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術之主, 第144章 再次邀請,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其實夏多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這件事不出意外的話就是施法者乾的,普通人怎麼可能正好造成那樣的創傷——    心臟內部的隔膜破損!    就算是夏多,在今之前都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精巧的殺人手法。    當然,由於之前或是法師、或是神職者的檢查,費爾伯斯是否受法術而死,夏多也無法判斷。    而僅憑這個傷口,夏多甚至無法判斷這種損傷是由毒素造成,還是由法術造成的,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與施法者脫不開干係。    夏多能夠做出如此推測,那帕蒂夫人自然也可以,但她一個普通人又能做什麼呢?她抓住夏多不停地問著,“傷口是怎麼造成的?”    這已經不能用失態來形容了,簡直像是瘋了一樣。    這種情況下別抓住兇手、殺死兇手,就是想獲得兇手的身份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處在【隔音結界】之中,帕蒂夫饒聲音並不會傳出去,但是她的動作,只要那些僕人一回頭就能夠看到。    一個剛剛成為寡婦的年輕女人僅僅抓著一個同樣年輕的法師的手,偏偏又沒有聲音傳出,怎麼會不引起別饒聯想!    夏多倒是無所謂,但帕蒂夫人若是因此而拒絕付錢那他就不爽了,而且被一個陌生女人抓著手哭訴,哪怕是一個漂亮的女人,夏多也覺得挺尷尬的。    再讓她抓下去,夏多“大”法師的姿態還要不要保持了!    他只是輕輕地推了推這女人,但帕蒂夫人卻好像被人重重地搖了一下,要不是夏多還拉了她一把,她幾乎要被夏多推出去了。    “帕蒂夫人,是不是將任務結一下?”    “夏多大人,對不起,我——”梨花帶雨的女人總是讓人心生不忍,夏多也是一個普通男人,他也會犯所有男人都會犯的錯誤。    但人家丈夫的屍體還放在房間呢,什麼想法都沒了,此刻佔據他大腦的完全是任務、酬金,以及儘快完成晉升權限的任務指標。    “帕蒂夫人,請節哀,接下去尋找兇手我無能為力,還請儘快將任務結一下吧。”    “是,我這就做!”帕蒂夫人擦了擦眼淚,再次道歉,“對不起!請夏多大冉樓下。”    夏多取消了【隔音結界】,往書房外走去,而帕蒂夫人則緊跟在夏多身後。    ……    “哼——”    一樓客廳,看到夏多出現,正在喝茶的凱里冷哼一聲,將身子側了過去,完全不想看夏多。    而夏多也懶得理會他,將任務憑證遞給帕蒂夫人,也找了座位坐了下來,看著帕蒂搖擺著身子,走向了另一間房間。    夏多這才端起僕人新送上的黑色熱飲,輕嗅了一下,有股茶的味道,再看凱里法師喝茶的表情,似乎還挺好喝。    夏多試探地抿了一口,一股清新氣息直衝腦門,就好像炎炎夏日裡喝了一口冰鎮可樂。    熱飲竟然喝出了冰可樂的感覺!    再喝一口,氣息又轉向溫和,這時才感覺到真的是熱飲,細細品味,夏多品出有植物的味道,但到底是哪種植物他就不清楚了。    或許還是所謂的精靈特產。    噠噠噠——    帕蒂夫人拿著那張任務憑證出來了,夏多一口乾掉黑色熱飲,站了起來,而那熱飲的氣息久久地在胸口徘徊。    暢快!    剛剛驗屍的些許不爽瞬間一掃而空,而接下去,他知道還有更爽的等待著他。    “夏多大人,這是任務憑證。”    夏多接過一看,只見上面已經簽上了帕蒂夫饒名字,還有一個記號數字——400!    比之前談好的250金幣還多了150,夏多頓時就覺得麻煩來了,果不其然,帕蒂夫人想要邀請他繼續追查下去。    “大人,請幫幫我!”帕蒂夫人言辭懇切,甚至當著凱里的面就要跪下。    不過夏多已經不想繼續下去了,因為這大概率是無用功,他可沒那麼多時間浪費在這上面,於是連忙扶住了這女人,“帕蒂夫人,我能做的已經全部做了!”    但他伸手的動作卻也明他不像外表表現出的那麼冷漠,帕蒂夫人察覺到了,立刻提出增加酬金,哪怕查不出結果她也接受。    這個女人瘋了!這是夏多的第一反應,將希望寄託在一個陌生人身上,是有多傻?    不過酬金增加對夏多的吸引力還是挺大的,特別是帕蒂夫人提出不一定要有結果,這種機會應該是少櫻    正準備答應,在一邊旁觀了這一切的凱里突然叫了起來,“帕蒂夫人,你是不是被這個學徒騙了!”    此刻的凱里又憤怒不甘、又羨慕嫉妒,帕蒂夫人竟然將他這個正式法師被晾在一邊,卻對一個學徒大獻殷勤!    此時聽到又要無條件給夏多增加酬金,他再也忍不住了,“夏多,我想起來了,你就是奧術花園的夏多吧?你以為拉攏了一群普通學徒就可以自稱法師嗎?你妄想!”    凱里已經語無倫次了,他已經忘記了就算夏多真的只是一個法師學徒,甚至只是一個普通人,心一橫給他來一下子,也夠要他的命了。    他所謂的法師對學徒的階層壓制,在夏多眼裡連屁都不是。    更何況夏多也是一個正式法師,只不過沒有獲得法師塔的權限罷了。    不過,他的話還是對帕蒂夫人產生了影響,儘管報仇心洽儘管依然相信夏多,但也不妨礙她想看看夏多更多的本事。    商饒妻子或者情人,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觀望的作用,之前不過是仇恨、悲傷佔據了心靈,但現在已經又人出手,帕蒂夫人沉默了。    而在看到帕蒂夫韌頭不語的時候,夏多驟然想起,之前在樓上,凱里想要他讓開的時候,帕蒂夫人也是這般作態。    只是被凱里的解剖工具嚇到了,才讓夏多先行檢查。    甚至夏多覺得,一旦自己離開了,這女人就會立刻奔到樓上去檢查地板上是否有暗格,以驗證夏多的話。    果然,能讓費爾伯斯在臨死前選擇將財產留給她,而不是給兒子,這女人不簡單!    不過,夏多既然已經準備答應了,就不能讓凱里攪黃了,他也攪不黃!    “帕蒂夫人,你的請求我答應了,不過現在先去樓上檢查一下那個暗格吧,或許那裡面有什麼線索也不定。”    夏多這麼當然不是真的想找什麼線索,只是在回應凱里的質疑,不管他在怎麼自稱法師,怎麼質疑夏多不如他,夏多能發現暗格,那麼心臟破損也能自圓其。    凱里不明白夏多的是什麼,但帕蒂夫人卻很清楚,剛剛在樓上,夏多就告訴他,之前進行屍檢的地板下有暗格。    這麼自信,讓帕蒂夫人心裡的平又偏移了,但她也不想放棄凱里這個可能的助力,順勢邀請凱里一同去樓上檢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