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術之主, 第141章 帕蒂夫人,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私人任務,調查領地商人費爾伯斯的死因,找出兇手,不限身份、不限人數,酬金豐厚,面談,不低於100金幣。】    私人任務?    夏多一看,頓時就來了興趣,100金幣完全值得他浪費一嘗試一下了,如果能夠查出死因、找到兇手的話,那這性價比就相當高了。    做出決定,夏多立刻來到辦公長桌前,對那位當值學徒道:“我要接取001號任務!”    照例是查詢驗證夏多身份,然後記錄在案,轉交當值法師歸檔,之後當值法師交給夏多一張任務憑證。    正準備離開,卻聽到這位當值法師提醒了一句,“見好就收。”    夏多不明所以,想多問幾句,這位法師卻又揮手趕人,不再言語了,夏多也只能先離開,不過他也意識到,這件事可能不只是單純的兇殺案。    好在夏多原本也不準備多深入調查,他是為了儘快完成晉升權限的任務指標,而不是真的想做什麼領地任務。    能混到金幣就滿足了。    因為是私人任務,夏多特地回去換上了去年封賞典禮上領到的樣子貨法袍,金絲、銀線的裝飾下,將夏多承託得如同真的法師一樣。    當然,他現在就是真法師,不是學徒了,換上這身也是為了方便討價還價。    ……    薩維爾鎮,北區。    這裡是一片風格各異,卻又具有某些共性的別墅,夏多對於薩維爾鎮也算是比較熟悉了,精靈風格他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不過除了最北邊臨水的那十座別墅,風格造型各不相同,讓人一看就心生愉悅,剩下的都像是前者的模仿者,有的甚至連照抄都抄不好。    夏多這次的目標當然不是那十座臨水別墅之一,也是一個模仿者,不過它算是抄得比較好了,只是側面那道完全看不見水的引水渠將它的抄襲暴露無疑。    剛剛夏多就在那十座別墅中看到過,但人家臨水而建,能從沃夫堡河中將水引進來,做成噴泉、水池。    但它這邊就有些生搬硬造了。    這或許就是異界的“附庸風雅”了吧!    由於夏多的法袍相當華麗、精緻,金絲、銀線的裝飾在陽光下閃閃發亮,老遠就能被看到,夏多這一路上也收穫了不少敬畏的目光。    而他也儘量保持著面無表情的樣子,有人湊上來行禮、問候,夏多也毫不停留,只是微微點下頭,做足了姿態。    這些普通人根本就看不出這件法袍的虛實來,只以為是某個法師路過,根本不會想到是學徒招搖過剩    雖然夏多現在的身份還是學徒,但他本身確實已經達到正式法師的程度了,他也不怕冒充法師被人揭穿,因為他真的就是。    是到了費爾伯斯別墅門口,兩個護衛正愁眉苦臉地聲交談鄭    夏多一來,便冷漠地看著二人,出來意:“我從法師塔接取任務而來,帶我去見這裡的主人。”    法師塔、任務,加上所謂的的“法師威嚴”,門口的護衛在聽到聲音後,立刻就恭敬行禮,“法師大人,請跟我來。”    一個護衛帶著夏多直接來到客廳,僕人也適時送上了熱飲,夏多看了一眼杯子裡黑乎乎的液體,並沒有動。    “大人,請稍待片刻,夫人馬上就到。”    “嗯。”    夏多拿出那本魔法書翻看,還沒等他看幾頁,就一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夏多收起書一看,一個年輕女人在四五個男僕、女僕的簇擁下,從一個側面出現了。    女人相貌出眾、體態優雅,但神情抑鬱,眉頭緊鎖,透露出一種病態的風情,夏多忍不住多看了兩眼,但也僅僅只是如此。    一個法師的逼格還是要維持住的。    “這位大人,您是從法師塔接到任務來的?”女人似乎有些懷疑,但態度還是相當恭敬,“不知大人怎麼稱呼?”    “我名夏多,你是什麼身份?和費爾伯斯是什麼關係?”    “夏多大人,費爾伯斯是我的,我的——”最後的話女人怎麼也不出口,神情更加抑鬱。    這時旁邊一個女僕替她了出來,“主人原配夫人去世後,一直是帕蒂夫人在照顧他,但因為主人兒子強烈反對,這件事並沒有公開。”    夏多點零頭表示明白,他沒有問費爾伯斯兒子為什麼不出現,而是談到了酬金,談錢並不可恥,正相反,法師可喜歡談錢了。    “帕蒂夫人,我從法師塔瞭解的信息很少,我需要你提供更詳細的信息,另外酬金的事也需要提前好。”    對於酬金,帕蒂夫人沒有半點猶豫,提出只要發現死因就給100金幣,確定兇手身份給500金幣,而如果夏多能將兇手活著抓到的話,帕蒂夫人願意出1000金幣。    即便抓到的是屍體,也能得到700金幣。    這讓夏多大為欣喜,恨不得立刻就答應,但矜持還是有一些的,不過他的猶豫卻讓帕蒂夫人以為他對酬金不滿。    竟然又提高了一些,而夏多也見好就收,詢問起具體的案情來,當然還提出要檢查一下屍體。    帕蒂夫人強忍著悲傷,同意了,“大人,費爾伯斯出事後,並沒有移動,還在書房,請跟我來。”    ……    費爾伯斯別墅的書房在二樓,從客廳後的樓梯上去,上樓的時候,帕蒂夫人就向夏多介紹她發現費爾伯斯死亡的經過。    “前上午,費爾伯斯和我在一樓喝茶,之後他突然有些事要處理,便回書房了,家裡的僕人都看到了,但到中午的時候,我讓僕人叫他下樓用餐,卻沒有任何反應,這時才發現出事了。”    夏多有些疑惑,一般死亡如果沒有太過明顯的痕跡,卻懷疑是他殺的話,那也不一定非要找法師來檢查,再法師學徒能查出什麼來。    有太多更專業的人了,就算是普通人裡面也肯定有比法師更懂驗屍的!    “事後沒有找人來看嗎?”    “有!”帕蒂夫人不著痕跡地擦了擦眼角,道,“當就找過一個精於製毒的遊蕩者,什麼也沒發現,後來又找過幾個冒險者,但也找不出任何異常,只是年紀到了自然死亡。”    “年紀到了自然死亡?”    夏多這才想起來他只知道死者是一個叫費爾伯斯的商人,而再看到貝蒂夫人之後,也下意識產生了費爾伯斯年紀不大的判斷。    “費爾伯斯多大年紀了?”    “他今年52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