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術之主, 第137章 沃倫法師,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橄欖林,中間偏南的位置。    幾棵橄欖樹之間的空地上,老漢克指著一塊不起眼的石塊,道:“當時,那個神秘人就站在那個位置,我看到他的時候,他停下動作了。”    有了準確的位置,加上之前解除偽裝魔法的經驗,夏多直接以魔法視覺檢查周圍的魔網背景,有心之下,很快便發現了異狀——    還是一個偽裝魔法,夏多心翼翼地將其解除,暴露出來的是依然是一片昏黃的靈光,但與剛剛在北邊發現有些許區別。    夏多仔細檢查了一下魔網表層以及第一層的變化,果然與之前有所不同,接下去夏多並沒有有過多探查,而是施展了一個【光亮術】。    藉助光亮在筆記上將這個未知魔法的部分信息記錄下來,夏多在這裡這麼晚,很大程度上就是為了多獲得一些魔法資料。    否則的話,在發現北邊那個未知魔法後,就可以立刻返回交任務了。    而現在色已晚,鎮門應該已經全部關閉了,夏多收起筆記,又看了看周圍正在等他發話的人群,夏多找出烏克,將他拉到一旁,聲問道:    “現在回去的話,你們能不能叫開鎮門?”    “夏多法師,這個——”烏克有些為難,這已經超出他的職責範圍了。    但他沒有直接否定,卻讓夏多察覺到可行性,“今晚必須返回,不然可能會有麻煩。”    “神秘人?但那不是老漢克編出來的嗎?”    “編出來的?神秘人可以編出來,但這裡魔法可不能隨便編出來,我檢查了好幾遍,確定這裡被人佈置了一種未知的魔法,剛剛我已經解除了上面的偽裝,你這背後的人會不會有所察覺?”    “這——”烏克頓時驚出一聲冷汗,想要從河西村返回鎮上的話,除了走鎮西大門外的那座石橋,就只有從沃夫堡河裡游回去了。    而在薩維領附近,沃夫堡河最窄的地方也有十多米,包括烏克在內的不少隊員都不擅長游泳,如果回去的時候遇到神秘人,那——    “夏多法師,你我們會不會遇到神秘人?會的,一定會的!”    到最後,烏磕聲音已經不可遏制地升高了,夏多見狀,連忙安撫烏克,“別緊張,剛剛只是我的推論,你們前幾不也安全返回了嗎?但要是今留在這裡,明會不會遇到對方,我就不敢保證了。”    “我有辦法!“烏克立刻道,“我認識南門的守衛,我以前也曾經在黑後進去過。”    “好!那現在就回去。”夏多直接拍板,讓烏克去通知其他隊員準備返回,並且帶上老漢克父子。    之後,夏多又親自處理掉兩隻智慧不低的地精,如果他現在在法師塔擁有獨立的研究室,或許就會將它們帶回去了。    但眼下還有個神秘人隱於暗處,夏多也沒心思玩什麼“教化”遊戲了,帶著上路只能是累贅,只能儘快處理了。    他相信類似這樣的地精,荒野上不遍地都是,至少也比想象中要多得多。    做完這一切,夏多才稍稍安心了些,雖然之前他在檢查偽裝魔法的時候,知道這個魔法能夠持續的時間至少是按來計算的,但誰也保不準神秘人會不會突發奇想,過來看看。    現在夏多賭的就是神秘人認為學徒無法發現他的佈置,只會根據偽裝魔法的持續時間,定期前來檢查。    以及自己覺醒血脈後的超常體質,就算打不過,也跑得掉。    ……    返回的時候,村民們見到老漢克父子被帶走,一個個喜笑顏開,夏多冷冷地看著這一幕,召喚出坐騎來。    一行人在村民們的歡送下,踏上了歸途。    夏多騎馬走在前面,並召喚出一個光球,選在半空中,雖然不算有多明亮,但至少能讓人清楚視物了。    一直到月亮升起,柔和的月光灑落大地,夏多才不再維持【光亮術】。    而另一邊,在夏多等人離開河西村一段距離後,時之塔某私人研究室內,突然響起一聲警報。    一個風度翩翩地中年法師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先是將部分實驗材料放好,又對著自己施展了一個清潔法術,這才走出實驗區域。    來到研究室另一角,這裡放置著一張佈滿神秘紋路的長桌,其中一段正在閃爍著警示性的紅光,中年法師伸手點在法陣一角,將警報聲暫停,同時嘴裡喃喃低語:    “暗示術失效了?還是有人發現了?”    中年法師循步來到長桌另一段,上面同樣是一個結構精巧的法陣,法陣正中是一顆無色透明的水晶球。    只見他在水晶球上撫摸了幾下,念出了早已純熟的輔助咒語,魔網很快隨之響應,水晶球中出現了濛濛霧氣。    一陣翻滾後,霧氣中間逐漸散去,出現了一幅隊行走的畫面,中年法師調整觀察角度,目光在隊伍每一個成員的臉上停留了片刻,最後注意到被反綁雙手的老漢克父子。    見到自己的計劃已經落空,中年法師並未動怒,反而笑了笑,“有意思!一個學徒?竟也能發現我的佈置!有意思!”    笑過之後,中年法師立刻從次元袋中取出一個徽章,手指點在徽章上面劍形的金雀花圖案上,圖案上一抹微光一閃即逝,一個陰沉的聲音傳了出來——    “沃倫,找我什麼事?”    “沒什麼事,只是提醒你一聲,我這邊的計劃已經失敗,你自己看著吧!”    “你——沃倫!你怎麼辦事的,這點事都辦不好!”    一聽這話,沃倫的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第一,我不是你的手下,你不過是個躲在陰暗角落裡玩弄詭計的臭蟲,你的脾氣別對著我發;第二,我是中階法師,你不過是個進階無望的低價法師,就算不用敬稱,也請叫我沃倫法師,最後警告一次,再這樣以後就別聯繫了。”    徽章那頭傳來一陣急促的呼吸聲,隨即又回覆如常,“抱歉,沃倫法師,是我出言無狀,但你不能只拿好處不辦事吧!那件事還請你再努力一下!”    這般語氣已經異常卑微了,但沃倫依然不為所動,“這邊已經被發現了,再動手暴露的風險很大,你們之前的報酬可不夠!”    “你——”    似乎預感到對面的暴怒,沃倫留下一句,“想好之後再來找我”,便直接中斷了通訊。    將徽章收起,沃倫再次走向了實驗區域,準備繼續之前的實驗,似乎根本不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