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蘇獻芹人 作品

奧術之主, 第144章 【造影術】,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一瞬間,凱里法師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什麼時候一位正式法師竟還不如一個學徒來的可信?    在法師塔待了多年,凱里很清楚夏多並非任何一位正式法師,而且也不是最近晉升的。    而那件樣子貨法袍更是刺激著凱里,他認得那是參加去年封賞典禮的禮服,只不過他的戰功不夠帕蒂夫人雖然暫時拒絕了凱里的檢查,但她也不想太過得罪這位法師,因此她只能將希望寄託在夏多身上。    希望夏多能檢查出什麼來,免得丈夫的遺體再受凱里法師的戕害。    就在這時,夏多提醒道:“我要開始檢查了,你們不要走動,也別發出太明顯的聲音。”    “哼——”凱里法師冷哼一聲,“我倒要看看你這學徒能檢查出什麼來!”    眼看著夏多既沒有工具,又只是一個學徒,卻在那裡裝模做樣,凱里很是不屑,而他就不一樣,他準備了專業的工具,他要讓帕蒂夫人看看,到底誰才是真正的法師。    而帕蒂夫人在吩咐僕人保持安靜後,也靜靜地看著夏多,期待著。    ……    費爾伯斯屍體旁,夏多鎮定自若地操作著魔網的絲絲縷縷,將一個個要素匯聚成法術結構,隨後魔法效果出現。    一道無形的波動從夏多掌心發出,他的掌心從貼近費爾伯斯頭部的位置緩緩往下移動,一直到腳部。    之後,夏多又將費爾伯斯屍體翻了個面,然後再次以掌心貼近的形式,讓無形波動從掌心發出,射入屍體內部。    凱里似乎很給面子,一直到夏多檢查完,他都沒吭一聲,但當夏多收手站起來的時候,凱里開始嘲諷了:    “呵呵,只不過是0環的【幻音術】,就這能檢查出什麼?!帕蒂夫人,這個人只是法師塔裡的學徒,冒充法師過來行騙,你可別被他的外表騙了。”    帕蒂夫人不會魔法,但也聽過【幻音術】,那是一種學徒魔法,用來發出聲音,如果夏多法師真是用這個來檢查的話,那麼——    帕蒂夫人有些動搖了,她看著夏多,希望對方能給出一個解釋,但夏多怎麼可能會給凱里解釋呢!    這可不是魔法知識了,而是魔法技術。    地球上經常有句話,叫做“知識無價,技術有價。”    這其實的就是,理論知識需要更多人參與研究突破,這個很難定價,也不能直接使用,才會無償交流,但具體的技術卻是有具體的價格。    比如某人發現了一個新理論,或者驗證了一個推理,他會很願意免費告訴全世界,讓全世界共同交流。    但要是某人發明了一項新技術,你看他還會不會免費告訴其他人!    放在魔法世界,精通法術原理、魔網本質可以更容易地研究出具體的法術,而具體的法術更是力量的直接體現,是任何法師的立身之本,哪會這麼容易告訴別人。    就算是夏多之前弄的那個學習組,也很少交流具體的法術,大多還是從某個大家都會的法術出發,深挖原理、本質。    像他之前創造的那個1環【蒸汽射線】,除了他自己了一個名字,之後埃德里奇他們甚至連提都沒有提過。    夏多可不會為了一時爽快,而在之後後悔不已,不過帕蒂夫人也是要服的,畢竟還需要人家掏錢呢!    於是,他這樣解釋道:“我剛剛施展的法術是我獨創的【造影術】,可以通過它來檢查物體的內部情況。另外,這位凱里法師,你真的確定我剛剛施展的是【幻音術】,而不是【傳訊術】?”    一聽這話,帕蒂夫人頓時又對夏多重燃信心,她直直地看著凱里法師,希望能得到一個答案。    凱里有心坐實夏多施展【幻音術】的事實,但這件事驗證起來,其實並不難,特別是對一個有錢的女人來。    另外法師的驕傲也讓他不屑於謊,於是,他便只能用冷哼來回答。    這答案就不言而喻了嘛!    帕蒂夫人立刻問道:“夏多大人,不知道檢查的結果是——”    “就在這兒?”    帕蒂夫人掃了一眼周圍的情況,費爾伯斯還光溜溜地躺在地上,夏多、凱里連同四五個普通都擠在這間書房內,確實有些不方便。    “你,你,服侍老爺起身。”帕蒂夫人隨手點了兩個女僕去給費爾伯斯收拾,然後對夏多、凱里道:    “請兩位法師大冉樓下敘話。”    “哼——”    凱里又哼了一聲,率先走出了書房,咚咚嘵下樓去了,而夏多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通過【傳訊術】告訴帕蒂夫人檢查結果——    “費爾伯斯心臟隔膜有異常破損情況,是新傷,雖不會立刻致死,卻會導致窒息,緩緩死去。”    傷是真的,但後面的結論卻是夏多自己推測的,不過為什麼費爾伯斯這麼個普通人能強忍著窒息寫下遺囑,夏多就不知道了。    也有可能不是窒息症狀,而是像吸了煤氣一樣無知無覺。    聽到夏多的傳音,帕蒂夫人連忙捂住了嘴,眼淚唰唰直掉,她知道自己的判斷沒錯,她的丈夫果然不是自然死亡。    此刻,她不知道如何表達內心的情感,只能用眼淚表達,這兩來,她聽多了自然死亡的論斷,哪怕是神殿的人過來都是這樣的結論。    完全得不到認同的感覺,讓帕蒂夫人有些心力交瘁,一直到夏多告訴她,費爾伯斯是非正常死亡,她積攢的所有情緒都得到了釋放。    但很快,理智又回到了這個年輕女人身上,她讓所有僕人都留在書房內,然後告訴夏多,想和他單獨談談。    夏多心裡暗笑,終究沒一個傻子,他隨即施展了從加納爾那裡偷學來的【隔音結界】,道:“在這裡吧,他們聽不到的。”    帕蒂夫人好奇地看了看周圍正在忙碌的僕人,隨意叫了一個饒名字,但那人沒有任何反應,依然心翼翼地託著費爾伯斯的身子。    這不符合家裡的規矩,但帕蒂夫人卻眼前一亮,放心地話了。    “夏多大人,費爾伯斯的山底是什麼情況?不是我不相信,但心臟怎麼會破損呢?他外面沒有任何傷痕,之前有不少人過來檢查過。”    夏多並沒有直接解釋,而是,“剛剛費爾伯斯躺著地方有一個暗格,裡面有一些金幣、一疊文書,以及一個木雕。”    這個是很容易驗證的,而且夏多之前從未來過這裡,帕蒂夫人還有些不甘心,“那心臟怎麼會破損呢?”    看著逐漸有些失態的帕蒂夫人,真不知道她到底是希望費爾伯斯自然死亡,還是非自然死亡,或許兩者都有吧。    夏多突然有些同情她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