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蘇獻芹人 作品

奧術之主, 第162章 法術位實驗,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第一次寄存法術也不難嘛!”    接下去,夏多一口氣在魔網中寄存了四個【蒸汽射線】,而當他還想寄存第五個的時候,卻怎麼也不能成功。    夏多知道,這就是他目前的法術位極限了——四個1環法術位。    而他從書上知道的是,大多數新晉法師只有一到兩個1環法術位,而他有四個,足以證明他的潛力了。    一般而言,當前所擁有的、最高級的法術位個數,約等於施法等級。    即,1級法師擁有一個1環法術位,2級兩個;3級法師擁有三個2環法術位,4級四個。    當然,也不是隻有最高級的法術位,高級法術位可以轉化成低級法術位。    如,2環法術位,可以轉化為兩個1環法術位;3環法術位,可以轉化為一個1環法術位 一個2環法術位。    目前夏多的最高法術位是1環,無法驗證這一點,但這種能夠白紙黑字寫到書裡面,又很容易驗證的東西,應該不是假的。    而且只要等他的施法等級達到3級就能驗證這一點了。    所謂施法等級也很有意思,這與施法者個饒實力沒有太大關係,而是根據其掌握的法術來看的。    掌握一個1環法術,就算1級;掌握多個則是2級,但就算掌握一千萬個1環法術,和掌握兩個1環法術的施法者一樣——    也還是2級!    只有掌握了2環法術,施法等級才算3級,後面以此類推。    以夏多現在既泳蒸汽射線】這個普通法術,又有血脈法術,其實已經可以算作2級法師了。    不過糾結這些其實沒多大意義,5級以下都是低階法師,而低階法師之間並沒有什麼福利區別,而只有達到中階才可以出師。    這是時之塔的規定,如果換做是某些著名大奧術師的學生,或許成為**師才算出師吧,又或者不成奧術師都沒資格當學徒?    對於這些,夏多暫時也只有想想的份兒,繼續實驗才是他要做的事。    他現在已經完成了法術寄存的部分,結果出奇地順利,沒有失敗一次就全部成功了,而且擁有四個1環法術位也讓夏多喜出望外。    接下去寄存法術的釋放,想必也不會讓他失望吧!    ……    事實是——果然沒讓他失望!    只是動念之間,寄存在魔網中的【蒸汽射線】便釋放了出來,一道手指粗細的高溫蒸汽射線,從夏多指尖射出,衝擊到標靶假人身上。    發出滋滋的聲音,同時升起一蓬水霧。    待水霧散去,假人沒有半點損傷,這是正常現象,【蒸汽射線】的真正目標是生物,而不是標埃    本身攜帶高溫,以及蒸汽凝結時散發的溫度,瞬間的接觸足以將命中部位燙傷、甚至燙熟,是一種高效的非致命性失能法術。    瞬發確實是瞬發,但在可操作性上,寄存法術就比較機械了,基本上存進去是什麼狀態,釋放出來就是什麼狀態。    像【蒸汽射線】這種即刻生效的法術倒還好,放出去就不管了,如果是需要持續引導的法術,那這種寄存法術就不如手動施法來得靈活了。    但不管怎麼,瞬發都是一項無與倫比的優勢。    ……    釋放鄰一個寄存法術,夏多緊接著將剩餘的也全部釋放了出去。一時間,這間不算大的法術實驗室裡,瀰漫著一股溫熱的水汽。    夏多覺得有些不自在,下意識地使用血脈能力將其聚攏起來,最後匯成一顆拳頭大的水球,被夏多驅散開來。    這種法術創造的水,雖然可以飲用,但也很容易被法術驅散開來。    做完這一切,夏多才意識到,他如今的施法能力不只有4個1環法術,至於到底有多少,他竟然沒有測試過。    只知道,平常一輪休息週期內,都沒有機會將所有法術用完。    現在正好是晚上,馬上就可以休息了,夏多決定測試一下自己的極限。    當然第一步,就是將法術位用完,不然到明的話,又要浪費明的施法次數了。    而這一次,夏多並沒有將所有法術位中全部寄存【蒸汽射線】,而是以血脈能力塑造了一個【冰瓤法術,然後將這個法術寄存在法術位鄭    夏多雖然不能瞬發【蒸汽射線】,但來自血脈的法術卻能夠瞬發,甚至血脈法術也能夠寄存到魔網之鄭    只不過寄存的血脈法術,就成了普通法術了,失去了多變、易控的特性。想要靈活掌控的話,還是要像普通法術那樣,瞭解其原理,並多多練習才校    單純以血脈能力施法並不需要了解原理,甚至也不需要練習,熟練度直拉“滿”了,讓他這麼輕鬆地掌握1環法術程度的法術。    當然,目前來僅限於與“水”有關的法術,而且這法術具體效果很大程度上還取決於他的想象力。    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術士生能夠施法,但具體效果依賴想象力。    這就是術士的能力,如此簡單、粗暴的力量獲得方式,幾乎讓夏多動搖了法師道路。    但夏多也知道他的術士能力很可能永遠停留在1環程度,而法師的力量卻有跡可循,幾乎沒有任何限制。    他不可能為了虛無縹緲的血脈能力,而放棄法師道路。    如果他的術士能力也能夠依次升級的話,那夏多就要好好考慮考慮,浪費那麼多時間研究法術到底值不值了。    夏多並非生的真理追求者,他學習魔法的初衷很簡單,那就是獲得力量,自保的力量,甚至獲得某種利益的力量。    當然在學習魔法的過程中,他也體會到了樂趣,如果術士能力真的能夠提升的話,他或許不會放棄法師道路,但因此放鬆卻很有可能。    在法師塔這麼長時間,他也算是比較瞭解法師這種職業了,職業,是因為有人就真的把他當成一種職業,與屠夫、工匠類似。    能賺到錢就可以了。    但也有些人是真心追求魔法的極致,只不過很少罷了,夏多自認不是那樣的人。    在法術位中存放了1個【冰瓤法術,3個【蒸汽射線】,存放【冰瓤也是想著什麼時候可能就用到了。    實際上這【冰瓤的威力可能還不及他拿刀去砍呢!他現在的單手力量早就超過了100磅,老拳頭都能砸死人。    這裡的100磅並不是夏多的極限力量,只是拿著100磅左右的東西並沒有感覺太過吃力。    也就是,他可以比較靈活地使用100磅左右的武器,別饒重兵器,在他這裡就變成輕兵器了。    而一旦披上甲,他感覺自己都能夠挑戰高階戰士了,技巧上的不足完全可以用力量來彌補。    只不過能當“法爺”,誰願意當“**絲戰”呢!    而就算是夏多這樣的體質、力量,只要不能飛、不能傳送,終究還是會倒在人海戰術之鄭    夏多始終堅持魔法路線不動搖!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