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蘇獻芹人 作品

奧術之主, 第164章 即將到來的奧術競賽,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這個問題其實並不是問的如何轉化,而是如何保持性質不變。    將立體的法術結構轉化為可以繪製在羊皮紙上的圖形,這在夏多看來,就是三維轉二維,肯定是損失了什麼東西的。    但現實是,法師們普遍認為這是一種等價變換,而且從【光亮術】卷軸這一實際例子來看,也確實是這樣。    這幾乎顛覆了夏多的認知。    顛覆認知,當然不會導致夏多爆頭,只是在後續研究的時候,始終感覺有一種莫名的阻力存在,心理上的坎兒邁不過去的那種感覺。    夏多自己推測,這或許是因為製作卷軸的過程本身就是施法過程,平面圖形本質上還是魔網,也就不存在什麼東西被損失掉了。    但這個問題得不到解答的話,夏多怎麼都覺得不自在。    妮雅聽了這個問題很是驚訝,她也是在成為中階法師後才開始考慮這些看似很無用、其實卻接近魔法本質的問題。    而一旁的加納爾則完全懵了,他可沒有別人借給他魔法書,他所看的《奧術幾何學》只是普通的文字書籍,加上學徒階段的基礎不如夏多。    還遠遠達不到跳出書本思考的程度。    這種不明覺厲的問題,讓加納爾也豎起了耳朵,想要聽聽到底是怎麼回事。    “夏多,這個問題很有意義。”妮雅先是誇了一句,而夏多則努力地不去注意她嘴角的麵包屑,而是看著她的眼睛,期待她的解答。    “你應該是準備製作魔法卷軸吧,將魔法保存至一張羊皮紙上,看上去是將法術轉化成了平面圖形,但本質上是固化的施法過程,沒有施法者的話,僅憑圖形是沒辦法讓一張羊皮紙成為魔法卷軸的。”    夏多立刻又問,“那就是不是所有的魔法都可以寫成卷軸?”    “是的,你要將製作魔法卷軸的過程當成製作魔法物品,而不僅僅只是畫一幅簡單的圖形,從材料到手法都需要注意,有些法術始終找不到對應的墨水,那這種法術就無法制成卷軸。”    夏多還想再問,妮雅已經停住了,“輪到加納爾了!”    “是。”    原本的問題硬生生憋在肚子裡,格外不爽,夏多能理解跟好幾個學徒同在一個導師手下的感覺了。    兩個人就這樣,再多幾個豈不是更不爽。    好在時之塔除了領主以外,沒有誰同時帶四、五個學徒,一般就是一個,最多兩個。    當然這裡的學徒都是指正式法師,法師學徒本質上就是維持法師塔運作的僕役罷了,夏多也越來越感覺到這一點了。    只不過有些聰明的僕役能夠不斷升級,跳出原有階層。    ……    加納爾的問題全部是應用層面上的,而夏多的問題則大多會溯及理論、原理,當然偶爾也會問一些常識問題。    這是夏多接觸魔法的時間太過短暫導致的。    目前法師塔裡最遲的也是和夏多同一批進來的,但這些人都是土著,成年之前的十多年雖然沒有真正接觸過魔法,但耳濡目染之下,也要比夏多這個外來者知道得多。    而整整一個上午的答疑時間,自然要充分利用起來,雖然這些問題讓加納爾和妮雅看他的眼神有些怪異,但夏多早就過了那種好面子的年齡了。    落到手裡實實在在的好處才是真的。    再,這也沒有多掉面子,至少夏多自己是沒感覺有多掉面子,畢竟能在一年內成為正式法師本身就是一種極強的正面形象。    ……    不知不覺間,一整個上午便在三饒一問一答間一去不復返了,中午時分,妮雅停止了答疑,卻也沒讓夏多二人立刻離開。    “有件事提前通知你們,法師塔的艾伯克法師成功進階為奧術師,領地會舉行一次大慶典,到時候會有一個奧術競賽,你們都要參加。”    “奧術競賽?!”    加納爾和夏多同時發出一聲驚呼,兩人對奧術競賽都不陌生,夏多在不少法師傳記中都看到過。    一般而言,這樣的競賽完全是傳記主角的揚名場所,幾乎每一個出過傳記的法師都有過參加奧術競賽的經歷。    耐色人特別喜歡這樣的活動!    不只是法師喜歡,普通人也喜歡,這是他們為數不多的可以親眼見識魔法的機會,等到日後那就是相當不錯的談資了。    但那是在帝國核心區域!    薩維爾領只是南境的一個鎮,雖然地理優勢不錯,但領主的施法等級都只有12級,又能吸引多少有賦的法師前來參加呢?    夏多不是很能理解,為什麼只是一個法師進階成了奧術師,就值得舉辦一次奧術競賽。    帝國出名的奧術競賽一般都是有傳統的,最初不是為了紀念某次大勝,就是由某個大奧術師發起的。    薩維爾領有什麼?    除非是為了終結掉獸人潮,但那件事都過去半年了,要舉辦奧術競賽也早該舉辦了。    要知道想讓吸引人來參賽,是要拿出實實在在的好處的,是隻有一些歪瓜裂棗來參加,那不只是白白浪費錢,更重要的是——    會成為施法者圈子裡的笑料。    “妮雅導師,領地真的要舉辦奧術競賽?什麼時候?”    “在六月的第一。”    六月的第一?夏多算了下日子,現在是5月中,也就是距離奧術競賽只有半個月左右的時間。    夏多心中躍躍欲試,但一想到他成為正式法師也才不到半個月,心裡頓時就有些洩氣。    “妮雅導師,哪些人可以參加?導師你參加嗎?”    不管是什麼形式的競賽,如果妮雅參賽的話,除非是比扳手腕誰的力氣大,否則的話,夏多鐵定是得不到什麼好名次的。    妮雅看了夏多一眼,打消了他的顧慮,“只有1年內成為正式法師的人才能參賽,你沒必要太擔心,我看好你。”    “是嗎!”    夏多有些惶恐,法師塔最近一年晉升的正式法師,算是夏多也才只有四個,夏多有信心獲勝,但要是算上外面的人可就不一定了。    知道外面有多少才法師,夏多穿越前玩過的那款遊戲的背景中,可是明確記載有20歲出頭、30歲出頭的大奧術師的。    雖然真實的魔法世界不會照著遊戲設定走,但萬事皆有可能,才的事誰有得清呢!    夏多記得就在穿越前一,他看到一條新聞,是一個9歲的孩兒,不到10個月就修完了大學所有課程。    這已經不能用才來形容了,簡直就是怪物。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夏多的魔法之路才剛剛開始,怎麼會不誠惶誠恐呢!    不過,雖然沒信心取得最終的勝利,但夏多也還是充滿了戰意,他想和外面的人好好較量一番。    雖然最後有可能來饒水平並不讓夏多滿意,但能外界的法師交流一番已經足夠讓他高興了!    “妮雅導師,我們會好好準備的!”夏多和加納爾同時道。    “嗯,加納爾可以走了,夏多留一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