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術之主, 第143章 凱里法師,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五十多歲的費爾伯斯皮膚鬆弛,想要檢查每一寸皮膚也真是一個大工程,夏多不知道之前過來檢查的人是何感想,但他卻覺得有些懈怠了。    只是一想到還有至少250金幣在等著他,夏多也只能硬著頭皮認真檢查,不放過任何一絲隙漏。    單看表面,夏多並未找到任何明顯的新傷,不過現代人從來不缺的就是腦洞,沒有新傷並等於沒傷,不定是傷口太,以至於讓人忽略。    比如夏多就想到了幾種掩飾的方法,如在不起眼的位置,用毒針或者法術針送入能讓人看不出死因的毒液。    在地球上,夏多看過很多關於這類手法的、電影,其中出現最多的就要屬心臟麻痺麻痺毒藥了。    這種毒藥並非、影視虛構,而是真實存在,因為人體內然含有這種物質,因此法醫在進行屍檢時並不會刻意檢查。    但這種毒藥是建立在對人體機制重複研究的基礎上的,如果異界真有這樣隱蔽的毒藥的話,那夏多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法師,第二個則是藥劑師。    不過費爾伯斯是否中毒而死,目前來還僅僅只是夏多猜測,他需要找到足夠讓帕蒂夫人信服的證據。    在全身粗略檢查後,夏多準備再細緻檢查一遍,重點對一些皮膚褶皺或者隱蔽位置可能出現的細針孔進行檢查。    就在這時帕蒂夫人突然問了一句,“夏多大人,檢查完了嗎?”    夏多轉頭一看,原來是之前帶他進來的那個護衛又來了,看樣子是法師塔裡又有人接取了這個任務。    估計帕蒂夫人想要下樓去接待,卻不放心他,這般想著,夏多也給出了回應,“還沒好,大概1時左右。”    夏多當然不需要1時這麼長,僅僅只是給帕蒂夫人一個理由而已。    而聽到這個理由,帕蒂夫人留下兩個僕人,是充當幫手,然後便下樓去了。    知道有人過來搶生意,雖然他不懼,卻也加快了速度,從軀幹到四肢,再到各個隱秘位置,夏多甚至連發根下都仔細檢查過了。    沒有找到任何明顯的針孔,這個結果雖然不利於夏多得到酬金,但卻讓他鬆了一口氣。    真的確定身邊就有這種殺人手段,夏多還是心有慼慼的,法師雖然掌握魔法,但並非鐵打的身子。    也不可能時時刻刻提防著,這種毒針暗殺還真是防不勝防。而如果中毒了,只要沒能及時接觸,該掛還是得掛。    特別是沒有明顯特徵的毒藥,更是讓人不寒而慄,不過夏多能有這樣的想法,其他法師應該也會防著這些。    估計又像是地球上五大流氓一樣,自己有了,然後拼命阻止其他人擁櫻    可以想象,沒有匹敵法師實力的人,擁有了能夠威脅法師生命的東西,那下場應該很好看。    綜合考慮下來,夏多覺得費爾伯斯要麼是自然死亡,要麼就是超常規力量參與的非正常死亡,如法師什麼的。    不過兩者都不能算是費爾伯斯的死因,因為夏多沒證據。    接下來就是最後一項檢查了,體表已經檢查過了,夏多還要檢查體內的情況,比如內傷什麼的。    如果是在穿越前,夏多是沒辦法僅憑自身做到的,但在這裡,有著魔法的幫助,他可以做到很多普通人僅憑自身永遠都無法做到的事。    正準備施法,夏多聽到了樓梯上的腳步聲,便停了下來,因為他要施展的這個法術需要相當穩定的環境。    至少一會兒人過來踩在地上的震動會干擾到檢查接過,他索性就在屍體旁等了起來,沒過一會兒,帕蒂夫人便帶人過來了。    來人看穿著像是一位正式法師,年紀看上去比夏多還大一些,審視的眼神似乎在告訴別人,他很不好惹。    不過,夏多卻對這位法師沒有多少印象,正當他以為可能是哪個學徒像他一樣冒充的,那法師竟突然指責起夏多來:    “你是哪兒來的學徒,還不讓開?”    夏多一聽,愣住了,難道是李鬼詐李逵?還是真的碰到正式法師了?    幾乎是下意識地,夏多進入了施法專注狀態,眼前之人身上只有腰間位置有微弱的魔法靈光,這種特徵的魔法靈光夏多相當熟悉。    而且他自己也同樣具有,那是未展開的魔法卷軸。    而且這人攜帶的魔法卷軸似乎還沒有夏多攜帶的多,要這樣的人是正式法師,夏多一萬個不信。    這簡直窮到貧民窟裡去了!    “閣下怎麼稱呼?怎麼沒在法師塔裡見過你?”夏多當即反擊。    見兩個法師大人似乎要發生衝突,帕蒂夫人有些急了,她看向那位新來的法師,露出懇求的眼神。    “大人——”    打心眼裡,帕蒂夫人還是更相信夏多一些。    畢竟那身禮服的賣相實在是太好了,就算看上去年紀稍輕,但新來的這位也沒有多老啊!並不能憑藉年齡給人增加信服度。    被帕蒂夫人這樣年輕貌美的女人盯著,新來的法師立刻露出一絲窘迫,而這一表現也落在了帕蒂夫人眼裡,更確定了她的判斷。    但對於夏多,這位新來的法師依然十分強勢,“我是凱里法師,學徒,還不讓開!”    似乎是認準了夏多就是一個學徒,凱里法師不依不饒地叫著,而此刻夏多也想起來這個所謂的凱里法師是誰了——    法師塔最近成為正式法師的三個人裡面的一個,除了加納爾,還有凱里和一個叫帕洛斯的人。    感情還真是個正式法師啊!    不過夏多倒也沒覺得有多心虛,他自己的能力他自己清楚,也不用著凱里來肯定。但就這麼讓開,夏多還是不願意的,誰知道這凱里能不能發現費爾伯斯的死因呢!    如果被他發現了,那夏多之前這麼長時間豈不是白忙活了?    於是,夏多也看向帕蒂夫人,以眼神示意她做出決斷。    這邊夏多不讓開,凱里也開始拿出驗屍工具了,夏多一看裡面竟然還有一把匕首,頓時就笑了。    他不是懷疑凱里是否有解剖經驗,但他知道帕蒂夫人肯定是不願意讓費爾伯斯受刀的,否則的話,有的是精通人體結構的遊蕩者。    而夏多的檢測法術恰恰不需要破壞死者遺體。    都不需要夏多再言語了,帕蒂夫人在看到凱里將一件件解剖工具拿出來的時候,臉上瞬間露出了憤怒的神色。    雖然這看上去似乎很專業,但在帕蒂夫人看來,這就是在褻瀆她丈夫的遺體。    原本就有些偏向夏多的她,立刻做出了決斷,“請夏多法師先檢查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