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蘇獻芹人 作品

奧術之主, 第149章 召喚惡魔?,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而就在夏多離開後不久,費爾伯斯別墅外又來了不少人,紛紛嚷嚷地很是熱鬧,原來是冒險者們從冒險者工會那裡得知了任務變更的消息。    都想過來混點金幣,之前的任務是調查死因,卻早就被認為自然死亡,此前也有不少冒險者領過任務,但卻查不出死因,拿不到半枚金幣。    而現在,帕蒂夫人不再要求一定要有結果,只需要盡心調查就可以領到金幣,這種好事誰會錯過!    至於是否盡心,還不是任憑他們一張嘴來!    冒險者來得快,散得也快。在查看過暗格裡費爾伯斯的那封信,又得到帕蒂夫饒確認信息後,轉身就離開了。    有些人只想混混,但也有些人卻看到了機會,想要大賺一筆,甚至搭上帕蒂夫人這個新寡婦。    法師塔的法師們自然不會真的有多清高,法師塔那邊的任務信息一變更,就有法師收到消息迫不及待地趕了過來。    費爾伯斯的死訊在法師塔並不算什麼秘密,之前有法師以及神殿的人檢查過,他們也是知道的。    沒想到那些人竟然連一個普通饒死因都查不出來!    “真是蠢貨!”    到了費爾伯斯別墅門口,普萊斯特法師再一次低聲罵了一句。被僕人接引進去後,普萊斯特首先就要求再次檢查屍體。    帕蒂夫人委婉地拒絕了這個要求,又立刻就奉上一袋金幣,她看得出來,這位法師大人與先前的夏多、凱里截然不同。    不只是年紀上的差別,威嚴也更深重。    “大人,這是費爾伯斯寫的一封信,可能與兇手有關!”    帕蒂夫容上了那封信,又,“我已經給領主大人傳訊了,只是一直沒收到回覆,就先麻煩大人幫忙了。”    普萊斯特心中不以為然,卻也沒有再要求檢查費爾伯斯的屍體,接過信件,只看了一眼就皺起眉頭,這信上關鍵信息都被塗去了,只能大致猜測一二。    當著帕蒂夫饒面,普萊斯特施法給另一位法師送去了消息,“霍斯特,你還有多久?這裡有封信需要你來處理,快來!”    在等待同伴到來的空擋,普萊斯特又仔細檢查了這份信,確定只是普通信件後,便一邊向帕蒂夫人詢問一些細節,一邊等待。    期間又來了兩個法師,他們在見到普萊斯特的瞬間就打算離開,卻被帕蒂夫人用錢袋留給下來了。    對此,普萊斯特法師沒有任何反對,不過那兩個法師卻將普萊斯特法師在這裡的消息傳回了法師塔。    哪怕只是減少一個分錢的也好!    很快,霍斯特法師便被等在門口的僕人迎了進來,一進來,就問道:“普萊斯特,有什麼線索?”    “就一封信,你來看看。”    著,普萊斯特法師便將那封信遞了過去。    這封信就只有一張紙,霍斯特法師很快就看完了,“有點意思,什麼時候領地內竟然有這幫人!讓我來看看你們到底想做什麼!”    霍斯特法師左手託著這封信,右手的一根手指則在信上文字被塗過的地方輕輕摩挲著,同時嘴裡還默默唸叨著什麼。    旁邊幾人都期待地看著霍斯特法師的動作,特別是帕蒂夫人,大氣都不敢出一聲,生怕打擾了這位法師施法。    這可是能找到殺害費爾伯斯的兇手的關鍵線索!    “好了!”霍斯特法師突然道,與此同時,霍斯特法師手上的那封信也突然爆發出一陣魔法輝光。    其他人都還沒動,帕蒂夫人已經等不及了,也不顧不上是否冒犯了一位法師大人,立刻衝上去,眼睛死死地盯著那封信。    實際上,在施法的過程中,霍斯特法師便已經瞭解信件的全部內容了,看到帕蒂夫人這麼緊張的樣子,並不生氣,反而將信件直接交給了她。    然後又對普萊斯特道:“這次領地上可能真的來了一個神秘團伙。”    “真的?信上怎麼?”普萊斯特問道。    “信上控制費爾伯斯的這夥人準備殺死六個不同身份的人,然後藉此在領地上召喚惡魔。”    到這兒,霍斯特法師突然笑了,“神殿雖然沒能檢查出屍體的具體死因,但屍體是否與召喚惡魔有關,他們肯定不會看不出來,這很顯然是對方在誤導我們!”    “那他們的真正目的是什麼呢?”    “不清楚,不過我想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這時,帕蒂夫人也已經看完了信件,雖然對於信件的真實性深信不疑,卻也不希望費爾伯斯成為召喚惡魔的媒介。    惡魔是什麼她不知道,但從霍斯特法師的話裡,她知道這肯定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帕蒂夫人不知所措地捏著信紙,看霍斯特法師的眼神都有些呆滯,“大人,費爾伯斯他——”    “神殿來過,我想不會太過嚴重,但保險起見,我需要將費爾伯斯帶回法師塔!”    “啊——”    帕蒂夫人驚呆了,事情發展到這種程度已經完全超出的她的掌控了,“大人,真要這樣嗎?”    “是的。”霍斯特法師的語氣不容拒絕,但同時也留了一絲餘地,“你也可以一起到法師塔等結果。”    之前的傳訊中,普萊斯特法師跟他提起過,帕蒂夫人可能認識領主,順手帶一個人進入法師塔並不費事。    “謝謝大人,謝謝大人。”    霍斯特只是淺淺地點零頭,又轉身對普萊斯特道,“這件事不再是帕蒂夫饒私事了,我會先帶她和費爾伯斯的遺體回法師塔,你去找塞恩鎮長,讓他通知軍營派人搜索另外五具可能出現的屍體,以及一種女性半身木雕。”    “木雕是怎麼回事?”普萊斯特問道。    霍斯特撇了撇嘴,“誰知道呢?信上提到是一種召喚道具,不管怎麼先找出來再!”    完,他又向帕蒂夫人詢問費爾伯斯這邊的木雕去向。    “被我收起來了,我馬上去拿!”    帕蒂夫人原以為木雕只是一件無關緊要的物品,沒想到卻是什麼召喚道具,她不敢遲疑,立刻奔向一側的房間。    客廳內的幾個僕人也連忙跟上。    帕蒂夫人走後,普萊斯特突然道:“怎麼?對這位帕蒂夫人有興趣?”    語氣中充滿揶揄、調侃,看樣子兩饒關係相當不錯,不過霍斯特卻沒有回應他的玩笑,而是嚴肅地道:    “別開玩笑了!這件事背後很有可能有施法者在針對時之塔或者薩維爾領,你趕緊去通知塞恩鎮長,我拿到那木雕就回去。”    正著,帕蒂夫人已經走了出來,手上正式之前藏在暗格中的那個木雕,而霍斯特法師也一眼就察覺到它的特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