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蘇獻芹人 作品

奧術之主, 第132章 懷疑有黑手,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整齊劃一的橄欖林裡,夏多騎著馬跟在漢克後面,打量著這些四季常青的橄欖樹。    或許是因為去年風雪提前的原因,有不少橄欖樹都出現了樹枝被壓斷的情況,有些被壓斷還沒來得及清理的樹枝上甚至還殘留著已經發黑的橄欖果。    想來去年的收穫應該並不如意,而現在又遇到霖精莫名來襲,打退多次都不見放棄的情況,這難免讓夏多想到了陰謀論。    怎麼這麼巧,地精去年沒來,今年卻來了,而且還正好趕在了領主聯繫不上的時候,再發散一下,領主聯繫不上的消息應該是範圍的。    如果不是夏多正好要提升法師塔權限,那他根本就對此一無所知。    如果這裡面真有陰謀的話,不定跟法師也有關,而且還是權限不低的法師。    帶著這樣的想法,夏多進入了施法專注狀態,他覺得或許這些地精這麼不知死活地要衝擊橄欖樹林,不定就是因為魔法的影響。    之前來的人全是學徒,可能發現不了,而夏多卻已經是正式法師了,不定能從中發現什麼。    這般想著,夏多也不急著去北邊看地精了,他叫住了前面帶路的漢克,道,“你去村長那兒吧,我先在樹林裡檢查一下。”    “大人——”漢克正要話,夏多已經驅使著坐騎往回跑了,無奈,漢克只能跟上。    夏多衝出橄欖林後,看到了有些懵的村長,也不解釋,而是沿著樹林,從東到西,一行一行地飛奔而過。    由於坐騎的持續時間有限,夏多隻能儘可能地利用它,希望不需要再次激發一份卷軸,就能發現端倪。    ……    坐在馬背上,從一顆顆橄欖樹旁飛掠而過,夏多根本無心理會旁饒看法,集中所有注意力,“觀察”魔網的異常處。    如果這些地精真的是受魔法影響的話,如果真有這麼一個魔法的話,那麼必然會在魔網背景中留下痕跡。    很快,第一行檢查過了,接著夏多跳過第二行,直接從第三行開始,為了能比較精確地察覺到魔網的異常,夏多將主要感知的範圍放在了5米之內。    這個距離,差不多是他能感知到的最佳範圍,超過這個範圍,就不一定準確了。    一、三、五,夏多一行隔著一行地飛速巡查,這片橄欖林佔地極廣,東西方向至少一千米,夏多騎馬走一趟,差不多要1分鐘。    就這樣,不知重複了多少次,夏多感覺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但此時他將幾乎所有心思都放在觀察魔網狀態上,只是下意識地覺得那個聲音對他並無敵意。    於是便沒有理會。    一直到,夏多感覺身下坐騎的魔法靈光有些莫名閃動起來,速度也比最初稍有降低,他立刻知道坐騎的持續時間快到了。    不想從馬上摔下的夏多立刻指示坐騎減速,而當夏多從馬背上下來,還沒來得及活動一下手腳,一片濛濛微光中,那片見狀的森林馬突然消失了。    就好像它出現時的那麼突然。    “夏多法師!”    是烏克!夏多回頭一看,果然烏克正跑著朝他走來,“烏克隊長,你來啦!”    “夏多法師,你剛剛在做什麼呢?我喊你好幾聲了!”    “我想到一種情況,可能和這次地精的異動有關。”夏多也不隱瞞,將他對於橄欖林裡可能有神秘魔法的推測了出來。    當然,對於領主無法聯繫的消息他並沒有透露。    “之前,有人懷疑過地精是被魔法吸引來的嗎?”    “當然有,但是我們將個別地精放進來,發現它們只會就近破壞橄欖樹,並不會去尋找什麼,如果真是魔法的話,那豈不是整個橄欖林都被施展了魔法?”    烏克顯然也是對魔法有一定的瞭解,他並不認為有人能夠對這麼大一整片橄欖林施法。    對此,夏多並沒有反駁,烏克是從現有結果推測的,但夏多直接假設了一個幕後黑手,如果真有幕後黑手想要達到這種效果的話,肯定會有其他辦法的。    魔法如此神奇,怎麼能確定就沒有這樣的魔法呢?    夏多還是比較傾向於自己的推測,也就是可能真的有幕後黑手存在。    這麼一想,夏多對村子裡的人也起了疑心,雖領主命他們照看橄欖林,但如果有人威脅他們、或者用利誘他們,難保他們不會做出背叛的事來。    而最有可能背叛的當然就是村長了,一時間,夏多腦洞大開,將所有人懷疑了個遍,但最終也只是停留在腦海中的懷疑。    這邊烏克見夏多突然沉默,輕聲提醒道:“夏多法師,現在地精聚集得差不多了,如果不盡快清理掉的話,後面會越來越難清理的,而且還會衝擊橄欖林,我們人手不足難以完全守護。”    “哦,對的,先去將地精清理掉吧。”    夏多暫時將懷疑收起,準備在隨後好好觀察一下過來的村民,而且對於地精夏多是有十足的惡意,當初剛穿越過來,差點就被地精嚇住了。    後來獸人戰爭期間,他雖然帶隊清理了不少地精窩,但並沒有親手砍殺過,現在由於血脈覺醒,力量大增,他的戰鬥**大為增強。    ……    橄欖林北側,原本是一片灌木從,之前的幾次清理地精的過程中,已經全部砍光了,只是地精們似乎就認準了那一片地,即便沒有任何遮攔,也還是在那裡扎堆。    夏多遠遠地望過去,烏壓壓一片,數不清有多少隻,少也有幾十只,真不知道這些地精是從哪裡過來的。    “烏克隊長,那些地精有些多吧,你們就十個人——”    “夏多法師,不用擔心,那些地精並不屬於同一個部落,有時候打起來,它們甚至自己打自己,再不是還有他們嘛”    著,烏克指了指跟在後面的村民,而一提到村民,夏多就感到有些滑稽,這些村民衣服還是整齊,都是清一色的麻布衣服。    但是武器嘛,就五花八門了,像什麼草叉、鐮刀、木棍、鋤頭、砍刀,幾乎逮到什麼就用什麼,夏多嚴重懷疑他們的戰鬥力。    不過既然烏克有信心,而且之前也有過幾次清理,夏多也就勉為其難地相信他們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