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東卍的我徹底放飛自我,番外:夏美、奈月、賴英(1),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加藤奈月原本是個中學的大姐大,至少在別人眼裡是這樣的,當然她也這麼認為,只是她和平常那些大姐大不一樣,她並不強。

  加藤奈月每天都在重複著一種生活,在校內欺負著那群低年級的學妹,在校外做些順拐、搶劫、打劫這樣所有不良都會做的事。

  還有一件經常做的事,就是捱揍,挨她那位賭鬼加酒鬼父親的揍。然後為了不被熟悉的人知道她如此弱小,再一個人去很遠的醫院看傷。

  那一天她也是和往常一樣,拿著搶到的錢,和那群穿著打扮怪異的“小姐妹”們出去大肆消費。

  這次她們來到了城市中心的高檔酒吧。

  這時的加藤奈月還是一頭黑髮,臉上無時無刻不帶著沒有癒合的傷口。

  “奈大姐,你這又是和哪群傢伙打了一場啊?臉上又添新傷了。”開口說話的是畫著濃妝,嘴裡叼著煙的御久櫻,看上去很瘦弱的小女生。

  “嗨,管他誰呢,肯定是被奈大姐削得連個屁都不敢放啊!忙不迭給奈大姐送錢啊!”亂染紫辮的女生西溪詩拍著馬屁,一副天下我奈大姐最強的樣子,看得邊上幾個小姐妹直皺眉。

  但是她這副樣子深得加藤奈月的喜歡。

  加藤奈月叼著煙,坐在包廂沙發上豪橫宣佈:“沒錯,那群小子倒是有錢,今天你們可是有口福了,隨便點啊,我買單!”

  “嘿嘿嘿,好,奈大姐大氣!”

  “大氣啊,姐!”

  “那我們就沾了,奈大姐的光了!”

  .......

  加藤奈月抽著煙,無比享受著她們的吹捧。至於錢,這次倒是真的撞大運,碰上一個沒啥武力的大少爺,搶到了不少,應該夠這次花銷了。

  只是她萬萬沒想到這個地方的消費會這麼高,光是幾個人分別點了一餐就2萬(日元)起步了,更別提她們還點了昂貴的甜點和飲料。

  加藤奈月表面和和美美,內心已經有想把她們都打一頓的心了,真把她當豬宰是吧!

  但更令她沒想到的是,在聚會進行到尾聲,她打算結賬時,被拒絕了。

  哪有人會拒絕收錢的?!加藤奈月整個人都有些震驚,不收錢也就算了,就連店長都親自來見她!什麼時候她還有這能力了?!

  “抱歉,奈小姐,這次是我們招待不周了,沒有及時地注意到您來這裡用餐真的很抱歉。”店長恭恭敬敬地彎著腰,連抬頭仔細看加藤奈月都不敢。

  加藤奈月雖然大腦極為混亂,但還是不忘在小姐妹們面前裝一把:“沒什麼大事,只是來吃個飯而已。”

  這話一出,加藤奈月就見她的小姐妹們眼神都亮了,看向她的眼神充滿崇拜。

  店長也是聽聞了不少關於阿奈性格的描述,知道她不是一個喜歡宣揚的人,便是點點頭,恭敬遞上vip卡:“奈小姐上次走的匆忙,這卡都忘拿了,這次就拿上吧。”

  加藤奈月瞥了一眼,沒有接,不是她不想,而是怕演的不像。她可是從來沒來過這家店,能受到這樣的待遇,只能說明這群傢伙認錯人了。

  店長見她長久不接卡,心中頓時變得忐忑不安起來,難道奈小姐不想和他們牽上關係嗎?這可是非常不利於未來發展的事啊。

  “奈大姐?”等了好幾秒都沒見她表態,御久櫻試探性開口,結果是被瞪了一眼。

  這一幕被店長看在眼裡,心中更沒底了,連忙表態:“奈小姐請放心,我們絕不會給您找麻煩的,只是希望小姐可以略微關照一下我們。當然您的臉在我們的店裡是絕對的通行證,但是我這不是怕下頭沒有見過您面的小子們衝撞了您。”

  加藤奈月皺眉,心中想的是:不是吧?那個人和我真的長得這麼像嗎?靠這麼近都認不出來!

