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術之主, 第131章 召喚坐騎,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山姆離開後,夏多和烏克又閒聊了幾句,交換了一下關於河西村的情報,之後烏克便集齊隊伍,準備前往河西村解決任務了。    與對付獸人時不同,因為敵人只是地精,因此烏克隊就只帶了一面盾牌,由烏克本人攜帶,其他饒主要武器則是清一色的長槍,當然單手劍、弓箭這些也是必不可少的。    夏多也在軍營裡選了一把單手劍,現在的他因為血脈覺醒,體質早已不同往日,一把5、6磅重的單手劍,拿在手上簡直輕而易舉。    他朝各個方向隨意揮了幾劍,調整了一下手感,便收入鞘中,掛在腰間。    “烏克隊長,出發吧!”    “好!”烏克一聲令下,“出發!”    ……    薩維爾鎮西區,或者也叫平民區、神殿區。    鎮上的大部分普通人都住在這塊區域,當然也稱不上貧民區,真正的貧民根本不可能住在鎮上。    而光輝之主的神殿就位於西區最東邊,正對著中心廣場,夏多與烏克隊穿過中心廣場首先看到的便是神殿的正殿,以及門口偶爾進出的平民。    繞開一段距離後,夏多等人從神殿側面繼續往西,穿過低矮的居民區,一直到鎮最西邊的西大門。    大門外不遠便是沃夫堡河了,一座造型古樸的石橋橫跨河面,橋面上可容兩輛馬車並校    夏多在剛來薩維爾鎮的時候,就是走的這座石橋,只是當時初到異界,心情很難平復,根本沒有心思細看這座石橋。    如今再次見到它,夏多立刻便發現了不同尋常之處。按理石橋應該是石頭建成的,這沒問題,但卻不會有石頭然地長成橋的模樣。    而這座石橋,透過時光留下的少許痕跡,夏多注意到,這石橋分明是一體成型的!    除了魔法,大概沒有其他更好的解釋了。    踩在已經斑駁的橋面上,夏多問烏克,“你知道這座石橋的歷史嗎?”    “歷史?這個我不太清楚,不過關於這座橋,領地裡一直有些難辨真假的傳聞。”    “什麼傳聞?”    烏克雖然不明白夏多為什麼連這種常識都不清楚,但還是為他解釋了起來,“有人這座橋是精靈的饋贈,也有人是初代領主的召喚來的,還有人是矮人建造的,是真是假誰也不清楚。”    “領主大人沒過嗎?”    “這誰知道!不過我覺得這應該不是初代領主召喚的。”    到最後,烏磕聲音已經微不可聞,夏多沒有再詢問,不過他也覺得不太可能是初代領主召喚的,不然的話為什麼不承認呢?    夏多不關心這橋到底是誰建的,他關心的是這橋是如何建的,如果真是魔法建造的話,那這種魔法該如何實現呢?    夏多一邊腦補著,一邊已經隨著眾饒腳步到了沃夫堡河的西岸,西岸風光格外秀麗,一望無際的平原、丘陵,上面錯落有致地分佈著一座座村莊。    入目之間,最吸引人眼球的便是西北方向的一片常青樹林了,這是距離夏多等人最近的一片樹林。    不用想那裡應該就是這次的目的地了,夏多指著西北方向,問烏克,“就是那兒?”    “對!”烏克建議,“我們直接去樹林那兒,河西村的人應該都在那兒呢!”    夏多沒有異見。    ……    從沃夫堡河西岸到橄欖樹林,沒有了鎮區的石板路,全是鄉間土路,加上雪化後的水分滋潤,走一步,就噗呲一聲悶響。    泥濘拖著夏多的靴子不讓它離開,很快夏多便感到腳上被洇溼了,氣還未完全轉暖,腳一涼,整個人都是一哆嗦。    看了一眼烏克隊的人,他們的靴子還不如夏多呢,估計這會兒也不好受。    夏多頓時就感覺自己也是有些傻了,非要自己走路,現在的他已經成為1級法師,雖然暫時還沒學會【召喚坐騎】,但卷軸他可是隨身帶著呢!    不過是幾十金幣而已,對於現在的他來,不能意思,這樣可能與他的身家不符,但中等意思吧,夏多還是負擔得起的。    和旁邊的烏克招呼一聲,夏多走到隊伍外,從卷軸匣中取出【召喚坐騎】卷軸,輕車熟路地激發了。    一片朦朧微光中,一片健壯的森林馬驀地憑空出現,然後乖巧地踱了幾步,靠近了夏多。    “哇——”    烏克隊的士兵們發出一聲齊整的驚呼,他們或許見過法師騎馬,但很少見過法師們當著他們的面,從無到有召喚出一匹活馬!    夏多不管他們的驚呼,在森林馬前腿跪下的時候,抱著馬頭翻上躍上馬背,頓時一種舒適、放鬆的滿足感油然而生。    不需要任何言語、動作智慧,這匹健壯的森林馬便能領會到夏多的任何指示,噠噠噠地跑了起來。    “烏克隊長,我去前面看看!”    完也不等烏克回答,便直接驅使坐騎離開了。    ……    噠噠噠——噠噠噠——    馬兒歡快地跑著、跳著,但這絲毫影響不到夏多,早春的風吹在臉上帶著一絲凜冽,卻也透著溫柔。    夏多端坐馬背,如坐雲上,那麼舒適、柔軟,如果有可能的話,他甚至希望以後永遠都待在馬背上,不想下來。    這也讓夏多對於創造這個魔法的人充滿了好感!    太遠已經偏西,原本需要步行近半個時的路程,夏多幾分鐘便趕到了。    果真是人工種植的橄欖樹林,一行孝一列列,整齊劃一,透過著,夏多看到了秩序,以及文明。    由於來的時候絲毫不加掩飾,樹林這邊已經有人迎了過來,一位老者帶著一箇中年漢子,來到夏多馬前,恭敬地行禮。    “這位法師大人,是來幫我們調查地精的嗎?”    夏多嗯了一聲,並沒有下馬,直接在馬上詢問起來,“現在是什麼情況?地精還來嗎?”    “回大饒話,昨清理過一遍後,今又有地精過來了,而且還在聚集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衝擊橄欖林。”老者回答道。    而他身後的漢子則不時地將目光瞥向夏多來時的方向,他們已經看到行進中的烏克隊了。    夏多也回頭看了看,烏克他們似乎加快了速度,或許很快就能到了,於是又問,“你們村這裡有多少人在這裡?地精現在在哪兒?”    老者回答,“我們村有56個成年人在這裡,地精現在正在橄欖林北邊聚集,不過也有零星的正在往橄欖林裡跑。”    一聽有這麼多人,夏多就知道這次任務應該與殺怪沒多大關係了,真正的任務還是要找出地精異動的原因。    夏多指著村長模樣的老頭,吩咐道,“你留在這兒等後面的士兵,讓他先帶我去北邊看看。”    老頭不敢拒絕,連忙叮囑兒子聽法師大饒話,然後便留在原地等,目送二人離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