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我能販賣萬物,第319章 小村見聞,詭異皮口袋,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宋辭晚乍聞怪聲,卻並不自己親自起身去查看。

她只是雙目輕輕一動,佩戴在她左眼中的青冥之眼便被髮動了。

同時,宋辭晚靈覺延伸,漸漸地,一重又一重的屋牆在宋辭晚的眼中便彷彿是虛化了一般,靈覺所過之處,前方一切景象盡皆匯入了她的感應之中。

古大宗家的這座房子,在古家村可以說得上是鄉間豪宅,其一共有兩進,青磚瓦房二十四間。

大宅子裡除了居住著古大宗一家五口,還有他三個弟弟三家人,合共十八口,再加上古大宗的父母老兩口,以及三個沒有出嫁的妹妹,二十四間的青磚瓦房,滿滿當當住了二十八口人。

再加上還要分些房間出來做柴房、灶房、廳堂之類,古家的房子其實也說不上寬裕。

當然,比起有些人家,十幾口人擠在兩三間房裡那種,古大宗家的條件又算得上是非常好了。

這畢竟是在鄉間,能夠擁有這樣的宅子,古家著實是非常體面的那種人家。

宋辭晚來留宿,住的就是古大宗三個妹子讓出來的房間。

古家騰挪了幾下,三個妹子去與古老孃同住,古老爹跟擁有獨立房間的大孫子擠一晚,也就安排妥當了。

宋辭晚也不讓古家吃虧,她出了十兩銀子當借宿費。

這點銀兩在如今的宋辭晚這裡就好比是塵埃灑水,可放到普通百姓眼裡卻仍然是一筆鉅款。

古家人又緊張又興奮地接了,更將宋辭晚當貴客看待。

一切原本都很好,但此刻……宋辭晚看到了什麼?

靈覺延伸的視角下,如同霜雪一般被月光覆蓋著的古家後院出現在宋辭晚眼前。

這裡需要特別提一下,被古大宗帶回來的戲班子,他們居住在古家村清水溪邊上的一處舊宅中。

那舊宅共有五間土磚屋,原本是由姓廖的一戶外姓人家居住。後來這戶人家不知怎麼又集體搬遷到了外地去討生活,這個舊宅就空了下來留在村中。

此後這舊宅又來來回回住過幾戶人家,統一都是短住無事,倘若長住便必定出事——

住在裡頭的人不是摔斷腿,就是掉進河,要麼走著走著要平地跌一跤,要麼喝口涼水都能將自己嗆得死去活來。

總之都要經受各種倒黴事,後來,也就沒人敢在這舊宅長住了。

只有偶爾來了外村人,會被安排在這舊宅短住幾日。

管這村子的里正倒也向上邊城池的懸燈司報說過此事,懸燈司派下誅魔衛前來查看過一趟,卻不曾查出過什麼結果。

反正按照誅魔衛的說法就是,沒詭沒妖,你們看著辦。

看著辦……還能怎麼辦?

那就涼拌唄!

誅魔衛的大人都說了沒詭沒妖,那也就不必理會了。

如今,戲班眾人被安排住進了這間廖家舊宅,大家倒也不覺得會出什麼問題,畢竟只是短住的話,這宅子本就從未曾出過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這舊宅離古家約有一百米路程。

宋辭晚靈覺延伸,輕鬆越過了古家的後院,然後落定在後院中與那廖家舊宅淺淺相望。

區區百米而已,在宋辭晚的靈覺視野中,與近在眼前也毫無分別。

青冥之眼加持下,宋辭晚只見到這一座在誅魔衛口中不必理會的宅院上空,卻是漂浮著一團團幽暗沉鬱的灰色氣團。

有一道白影出現在了宅院外,這白影瘦小靈活,手上拖著一個軟塌塌的皮口袋,攀著廖家舊宅的後牆嗖嗖嗖爬上了屋頂。

他蹲在屋頂上空小心將手中的皮口袋展開,皮口袋展開後,那幽深深的口袋內部就開始散發出一種奇異的波動。

過了片刻,漂浮在廖家舊宅上空的那些灰色氣團動了起來,它們徐徐調轉方向,開始向著下方的皮口袋飄去。

青灰色的皮口袋便好似是一個青灰色的人,張開了血盆大口,慢悠悠吞食灰氣。

是的,雖是張著大口子,皮口袋吞食灰氣的速度卻很慢。

在宋辭晚看來,若將那屋頂上的灰氣比作池塘,皮口袋便好似是在池塘下方偷偷鑿開了一個細孔。

絲絲縷縷的灰氣緩緩往下流動,以這速度,那些灰氣只怕是三天三夜都流不完。

白影明顯看不到這些灰氣的存在,他只能通過皮口袋鼓脹的程度來判斷皮口袋吸納灰氣的速度。

他一會兒一探頭,細細向內查看,可惜皮口袋裡幽深深一片,什麼也看不出。

而皮口袋外頭卻是乾癟癟的,白影查看了無數回,那乾癟也依舊未有分毫緩解。

白影便漸漸有些急躁起來,他搓著手守在皮口袋旁邊,要不是因為人在屋頂上不方便走來走去,他簡直都要在屋頂上奔跑起來以表達自己的急切。

如此又過片刻,從古家後院小心走出一個人。

這人梳著個斜髻,穿了件桃紅衫子灰綠裙子,鳥悄著步伐向那百米外的廖家舊宅走去。

她先走後奔,不過一小會兒就到了廖家舊宅後方。

“喵、喵……”

這女子躲在舊宅後的一棵大樹下,捏著嗓子學起了貓叫。

貓叫聲嚇得屋頂上的白影一個哆嗦,他忙就直起身,一邊惱怒地向著後頭貓叫的方向瞪了眼,一邊暗暗咬牙,輕輕跺腳。

“喵喵……”

貓叫聲還未絕,白影只得無奈將皮口袋留在屋頂,他則轉過身小心從屋頂躍下。

這白影的身體倒是輕盈,落地也不曾發出什麼明顯的聲音。他著地在四下打了個滾,又仔細觀察了一遍四周,確認屋子裡的人不曾被吵醒,這才急急忙忙奔到那棵樹後。

樹後的女子眼前一亮,白影就一把拽住她,壓著嗓子用氣音低斥道:“你做什麼呢?不是說好了明日事成之前咱們絕不相見嗎?”

樹後的女子宋辭晚白日見過,知道她是古大宗的二弟媳婦,被村裡人稱作小姚氏,是古大宗老孃大姚氏的孃家侄女兒。

白日裡,宋辭晚見到的小姚氏是樸實乖巧的,此番在月色下,卻只見小姚氏面色紅潤,眼波流轉。

她像是帶著鉤子般將目光鉤在白影身上,低柔聲音道:“人家害怕呀,明日裡那事兒成了以後,過後若被大哥大嫂發現是我做的,我該如何是好?”

……

故事,似乎有些複雜?這小姚氏要做什麼?

小小村莊也有詭怪曲折,宋辭晚遙遙旁觀,微微挑眉。

(本章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