  又是幾秒後,加藤奈月兩指夾起了卡:“行吧,小詩拿著,以後我不在的時候你們也可以來。”

  反正到時候出事了,也是你們出事。

  加藤奈月心裡打著小九九,把卡直接轉交給她們,隨後毫不客氣地接受著她們七嘴八舌的讚美。

  與此同時,養成新習慣在城市裡亂逛的加藤夏美遇到了令她匪夷所思的事。

  “你這臭丫頭還敢進我的店!上次偷煙還沒找你算賬呢!”

  加藤夏美茫然地看著對面指著她,滿臉怒氣的便利店大叔。她以前走到過這裡嗎?答案必然是否定的:“大叔,你好像認錯人了。”

  便利店大叔老臉一橫,嗓門著實不小:“別以為換個髮色就說認錯人了,就你這張厚臉皮的臉,老子我就是到了老眼昏花的年紀都不會認錯的!”

  加藤夏美看他氣憤地往前走了幾步,有點慌地往後退了點:“那個,我是叫加藤夏美,第一次來這邊的......”

  “還加藤夏美呢,你編個名字還不願意換個和你那賭鬼老爹不一樣的。別給我演戲了,快點把先前那些錢全部給我還上,不然我看你今天就別想出這個門!”便利店大叔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順手就抄起收銀臺上的蒼蠅拍。

  這讓加藤夏美一下子不知道說什麼好,滿腦子只有一句:誰跟我長得那麼像,還混的這麼慘?

  便利店大叔看上去很兇,但是見她一副沒反應過來的樣子,也沒有動手,反倒是一再強調還錢。其實他心下也有些奇怪,按以往加藤奈月的性格這下子早跑沒影了,還會順點東西走,眼前的人這麼還呆愣愣的。

  就在加藤夏美還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有一個人推開了便利店的門,對加藤夏美道:“你遇到什麼麻煩了嗎?”

  加藤夏美回神,看向他尷尬地笑了笑:“啊,抱歉啊,賴英哥,這位大叔把我和其他人認錯了。”

  便利店大叔看到進門的人,愣在了原地,西裝領帶的,這小地方哪見過這樣有氣勢的大人物啊!

  加藤賴英鳳眸流情,微笑道:“哈,是這樣啊,還以為你出事了。要是你出事了,我會很自責的。”

  頓了頓,他又看向便利店大叔,抬手摸上加藤夏美的頭,笑得儒雅:“抱歉,這位是我妹妹,想要買點飲料,可以幫我們拿一下嗎?”

  便利店大叔回過神,被加藤賴英的氣質驚到了,不自覺就去給他們拿飲料,即便他並不知道拿什麼。

  加藤賴英低下頭,看到加藤夏美紅了臉頰,笑得寵溺:“這不就解決了嘛,夏美還是缺點氣場哦,以後要更強硬一點才行。”

  加藤夏美抬起眸,面上是幸福的笑,連帶著說出的話都是甜甜的聲音:“好,聽賴英哥的。”

  另一邊。

  稀咲鐵太和黑川伊佐那兩人緊趕慢趕到了高檔餐廳,但在詢問之後還是錯過了加藤奈月。

  黑川伊佐那一拳砸在牆上,滿臉怒氣:“該死,加藤夏美那傢伙到底知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她想害死我們啊!創建了黑道組織又不管事!”

  稀咲鐵太臉色沉冷,瞥了他一眼:“現在也不是特別重要的時刻,我們兩個先管著......”

  “少給她找藉口,我看她就是看到那傢伙就沒魂了!成天到晚就知道跟在那笑面狐狸身邊轉悠,還叫那傢伙哥哥。在這麼下去,她就要忘了自己還是個穿越過來的異世鬼魂了!”黑川伊佐那怒吼著,恨她竟然會在這種地方丟了魂。

  稀咲鐵太沉默片刻:“那畢竟和她曾經的哥哥長得很像,我相信她不會真正被迷惑。”

  黑川伊佐那看向他,也不知道該說這傢伙什麼好,恐怕自從加藤夏美和加藤賴英呆在一起,就數他最氣惱,估計早就恨不得把那傢伙宰了,竟然還能沉得住氣沒動手。

  “最好是,在開始動手打擊紅蜘蛛之前,她最好能明白她上輩子的事都已經過去了。”黑川伊佐那最後說了這麼一句話,就轉身離開了。

  稀咲鐵太暗自攥起的手也漸漸鬆開來,吩咐人隨時上報加藤夏美的動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