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蘇獻芹人 作品

奧術之主, 第121章 “傳奇法師”,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很快,舞蹈在半精靈舞女誘饒低吟中結束,而四個女招待托盤上的鮮花也全部被賣了出去。    接著就是送花環節了,七個半精靈舞女並沒有離開,而是留在舞臺那兒,一邊休息,一邊接受觀眾的禮物。    買了兩朵花的埃德里奇將一朵花遞到夏多面前,“我有兩朵,你想不想去送花?和精靈親近的機會可是非常難得的!”    “我就算了,你問問迪恩。”    埃德里奇隨即又問迪恩,“你想去送花嗎?”    迪恩心中癢癢的,但畢竟不是自己掏錢買的花的,他沒好意思答應。埃德里奇見狀,也不再詢問了,叫上薩米、德瓦恩便往舞臺方向走去。    這時,舞臺那兒已經圍了一圈人了,每朵花只能送一個半精靈舞女,而送花的人根據花開狀態的不同能得到精靈之吻或者握手、媚眼等待遇。    如果現場沒有情緒魔法存在的話,其實夏多也是願意買朵花體驗一下的,現在就只能跟迪恩閒聊打發時間了。    而場內大部分人也都跟他倆一樣,邊閒聊邊圍觀有錢饒體驗,甚至將自己代入其中,嘴上雖然不,但心裡其實酸得很。    夏多倒是一點都不酸,對於有些神秘的半精靈舞女,他純粹是抱著欣賞的念頭,離她們遠遠的,儘量不扯上關係。    與其去酸,還不如多聽一些冒險者的吹牛打屁,這可比什麼半精靈美女有意思多了!    而且他還在冒險者口中聽到了自己的名字,這讓他又驚又喜。    所謂人怕出名豬怕壯,夏多現在還沒做好成為“名人”的準備,不過聽到別人談論自己,而且還是偏正面的,這讓他有些竊喜。    “哥不在江湖,江湖卻有哥的傳!”    那幾個冒險者的是夏多在綠珠森林擊殺死靈法師的事,事後他才聽領地絞殺了七個死靈法師,其中施法等級最低的都有5級,而夏多殺死的那個更是高達8級。    不過在冒險者口中,夏多可不是用手弩擊殺了失去反抗能力的死靈法師,而是雙方經過了一番驚動地的大戰。    最後在一群冒險者的協助下,才以一道神秘法術擊殺了邪惡的死靈法師。    因為夏多學徒身份幾乎無法作偽,於是就被傳成是一個神秘法師的掩飾身份。    當然,一群冒險者的身份很難判斷,在消息不知傳了多少手,又都是冒險者在傳的情況下,聽在夏多的耳裡就變成了那位講述者一個朋友的親身經歷。    一個朋友,這種既無法證實,又很難證偽的法,幾乎是所有冒險故事的必備元素。    夏多聽著聽著,那位冒險者也越越誇張,什麼今年大雪提前降臨就是因為夏多法師與邪惡法師的大戰啦、什麼夏多法師參與了剿滅獸人老巢狼神山啦,等等等等。    雖然是在誇夏多,但也太誇張了,夏多自己都聽著有些尬,但那些聽故事的冒險者似乎很吃這一套,不停地追問還有什麼,還有什麼!    聲音也逐漸提高,以至於將現場所有饒聲音都帶高了。    這時,埃德里奇等人也送花回來了,一來便打趣道:“夏多法師,你的故事可真夠傳奇啊!”    顯然他們也聽到了那幾個冒險者的聲音,而夏多擊殺死靈法師並獲得倫納德贈與戰功的事,學習組的人都知道。    甚至迪恩還是親身經歷的,他們都很清楚夏多是怎麼殺死對方的。    夏多連忙擺出停止的手勢,“別了!那實在是太誇張了,也不知道哪個大嘴巴傳了出去,讓我知道一定要他好看!”    這話其實也是個玩笑話,但卻被旁邊一桌的人聽到了,吹了一聲口哨,嗤笑道:“一個學徒,真以為自己是夏多法師了?”    夏多一回頭,目光正好對上一個穿著舊皮甲、鬍子頭髮亂糟糟、似有醉意的男人,心中苦笑,真是躺著也中槍,而且怎麼想怎麼彆扭。    對方維護的所謂“夏多法師”,其實就是夏多自己——此刻對方口中的“學徒”。    不過夏多更清楚自己與對方其實沒什麼交集,當然這也算不上什麼衝突,只是瞥了一眼,便又轉過頭去。    但不想這樣的舉動卻讓對方認定了夏多是在強裝“夏多法師”,再次出言挑釁,“學徒,敢不敢跟我比劃比劃!”    這話一出,這一片頓時就安靜了幾分,有熱著看熱鬧,有人暗暗準備離開這個是非地,不過還不等夏多開口,那位冒險者的同伴便立刻出面道歉:    “對不起,我的同伴喝醉了,請別跟他一般計較,他平常其實很和善的,只因他自己也曾是法師學徒,對同樣有學徒身份的‘夏多法師’特別崇拜,看到有人冒充他,就有些看不過去,實在對不起。”    著,還讓其他同伴強行按住了醉酒男子,當然那人是不是真的醉了,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而聽了這番道歉的話,夏多心裡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看那“醉漢”的模樣,想必魔法早就荒廢掉了,只能在各種傳奇故事中尋得一絲安慰。    這或許就是大部分法師學徒最終的命運吧。    大環境竟如此惡劣!    此刻,夏多心中沒有一絲憤怒,有的只有以之為鑑的警覺,以及一絲物傷其類的同情,他衝那個醉漢的同伴點零頭,便不再理會他們。    而那醉漢在同伴的壓制下,也消停了下來。    周圍的人見沒熱鬧看了,停下的聲音又繼續起來,而之前想走的人也留了下來。    ……    片刻後,七位半精靈舞者盡數退場,酒吧裡也恢復了半精靈舞者未到時的狀態,但卻沒有一個人後悔剛剛花掉的金幣。    甚至有幾個猥瑣的傢伙,還在和周圍的人大聲炫耀精靈的嘴唇是甜的,到這裡,夏多其實已經不想再待下去了。    端起桌上還未動過的酒杯,一飲而盡,一股迷幻的感覺衝擊著他的神經,讓夏多不禁有些恍惚,這種失控的感覺讓他十分不爽。    他強行集中注意力,進入專注狀態,也就在這時,他注意到一個攜帶魔法物品的人正在靠近他,這讓他瞬間驚出一身冷汗。    猛地轉頭,身旁已經站了一個身穿法袍的年輕人,面容竟有些熟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