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術之主, 第163章 短期規劃,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填充完法術位,夏多便開始在法術實驗室裡施展【蒸汽射線】了,而且是漫無目的地,純粹就是為了消耗法術。    很快,他便感覺眼前一花,無法維持專注狀態了,只要稍有集中精神的意圖,腦海中便好像有千百根針在亂捅一樣。    十分難受。    為了測試當前的施法極限,夏多也算是拼了。    不過不能施展正常法術了,卻並不影響他施展血脈法術,他依然可以召喚水流、塑造冰刃之類的操作。    雖然都是借用了魔網施法,但很顯然術士和法師是兩套截然不同、互不干擾的施法系統。    血脈極限他也要測試,如此又是一番操作。    很快,血脈法術也放不出來了,夏多徹底蔫了!而在暫時失去所有施法能力的時候,是夏多最虛弱的時候!    不過就算再虛弱,他也有單手100磅的力量。    血脈的力量給了夏多最後的保障。    統計下來,夏多正常施法可以施展16次1環法術,血脈法術差不多也有10次左右。    “這次數有點少啊!”    夏多決定等【蒸汽射線】卷軸研究出來,他就要開始屯卷軸了,每有16次製作機會,不用掉簡直就是浪費!    測試結束後,算算時間還沒到9點,不過法師住所這本本身也不“斷電”,夏多也懶得糾結這些了。    現在他就像倒在床上好好睡一覺,掌握魔法的人一旦失去了,哪怕只是暫時的,都渾身不自在。    夏多真希望能有一種讓人瞬間休息完畢的寶貝,當然最好是能夠被他所掌握的魔法,這樣一來,他簡直就是個永動機了。    雖然很想立刻就睡,但每日的總結以及接下去的短期計劃卻還是沒有放棄。    從目前來看,妮雅導師似乎比其他導師要寬鬆,不過這需要長遠來看,如果後面反而壓迫太甚的話,那就——    那也沒辦法,只能儘可能地周旋著,不過以夏多的經驗,這種可能性不大,畢竟一個被學徒長久盯著都會害羞的導師,又能有多麼邪惡呢?    至於短期計劃嘛,當前最重要的當然是儘快將【蒸汽射線】卷軸的製作方法研究出來,之後就是防護法術了。    如,1環【法師護甲】,這個法術雖然不見得有多厲害,但能給他提供一層防護能力相當可觀的無形護甲。    這對於身體出眾,又不方便著甲的夏多來,簡直絕配。    只是他現在身處法師塔中,安全方面暫時沒什麼問題,這個項目也就暫時被他放在了後面。    至於,能否獲得這個法術,夏多並不擔心,成為正式法師已經完成了階層躍遷,獲得法術的難度絕對會比學徒下降一個層級。    近期除了兩個法術計劃外,夏多也需要不足1環層次的理論基礎,這方面妮雅估計是不教的,就算教,每週一課,效率也太慢了,需要夏多自己來。    另外,還有提升權限的任務指標,夏多還差500多金幣的指標,這個就純粹靠時間來磨了,想要再找到像帕蒂夫人那樣的任務估計也不現實。    不過既然已經提升了權限,最重要的評級已經沒了,夏多其實也可以慢慢來,或許在未來想要提升權限的時候,會再次被卡住,但實際上,這已經很難影響到他了。    在心中將近期計劃盤點一遍後,夏多酣然入睡。    ……    第二,夏多早早從沉睡中醒來,不僅神清氣爽,重獲施法能力也讓他倍感安心,與此同時,他心裡也暗暗留意,今後不管什麼情況,都必須留有餘地。    就算是為了測試所謂的極限,也是如此,畢竟極限不極限,其實也沒多大意義,真遇上難以抵擋的時候,也不是多一兩個法術就能解決的。    這或許就是“質”與“量”的區別吧。    夏多自然希望自己成為一個高質量的智慧型法師,而不是一個只會狂甩法術的蠻子。    用過早餐,夏多早早地來到妮雅的研究室外。    這個早是真的早,當大門打開的時候,就只有一臉疲態的妮雅導師在,看樣子像是通宵了。    而加納爾還沒有來。    “你來早了,先等一會兒。”    完,妮雅便不管夏多,徑自朝裡間走去。    房門無聲合上,夏多心有遐想,但面對一個施法等級高達7級而且背景不凡的導師,他還是選擇敬而遠之。    加納爾沒來,妮雅也無意給夏多提前答疑,夏多便拿出筆記自行研究,同時將待會兒要問的問題在筆記上,稍稍標記了一下。    目前,妮雅沒有提問的範圍,但她只講了一課《初級奧術幾何學》,而夏多將【蒸汽射線】製作成魔法卷軸,正好就是奧術幾何學的應用。    這裡面有不少問題需要解答,如果讓夏多自己思考的話,也能弄清楚,就是有點費時間。    而現在有現成的導師答疑,夏多可不會放過她!    同時他還在考慮一會兒該怎麼解釋,問出的問題超出妮雅的授課內容,不到一年成為法師,或許就是願意吧。    沒過多久,加納爾也來了,看到夏多已經提前到了,他似乎有些吃驚,點頭致意後,便不著痕跡地打聽起“夏多來了多久”、“有沒有提前答疑”之類的問題。    夏多一眼便看出他的心思,實話,在高中的時候他就見得多了,“加納爾,我也是剛剛到,妮雅導師人都不在這裡,又怎麼答疑呢?”    加納爾訕訕不語,拿出筆記開始翻開。    很快,妮雅導師從裡間走了出來,加納爾不知道,但夏多卻很清楚,她換衣服了,不定還洗了個澡。    臉色也好了許多,只是嘴角那個麵包屑是怎麼回事!    加納爾只看了一眼,將腦袋深深地低下,而夏多也不敢多看,生怕羞惱的女人突然送他一記免費的法術。    只是妮雅嘴角帶著麵包屑,又裝作嚴師一本正經答疑的樣子,讓夏多倍感好笑,當然這種笑並非惡意的笑,而是見到了一種反差萌。    熬夜少女、正經女法師,兩種人設集中到一個人身上,而這個人在房間裡狂吃海塞的一幕,出現在夏多腦海鄭    自然而然地就想笑。    “咳——夏多,到你了,你有什麼問題?”妮雅突然停止瞭解答,問夏多。    答疑的時候,加納爾和夏多輪流提問,妮雅作答,加納爾先問,剛剛加納爾的問題正好解答完畢。    夏多不慌不忙翻開筆記種的一頁,道:“導師我想問,如何準確地講立體結構轉化為平面,同時還保持性質不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