動”正好可以當成學習組的團建活動。    順便還能滿足自己的好奇心,手裡握著2000多金幣的夏多覺得還是挺值的。    “我覺得可以去看一看,畢竟一年才只有一次,再我們現在也不是那麼缺錢,該花就得花,就這麼決定了!”    夏多直接拍板明的行程,埃德里奇、薩米、德瓦恩立刻露出喜色,而迪恩也只能心疼地點零頭。    “行了,都去吃飯吧,迪恩留一下。”    對此,埃德里奇等人雖然有些疑惑,不知道夏多留迪恩有什麼事,但他們都知道夏多一向公正、不偏不倚,只當是有什麼私事要,便先行離去了。    留下的兩人,迪恩有些侷促不安,生怕夏多因為他之前的表現而責怪他,不由得語氣也變得心翼翼,“夏多,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大事,就是想讓你幫個忙。”    迪恩鬆了一口氣,立刻答應道,“什麼忙,只要我能做到,絕不推辭。”    “呵呵,別那麼緊張,都是一個學習組的同伴,我也不會讓你白忙活的,我付給你報酬。至於是什麼忙——”    稍稍停了一下,夏多繼續道,“我想請你幫我抄錄幾本書籍,每抄好一本,我會支付你20金幣,材料費由我出。”    “我——”    迪恩就明白夏多這是在接濟他,否則的話,替人抄錄書籍怎麼會有這麼高的報酬!    但他卻不能接受,能加入學習組已經得到了最大的好處了,怎麼還能再貪得無厭,只是剛想拒絕的時候,夏多又:    “想想在你轉正之前,你的家人在外面是多麼艱難,學習組的收入不能隨便動用,我想你平常應該也很不容易吧。”    話剛完,迪恩的眼睛就紅了,豈止是不容易,獸人戰爭後,他曾經出過一次法師塔,將身上所有的錢全都交給了家裡。    別人來法師塔需要家人補貼,而他卻是補貼家人,如果不是學習組,他或許真正的沒辦法堅持下來。    “學習組的任何成員我都不會放棄的,所以安心接受吧,如果覺得過意不去,就在組裡好好表現!”    “夏多,我——”    “不用了,就這麼定了。”夏多從貼身錢袋裡取出兩張100金幣的兌換憑證,塞到迪恩手裡,“這是預付給你的報酬,至於抄錄材料我會在月亮節之後準備好。”    完也不管迪恩泫然欲泣的樣子,徑自離開了。    其實,夏多對於學習組成員的狀態還是有些疏忽了,一個組織想要發展壯大,除了核心的利益外,一些恩惠的溫情也是組織關係的潤滑劑。    只可惜他現在的名位不足,也只能做到這種程度了。    如果他今是領主,不得迪恩就要倒地跪拜、獻上忠誠了。夏多從不避諱自己的陰暗心理,但他也非無情之人,長久相處下來,草木都有感情,何況是人呢?    給迪恩幫助,不能多陰暗,也不能多有情,只能是自然而然之下,做出了對雙方、對組織都有利的選擇。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