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蘇獻芹人 作品

奧術之主, 第148章 利亞頓商會,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薩維爾領南區,一酒館旁的民房內。    幾個冒險者模樣的人正圍成一圈商談著什麼,就在這時,桌面上突然亮起一個符文,為首的那個立刻示意眾人噤聲。    緊接著就聽到一陣響亮的敲門聲,為首那人仔細分辨了一下,露出了輕鬆的表情,“有人來了,去開門吧。”    話音剛落,就有一個冒險者走了出去,很快便帶著一個冒險者走了進來,那新來的人一進屋就跪倒在地,恭敬地彙報:    “大人,公會那裡傳來消息,是任務變更了,變成調查兇手了。”    “你們的人沒摻和進去吧?”    “沒有,大人,您吩咐過,讓我們不碰那任務。”    “出去吧。”    “是。”    報信者離開後,幾人又圍成一圈,“看來一切順利,接下來就讓他們自己發現那東西吧!”    “大人英明。”    “呵呵。”為首者捻著鬍鬚呵呵一笑,“只是佔了法師塔沒人主持的便宜罷了,準備準備,我們明就撤。”    “明?難道艾——”    “閉嘴!”屬下的話還沒話,就被為首者一指點在嘴上,話那人嘴巴上下開合,卻愣是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大人!”其他人也彷彿受驚了一樣。    封住了屬下的喉嚨,為首者這才舒了一口氣,臉色也稍稍恢復了一些,“蠢貨!想死別拖累我們!    “你知不知道進階奧術師的時候,法師的感知十分敏銳!只要有人叫他的名字就會被他感知到!    “埃普斯雖然沒露面,但這又不是他進階,只要那位提醒他一下,有人在他的領地搞事,你我都要死在這兒!”    完,似乎還不解氣,又罵了一聲蠢貨,而剛剛話那人此刻也是滿臉後怕。    “算了,不等明瞭,今就撤。”    或許真的被嚇到了,為首者一聲令下,將撤離時間提到了今,其他人沒有任何反對,紛紛到其他房間收拾東西。    很快,一道白光閃過,幾人消失不見,只留下空蕩蕩的房間似乎在訴著什麼。    ……    而另一邊,費爾伯斯別墅客廳內。    帕蒂夫人攔在了夏多面前,“夏多大人——”    夏多嘆了口氣,“事情可能遠比你想象的要複雜,我不想趟這趟混水,這不符合我的利益。”    這態度可以是十分明確了,但帕蒂夫人依然不願意放棄勸,之前夏多的檢測法術讓她大為震驚,如果不是夏多的話,不定最後她會對費爾伯斯的遺體動手。    這不是她所希望的,而夏多是改變這些的人,她對夏多有種迷樣的信心,“夏多大人,我可以增加酬金,雙倍、三倍都可以!”    這女人真的瘋了!但金幣確實很有誘惑,夏多有些猶豫。    這時,早就羨慕嫉妒到極點的凱里忍不住出言刺激,“夏多,你就準備這麼放棄嗎?怕了嗎?凱里大人可不怕!”    帕蒂夫人立刻轉身感謝凱里,“謝謝凱里大人。”    這反應、這速度就像是專門等著這一刻似的,賊快!夏多有些無語,你不是悲傷過度嗎?    “帕蒂夫人,你有沒有想過查到最後會查到法師塔?凱里,你想過這個問題嗎?”    雖然不大可能是領主做的,但牽扯到法師塔裡的某個法師也是個麻煩,明顯能避開的麻煩,夏多不想招惹。    或者,就這些金幣不足以讓夏多去懟上一個未知的法師團夥。    而凱里也猶豫了,沒有人是傻子,他可以為了金幣來接任務,卻比一定會為了金幣招惹上法師塔裡的法師。    他只是一個比學徒強不了多少的新晉法師而已。    他就算暫時答應了,後面該怎麼做還是會怎麼做,而在夏多面前,他不屑於謊,沉默就是他的答案。    於是場面上也很明顯了,眼見著兩個法師都有退縮的打算,帕蒂夫人亮出底牌,“兩位大人,我可以肯定這件事與領主大人無關,而如果你們查到兇手的話,領主絕對會獎勵你們的!”    “這不可能!”    凱里下意識地反駁道,他看了一眼夏多,問帕蒂夫人,“費爾伯斯和領主大人是什麼關係?”    “具體是什麼關係我不清楚,但領地內有不少貿易都要通過費爾伯斯的商會,而且領主大人對費爾伯斯很客氣。”帕蒂夫人肯定地道。    這下連夏多都有些懷疑了,這女人難道就為了讓他們繼續調查,撒這種謊?    費爾伯斯的商會是什麼,夏多不清楚,但凱里知道,他再次反駁道,“不可能,利亞頓商會我知道,雖然有幾分歷史底蘊,但現在早就半死不活了——”    可話還沒完,凱里突然沉默了,一個半死不活的商會憑什麼出大價錢調查兇手?又憑什麼在法師塔發佈任務?    凱里覺得自己有些想差了,他下意識地看向夏多,希望他點什麼,來支持他的觀點。    但夏多在今之前連這個利亞頓商會的名字都沒聽過,又能什麼呢?於是便不理會凱里的示意,將目光轉向帕蒂夫人,希望她能解釋清楚。    如果確實能排除領主出手的話,那夏多還有興趣參與一下,但那又要擔心更多的競爭者了,不定這會兒已經在路上了。    突然之間,夏多也有了幾分急迫,“帕蒂夫人,還請解釋一下。”    “夏多大人,實在抱歉,我對費爾伯斯的生意不感興趣,就是這些也是平常偶爾接觸到的,至於領主大人對費爾伯斯很客氣,那是因為我親眼看到領主大人稱呼費爾伯斯‘老友’。”    “那封信!”凱里立刻反應過來,“那封信上的‘格雷戈’是領主大人?”    夏多也想到了,但帕蒂夫人卻否定了這點,“不是,格雷戈是一個吟遊詩人,我見過他。”    難道不是順勢承認下來?不過帕蒂夫饒否認似乎明她之前的話可能確實是真的,加上能在法師塔發佈任務,終究是有些不凡的。    夏多心裡其實已經準備先答應下來,如果真感到阻力的話再及時撤退就是了。    於是,便順勢答應了下來,當然,凱里在夏多答應之前就迫不及待地同意了。    而見夏多同意,帕蒂夫饒臉上也第一次露出了笑容,不過轉瞬即逝。    ……    離開費爾伯斯別墅後,夏多決定從費爾伯斯旗下的利亞頓商會開始查起,他相信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殺戮。    這件事背後必定有利益牽扯,不然誰沒事會去殺一個普通人?沒有利益驅動的話,殺人就只是消耗自己的體力,完全是虧本買賣,正常人都不會做的。    更何況是先控制再殺人,費這麼大力氣只是為了殺死一個不相干的人?    夏多不信。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