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術之主, 第136章 解除魔法,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眼見夏多似乎發現了什麼,烏克連忙讓手下看著地精,自己湊了上去,幫夏多拿著墨水瓶,並跟著他在空地上來回移動。    而夏多,在記錄良致這裡魔網異常(異常偽裝成正常的異常)後,發現除了這個偽裝魔法,其他魔法,他完全無法理解。    因為這些魔法對魔網的干預深入到夏多能觀察到的更深層,也就是,這裡除了一個1環偽裝魔法外,還有至少一個,至少2環的神秘魔法。    而這些神秘魔法可能才是將地精吸引過來,並驅使它們攻擊橄欖林的直接原因。    夏多隻能記錄下這些神秘魔法關於魔網表層、第一曾的要素,但更深層次的他就無法觀察,也無法記錄了。    ……    就這樣,一直到夕陽逼近地平線,夏多才揉著眉心收起了筆記,“總算記錄好了!”    “夏多法師,你這是——”烏克這時候才開口詢問,“是不是發現什麼了?地精異動是魔法導致的?”    一連串問題,讓夏多有些腦大,剛剛他為了維持法術,又要分出注意力觀察魔網的變化,也幸好他施展的是血脈能力,如果施展那個【蒸汽射線】的話,他早就累趴下了。    “烏克隊長,確實是魔法導致的,你去將村長還有他兒子帶來,我有話問他們。”    “好。”    烏克應了一聲,轉身離開。    而夏多則準備將這裡的偽裝魔法解除掉,雖然沒有學過專門的解除魔法的手段,但根據魔法產生的原理,夏多也能夠推測出一些基本方法。    無非就是,施法的反向操作,想要施法必須干預魔網,反響操作便是對抗這種干預趨勢的操作。    比如,0環【光亮術】的一個施法要素是對魔網的部分結構進行疊合,反響操作便是使其分開,恢復自然狀態,當然要將所有要素同時逆轉。    這種解除魔法的方法必須要施法者對於具體需要解除的魔法非常瞭解。    如果是平常不急的時候,那倒還好,可以慢慢研究,如果是戰鬥中,如果不瞭解對方使用的魔法,那就很要命了。    因此夏多推測,應該還有一種可以戰鬥中使用,直接強行梳理魔網結構、平抑魔網波動的法術,就類似於法術實驗室裡抑制法術失控的效果。    現在夏多隻能採用第一種方法——通過對於施法要素的瞭解來解除魔法。    而他最瞭解的就是表層的魔網本質了,當這個絕大多數施法要素都是0環要素的偽裝魔法被解除的瞬間,夏多便看到昏黃的靈光從那神秘魔法上散發出來。    擴散到周圍,瀰漫了好大一片地方。    從這昏黃的靈光中,夏多感到了對食物、對變強的**,只是對於這種極為粗淺的引誘,夏多毫不在意,甚至莫名覺得有些搞笑。    而脫離施法狀態,這些昏黃的靈光又消失不見,夏多也沒感覺自己受到什麼影響,可能就是專門為地精設計的。    這邊夏多剛剛解除這個偽裝魔法,不遠處便傳來一陣喧譁聲——    “大人,為什麼要抓我們村長啊?我們村長可是個好人吶!”    “是啊大人,去年如果不是村長家的漢克提前發現了獸人,那我們全村都要被獸人殺死了!”    ……    似乎被吵得不耐煩了,烏克重重地拍了一下腰間的劍鞘,指著不遠處正在查看筆記的夏多道,“是法師大人找你們村長,你們還想什麼?”    法師學徒在鎮上或許沒有多少威懾力,但在鄉間,威懾力十足,一聽烏克提到是夏多找村長,跟過來的幾個村民立刻就不話了。    但也並沒有就此離開,而是心翼翼地跟在後面,幾人目光碰撞似乎在商量著什麼。    “夏多法師,人帶來了。”    一過來,烏克便站到夏多身側,又讓隊成員將村民與村長、漢克隔開,而面對這種情況,村長倒還有幾分鎮定,但漢克就有些不安了。    一會兒看看夏多,一會兒又看看周圍的士兵,最後將目光轉向他的老父親,嘴唇翕動,不知所措。    一開始,夏多並沒有話,而看到漢克這副模樣後,就更不準備先開口了,而是緊緊地盯著村長老頭,同時在手裡弄出一團火光來,施加壓力。    本就對法師心存敬畏,再加上心裡有鬼,老頭再看到夏多手裡出現火光的一瞬間,撲通一下跪倒在地,“法師大人,不關我的事,我也是被逼的!”    “……”    夏多這還沒開問呢,老頭就劈里啪啦將前段時間意外發現神秘饒事全交代了,根據老頭所,他完全是被動的,是撞到了神秘人在橄欖林里布置什麼,然後被威脅什麼都不能,否則就殺老頭一家。    除了交代神秘人佈置魔法的位置,老頭還從懷裡掏出一個布袋,雙手託在頭頂,哭訴道:“法師大人,這是那神秘人給我的金幣,一共20枚,我一個都沒敢動,我的都是真的啊!”    夏多沒去接那袋金幣,而是問了一句,“那你兒子是什麼情況?”    此刻,村長的兒子漢克也已經跪倒在地,但他卻一聲不吭,不敢對夏多、烏克怎麼樣,反而怒視著他的父親。    “漢克他完全不知情,全是我的錯!”老漢克將所具有的事都攔在身上,希望夏多放過他的兒子。    而漢克在聽到父親的話後,也不再怒視,反而像是輕鬆了很多,就連跪著的腰桿都挺直了一些。    這一幕周圍的士兵全部看得一清二楚,下意識地就將手放到劍柄上,他們看著夏多,希望夏多好好審審這漢克。    不過夏多卻不想再看什麼家庭倫理劇了,反正審案也不需要他來審,他只是關心橄欖林裡神秘饒佈置。    也不管老漢克懇求的目光,就直接命令道,“帶我去你遇到神秘饒位置。”    “大人——”    只是夏多態度堅決,並不想、也沒辦法決定他們父子的結局,老漢克也只能無奈起身,帶著夏多往橄欖林去了。    ……    色已經逐漸昏暗,夏多和烏克隊帶著老漢克父子、兩隻地精走在前面,一群村民跟在後面,竊竊私語。    剛剛老漢磕話已經被傳開,而村民們也已經開始在撇清關係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