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術之主, 第124章 血脈覺醒,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而今,夏多去了法師塔外面,雖然最初是想見識一下所謂的精靈熱舞,儘管舞蹈也沒有讓夏多失望,但真正讓他在意的還是——加納爾在他面前不加掩飾地施展了一個【隔音結界】,給他帶來不的收穫。    雖然不能直接加快研究進度,但其對法術視野的開拓還是不錯的,也算是側面加快了研究進度。    夏多無心找加納爾這位新晉正式法師交流魔法,但對那個【隔音結界】他絕對有想法。    將兩份符文圖紙以及自己臨摹的地圖收好隨身攜帶,夏多鎖好門離開了宿舍,法術實驗室是他不變的選擇。    ……    時光流轉,薩維爾領的冰雪已經逐漸化開,法師塔裡除了加納爾以外,又有兩個學徒順利成為了正式法師,這也整個學徒圈多了一些活力。    外面氣溫轉暖、冰雪消融,苦侯了幾個月的正式學徒開始頻頻接取領地任務,以至於法師塔內人員缺失,讓所有學徒不得不再次進行了工作調整。    這次調整中,夏多依然留在了奧術花園,蘋果樹下或許真的是他的福地,在一次學習組例行討論時,夏多突然想通了一個問題。    據此改進的實驗方法直接將他的研究進度大大提升了一截,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在仲夏節之前應該就能成為正式法師了。    回想過往,他加入法師塔的時間可不就是去年的仲夏節嘛!    正好一年,雖然比不上埃德里奇的哥哥艾德里安,但夏多無依無靠,只憑最初的十個0環法術學習卷軸兌換權限走到了現在。    從這個角度看,他又比艾德里安強了一些,唯一可惜的就是他的年齡,他已經25了,而艾德里安才剛剛19歲。    夏多也想成為領主的學生,如果他現在是17歲的話,那就是翻版的艾德里安了,或許領主也會收下他,但25歲,到底有幾分可能,又有些不確定了。    ……    這,上午在奧術花園的時候,夏多正與學習組成員討論0環法術中的幾何原理,正談得興起,夏多突然收到塔靈的警告——    “學徒夏多,違反時之塔學徒禁令,在非權限區域施法,限於三日內,到公共層物資申領處,繳納罰金:15金幣。”    “嗯?!”    此時的夏多一臉懵逼,他做什麼了?他只是在和組員們討論法術問題而已,根本沒在施法,難道塔靈也會碧油雞嗎?    而就在夏多準備想塔靈詢問具體情況的時候,他突然感覺身體一陣空虛,緊隨其後的便是一陣劇痛,五臟六腑彷彿在打架似的,疼痛一直從**蔓延到精神上。    夏多倒吸一口涼氣,此刻他正坐在樹下,斜靠著樹幹,左手握拳頂著放在膝蓋上筆記,右手則緊握著秘銀筆。    這不知從何而來的痛苦讓他幾乎無法自持,全憑意志剋制著,才沒有讓他疼得滿地打滾。    只是這痛苦的衝擊源源不絕,好似一個非要讓他出醜的仇人一樣,但夏多硬是強忍著,甚至還要對埃德里奇他們的交流及時做出反應。    “從【秘法印記】的法術結構來看,結構的開放與否和法術的是否恆定並無直接關係,反而是其中要素所隱含的循環邏輯才是值得我們關注的。”    “嗯!”夏多讚許地點零頭,迪恩竟然也走到了這一步,雖然這個問題夏多在幾個月前就明白了,但對於學習組,卻是一個重大突破。    “迪恩,你這個問題提得很好,我覺得——”後面的話被夏多生生嚥了回去,剛剛又是一波強烈的痛苦衝擊,幾乎讓他不出話來。    而這時夏多的反常也終於被學習組成員發現了,迪恩見夏多眉頭緊鎖、額頭滿是密密麻麻的細汗,不由得問道:“夏多,你怎麼了?看你臉色很差!”    “我沒事,可能是今奧術花園的正能量有點波動,熱的!”夏多輕鬆地著,撩起袖子在額頭擦了一下。    夏多託詞的敷衍意味相當明顯,見夏多不想多,迪恩他們也只得作罷,繼續交流起法術問題來。    來也是奇怪,夏多剛剛還疼得要死,現在卻一點感覺都沒有,如果不是後背、衣袖還溼噠噠的,他的意識一直清醒著,他可能都要以為剛剛的劇痛全是幻覺了。    夏多一邊應付迪恩他們的交流,一邊思考這疼痛的來源,在排除所有不現實的可能後,夏多覺得他很可能是血脈再度覺醒了。    儘管這個可能也有點扯,明明沒有經歷化身龍脈的夢境,就這麼突然覺醒,他自己也是半信半疑的。    很快,例行交流結束後,學習組又開始了集體體能訓練,經過好幾個月的磨合,他們也早已習慣於身體消耗再提升的感覺。    這幾個月來,他們每個人都強壯了不少,而身體強壯對於施法能力的影響,就如人飲水了,不過從他們每到點就興致勃勃地開始訓練來看,確實是有些效果的。    這個結果,夏多之前雖然已經在自己身上得到了驗證,但在其他人身上看到了驗證,夏多還是很欣慰的,畢竟樣本越多的結論,才更準確嘛。    訓練結束後就是答疑會,奧術花園中的其他學徒都齊聚蘋果樹林這邊,還是夏多他們五個人輪流答疑。    但除了夏多以外,其他四個人都有些不耐煩了,畢竟這麼長時間下來,能從這些普通學徒身上獲得的好處已經極少了。    甚至就連金幣都榨不出多少來了。    “薩米,今你來答疑。”    “好吧。”    儘管有些不情願,但薩米還是接受了。等到塔靈的“放工”提醒一到,夏多便迫不及待地先行離開了。    他有種感覺,或許剛剛的劇痛還會再度襲來,而且很可能就是他所猜測的血脈覺醒。    這種感覺很是玄妙,哪怕剛剛在體能訓練中,他並沒有感到身體素質的提升,他也有這樣的迷之自信。    為了避免塔靈再次將他誤判為違禁施法,也為了儘量不惹人注意,夏多來到了圖書館層,租借了一件法術實驗室。    在這裡,不管血脈如何發瘋,都不會再有罰金了,或許平靜的魔網環境還能緩解一些疼痛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