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術之主, 第155章 美女導師,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此刻的時間已經是晚上了,法師塔的學徒們並沒有什麼娛樂活動,要麼是在圖書館,要麼是在自己宿舍,熬夜苦讀呢!    當然也有少數人在公共層的工作間進行低級魔法卷軸、藥水等製作,以求能夠帶來一些額外的金幣收入。    夏多是第一次這麼悠閒地看到晚間的法師塔,從公共層一直到法師專有的第六層,他幾乎沒有看到任何一個無所事事的人。    跟在德帕克法師的身後,夏多一直在猜測給他安排的導師到底是哪一位,如果不是領主的話,那換成艾伯克法師也可以。    作為法師塔裡施法等級最高的幾人之一,艾伯克更有進階奧術師的潛力,如果能搭上他的話,想必也是極好的。    只是到底如何,就看接下來德帕克法師怎麼安排了!    “德帕克大人,能否提前透露下,我的這位導師是什麼樣的人嗎?”夏多輕聲問道。    聽到這個問題,德帕克腳步一頓,但隨即恢復如常,“夏多,給你安排的這位導師也是一位非常才的法師,不到二十歲她的施法等級就達到了6級。”    “她?”    夏多注意到這個關鍵的代詞,在耐色語中,表示男性的“他”和表示女性的“她”完全是兩個詞語。    “不錯,那確實是一位女性法師,但你可不要因此而輕視她!”    “不會的。”    夏多連忙表明態度,儘管心中卻是有點輕視,而且十分失望,但這時候可不適合在德帕克面前表現出來。    不到二十歲,施法等級達到了6級,也就是中階法師的程度,那現在是有多少施法等級呢?    根據領主才12級可以推測,他的這位未來導師最高也不會超過12級,不定還在10級以下打轉呢!    這又和他的預期太不符了,原本想著成為領主的學生,之後退而求其次,艾伯克法師也可以,畢竟這是夏多明確知道的10級法師。    現在又冒出來一個不知所謂的女法師,這種落差實在是太大了!    或許這位女法師真的很才,但夏多更看重的是導師的身份、背景所帶來的便捷,而且女法師,這個詞一聽就感覺不好相處。    到現在未知,他還沒聽過有多少女法師呢!    並不是女性沒有賦,而是時代的侷限,女性過早地承擔了各種勞作,在初期根本接受不到與男性同等的待遇。    這就和地球上女性失學幾率大於男性差不多,就算偶爾有幾個女性法師,那也無濟於事,只能人家才!    這麼一想,他的未來導師還真的厲害呢!能早早地就表現出賦,還走到了現在,成為了正式法師,這在社會地位上就不再是簡單的男女屬性了。    他們有一個統一的稱謂,那就是“施法者”,一種特有的、以魔法能力劃分的階層。    夏多也只能這麼安慰自己,畢竟對於法師塔做出的決定他無法反對,只能接受,只是希望他的導師能好相處一些。    不然的話,他今後的日子就苦逼了!    壓榨學徒的導師,可不只是地球上才有,在耐色更是常態,而且更可怕的是,這裡的人已經習以為常了!    夏多不指望完全不被壓榨,卻也對睿智、和善的導師有所向往。    ……    很快,兩人便來到了法師塔六層的一扇大門前,這裡的佈局也和公共層、學徒宿舍層相似——    一個環形走廊,以及走廊上的大門,不過這裡門的間距要遠於公共層以及學徒宿舍層。    畢竟正式法師的數量要遠於學徒數量。    對於這樣的大門,夏多已經不陌生了,如果有預約的話,比如選了某法師的課,那麼這扇門大多數情況下是開著的。    裡面是一個會客室,再裡面還有法師的獨立研究室、書房、臥室、儲藏室,等等,雖然沒有多豪華,但也能算是一個私人空間了。    只是現在,夏多未來導師的門卻關著,並且絲毫沒有開啟的跡象,難道她不知道法師塔安排了學生要來?    夏多狐疑地看了一眼德帕克法師,這位也有些尷尬,臉色出現了焦急之色,明明已經在路上聯繫好了,怎麼又出這種事!    德帕克再次聯繫了一下,不知交流了什麼,但片刻門打開了。    果然是女法師,夏多心想,在門打開的一瞬間,他就看到了裡面的陳設,確實有女性特色,顯然是經過一番精心佈置的。    但也正因為這個,夏多對這位未來導師的評價又低了幾分,看樣子,他這位導師不是心態十分年輕,就真的是年紀。    饒賦往往從生下來就確定了,因此很大程度上,年齡就成了衡量法師的重要指標。    現在大概率睿智老法師沒了,換成了年輕女教師,如果是在地球上,那夏多還是挺樂意接受的,但在這裡智慧、知識幾乎等同於力量,他自然希望自己的導師更強了。    “德帕克大人,導師不在嗎?”夏多聲問道。    不在是不可能的,但他們兩個都進來了,這位女法師還不露面,搞什麼呢!    “來了!”    德帕克突然看向會客室一側,那裡是研究室所在,順著德帕磕目光看過去,夏多看到了一扇閃爍著魔法靈光的門扉緩緩開啟。    接下來的一幕簡直亮瞎了夏多的雙眼,此刻他心裡只有一句話想——土豪,我們做朋友吧!    只見這位從研究室中走出來的法師,身上至少有四五件魔法物品,任何一件都要遠勝於夏多曾經獲得的那兩個。    甚至夏多感覺這還不是她所表現出來的全部,他可以明顯感覺到來人身上有種淡淡的威脅感,這種感覺就好像對方拿著上了膛的槍指著他一樣。    夏多來法師塔也見過了不少法師,但這種感覺就算是艾伯克法師也沒有給他過,這讓夏多充滿了好奇。    到底是自身實力使然,還是身懷某種特殊的魔法物品?    不管真實情況如何,夏多知道今後的日子可能不會像他之前想的那樣無趣。    而退出專注狀態,對方也褪去了魔法靈光,一個青春少女的形象呈現在夏多面前,黑色短髮、五官柔和、身材嬌,特別是那一雙靈動的雙眼,充滿著知性與睿智。    有那麼一瞬間,夏多覺得有這樣一個導師還挺好的。    “你就是夏多?”少女的嗓音清亮乾淨,直透人心。    夏多忙不迭地問好,“是,我就是夏多,導師你好。”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堪比精靈的女性,之前在鎮上看到的與其是女人,不如是具有女性特徵的男人。    膀大腰圓、聲音尖刻、動作粗獷,簡直無法直視,更別心有遐想了。    而現在,終於見到“正常”女性了,夏多心裡還真有幾分感動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