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術之主, 第159章 卷軸來歷,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看著看著,夏多注意到妮雅的耳朵尖開始泛紅了,講課的語氣也有了些許變化,夏多不敢過分,連忙講注意力轉移到自己的筆記上。    妮雅講的內容他大多已經知道,因此他只是稍稍留意是否有他不知道的知識,他的大部分精力其實還是放在自己的研究上。    製作魔法卷軸,夏多並不陌生,但對於為何一張紙上便能記錄一個魔法,過去的他始終難以摸清。    但在學了《初級奧術幾何學》後,夏多就明白了,不是一張紙能夠記錄一個魔法,而是有人藉助奧術幾何學將魔法變成了平面的圖形。    如果未經過加密,那就是學習卷軸,如果經過加密,那就是普通卷軸。    實則德帕克借給他的那本魔法書,本質上也可以看出一頁頁學習卷軸裝訂而成,裡面的魔法都可以準確無誤地觀察到。    只是大多數魔法的激發要素被省去了,如果閱讀者人為補全的話,是可以將魔法激發出來的。    夏多將來要製作的法術書應該也是類似這本,既可以簡潔、直觀、無誤地記錄魔法,供他記憶不足時隨時翻閱,又可以當成臨時的魔法卷軸,在關鍵時刻用出去。    簡直完美。    而要是再在上面恆定一些魔法的話,那不定就更加厲害了。    當然,這一切還只是夏多的計劃,當前的他並沒有實現的能力,他目前能製作的魔法卷軸,就只有他兌換過學習卷軸的哪幾種。    而除了【光亮術】他學過加密版以外,其他種類的卷軸即便做出來,也是學習卷軸,自己用與加密版沒什麼區別,但如果出售的話,那就是將自己的知識白白送人了。    特別是現在他正在通過奧術幾何學整理1環【蒸汽射線】的法術結構、要素,力求儘快整理出【蒸汽射線】卷軸的製作方法。    正式法師階段必然會更加費錢,這將是他短期內的重要收入。    ……    夏多不直勾勾盯著妮雅了,讓妮雅的授課也變得平和了不少,很快第一次授課便圓滿結束。    妮雅暗自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狠狠地瞪了夏多一眼,不過此時的夏多並沒有看她,而是在筆記上寫著什麼。    這又讓妮雅有些惱火,“夏多,加納爾,你們可以離開了,明上午過來答疑,另外,夏多,書單上的書儘快看完!”    “是!”    夏多和加納爾同時應是,起身行了一禮後,便一同離開。    走出妮雅的研究室,兩饒氣氛就有些尷尬起來,加納爾生怕夏多提到之前月亮節時候的事,而夏多則想著加納爾為什麼不把書單給他?    難道還要他主動索要?剛剛妮雅導師可是讓他給自己的。    “加納爾。”    “啊?”加納爾猛然一驚,連忙道,“夏多,我不知道你也成了正式法師,恭喜你了!”    “……”    夏多感覺加納爾似乎會錯了意,也不知道他腦子裡在想些什麼,於是,“剛剛妮雅導師的書單呢?”    “書單?哦,書單在這兒!”加納爾有些手忙腳亂地從筆記裡抽出一張紙,遞給夏多,“這個給你吧,這上面的書我都已經抄錄下來了。”    “嗯,謝謝。”    夏多接過這張還很新的羊皮紙一看,最上面就是《魔網法術位概覽》,之後連續兩本都是關於這個的。    下面還有施法技巧、魔法理論之類的書,而在書單的最後卻是一本用精靈文字寫成的書目。    這個詞夏多沒見過,更別認識了,於是便拉住正準備離開的加納爾,問道:“這書單上面最後一本書是什麼?”    加納爾停住了,先是念了一個精靈語名字,然後道:“這是《晨風詩集》,一個精靈詩饒傑作。”    “這對於我們有什麼意義呢?”夏多不解。    加納爾先是有些驚訝,隨後又露出瞭然的神色,“這是公認的學習精靈語最好的讀本,可以讓人以最快的速度入門。”    “你學會了?”    “沒櫻”加納爾有些赧然,這個書名還是圖書館的一位當值法師告訴他的呢,他準備過幾就選一門精靈語課程。    當然,這些就沒必要跟夏多了。    ……    兩人離開後,夏多並沒有第一時間去圖書館借書,而是來到奧術花園,妮雅結束授課並沒有卡在飯點上,反而留了不少的時間。    這兒奧術花園應該還沒放工呢!    跟值班的庶務法師打了個招呼,夏多便徑自朝果園方向走去,蘋果樹下,埃德里奇、迪恩、薩米、德瓦恩都在。    而且還多了一個金髮胖子——唐納德,似乎他們已經接納了一個新成員,不,應該是新朋友。    夏多的到來讓埃德里奇等人喜出望外,唐納德也一臉崇拜地看著夏多,當初他們是同一批進入法師塔的。    如今夏多已經成為正式法師,而他不久前才因為夏多的幫助,得以學徒轉正,這之間的差距,已經讓唐納德生不出趕超的念頭。    “夏多!”眾人連連打招呼,語氣和之前一樣親切,但夏多還是聽出了一些拘謹,終究是分屬不同階層了。    但夏多並沒有表現出任何自矜自傲,反而更加親和,語氣也十分親近,“大家都在呢!”    “夏多,你找我們有什麼事嗎?”    正式法師一個個都相當忙碌,眾人也不相信夏多閒著沒事就單純過來看看他們,而夏多也沒有隱瞞,將來意出:    “我來一個是看看大家的情況,現在看到你們相處得這麼和睦,我也放心了,另一個是想找埃德里奇打聽點事。”    聽到夏多已經離開奧術花園了還在關心他們,原學習組的成員都十分感動,這在夏多眼裡甚至是有些過於激動了。    上位者只要少許恩惠便會讓下面的人感激涕零,雖然他並不是上位者,但身份帶來的差異卻也讓夏多的任何言行舉止都變得更加有力。    或許這也是血脈覺醒帶來的感染力、親和力。    “夏多,我們到旁邊吧。”埃德里奇提議道。    “不,不用。”夏多擺擺手,“我想問的並不是什麼隱秘的事,再我還不相信大家嗎?”    “那夏多,你想問什麼,只要我知道的,一定不會隱瞞。”埃德里奇痛快地表態。    一直以來都是夏多給他幫助,讓他一個幾乎自暴自棄的人又重燃了對魔法的希望,他很希望能為夏多做點什麼。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