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初陽劉寡婦暗黑小鬼鬼,085章 肺腑之言,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這話一出。

  看熱鬧的路人紛紛連忙散開了。

  讓王青、張亮、張婷芝三人趁機逃之夭夭。

  姜初陽、曹福生、易老爺子看到這一幕,那是想罵孃的心都有了,畢竟剛才的情況,雷天行這個集市的負責人要是不出現,只怕張亮他們插翅難逃。

  可現在……

  真的是一言難盡。

  雷天行哪裡知道自己一時的舉動放過了三個罪魁禍首,眼見吳德清看到他連忙低下了光頭,那是氣的上前甩手一個耳光:“你他孃的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難道不知道這易氏篾製品店是我朋友老易開的嗎?”

  “啊?”吳德清捂著臉驚恐的很。

  其他六個鬧事的年輕人也是慌的不行,有些不敢相信耳朵聽到的話。

  畢竟要是早知道易氏篾製品店有雷天行這層關係,那打死他們都不敢找易老瘸子的麻煩啊!

  現在好了,為了幾十塊錢騎虎難下。

  真的是太倒黴了。

  “啊什麼啊!”雷天行一腳踹在了吳德清的腰上:“趕緊給老易賠禮道歉,然後將兩個被打的篾匠送到衛生所去包紮傷口。”

  “哎!哎!”吳德清一愣之下連忙照做。

  但易老爺子卻是伸手攔住了:“雷天行!他們幾個今天不說出幕後的指使者是誰,哪裡都不能去。”

  對於他來說,只要說出來了。

  那可就能光明正大的找張亮、張婷芝的麻煩了。

  所以這個機會絕對不能錯過。

  “不!您放他們走吧!”姜初陽卻是突然間說出了截然不同的意見:“畢竟篾匠被傷的不輕,這治傷要緊。”

  “可是……”易老爺子欲言又止。

  曹福生、趙老、黃磊等篾匠也是有些不解。

  現在的他們根本就沒有必要怕任何人的。

  “聽我的不會錯的。”姜初陽認真說道。

  之所以這樣說,那是因為張亮、王青、張婷芝三個罪魁禍首人都逃走了,再追究的話只怕根本就控制不了局勢。

  畢竟他們能在李德生被抓的情況下,光天化日請吳德清這樣的小混混來易氏篾製品店鬧事,那心中必有倚仗,背後也肯定有勢力在支持。

  而張婷芝這次暗中搞鬼對付的是易老爺子。

  曹福生、曹遊園他們肯定不會多管。

  至少他不出面的話,曹遊園不會把張婷芝怎麼樣。

  因為要怎麼樣的話,在抓李德生的時候早就抓了。

  而他又不想因為這點小事欠曹遊園的人情。

  所以思前想後還是決定暫時放吳德清走的好。

  畢竟吳德清只是一顆棋子。

  哪怕將其殺了對於張婷芝等人也無傷大雅的。

  “好吧!”相信姜初陽的易老爺子只得點頭照做,目送吳德清等年輕人扶著被打的兩個篾匠朝集市上的衛生院走去。

  趙老怕中途再生變故。

  連讓司機小王跟在後面。

  雷天行等這一行人走遠了。

  壓低聲音苦笑道:“老易,我知道您在氣頭上,很想將幕後指使者給揪出來,但你知道嗎?即便揪出來你現在也拿李德生的媳婦張婷芝一點辦法都沒有的。”

  “不要忘記了,集市是李德生經營了十幾年的大本營。”

  “他李德生人雖然被抓了,但手底下養的那一大幫子人到現在可還是有幾十個沒有被抓起來。”

  “事情一旦鬧大,到時候來一個魚死網破。”

  “您可以不怕死,但您的孫女小茄子呢?”

  ……

  這一大段肺腑之言說出來,讓易老爺子呆住了。

  曹福生、黃磊等人也才反應過來。

  原來雷天行早就知道了來篾製品店鬧事的幕後指使者是李家人,只不過他為大局出發,為了大家安全的考慮,不想將事情鬧的太大而已。

  而姜初陽突然間改變了主意。

  讓易老爺子放吳德清走人。

  也正是出於跟雷天行一樣的考慮。

  因為哪怕當場把張婷芝等人給揪出來,把他們的老臉丟盡,最後將事情鬧的不可收拾,也不見得能將這三人給繩之以法。

  畢竟李德生在集市上的勢力有多大。

  他這個重生者可是心知肚明。

  所以為了以防萬一。

  還是暫時放過張婷芝的好。

  等以後有機會了,再讓其跟李德生去牢裡團聚也不遲。

  這個念頭落下。

  易老爺子身邊的老篾匠站出來說出了心中的疑惑:“我有些不明白了,以前易氏篾製品店跟李家人在集市上可是井水不犯河水,這次為什麼要派吳德清這樣的小混混來鬧事呢?”

  “是啊!這也太不正常了。”

  “我們可沒有搶他們李家人的飯碗。”

  其他十幾個篾匠紛紛開口附和,眼眸中有著不解跟擔憂。

  “這個……”易老爺子聞言長嘆了一聲,正要開口敷衍過去,然後讓篾匠們撒開該幹嘛幹嘛,姜初陽卻是將答案直接給說了出來:

  “李家人是衝著我來的。”

  “因為李德生跟李國慶等一眾屠夫被抓。”

  “多多少少跟我有些關係。”

  “不是吧?”老篾匠呆住了。

  其他十幾個篾匠也在私底下議論了起來。

  雷天行卻是一點都不吃驚,反而看向姜初陽的眼睛有光。因為姜初陽的話證實了他母親的猜想,也證明姜初陽不是一般人。

  “都給我閉嘴。”易老爺子見議論聲越來越大,那是忍不住怒喝道:“李家人衝著姜師傅來的又怎麼樣?他可是我朋友,小茄子的舅舅。”

  “敢動我朋友。”

  “動小茄子的舅舅!”

  “那就是跟我易老瘸子過不去。”

  “懂我話中的意思嗎?”

  “懂了!”篾匠們齊聲回道,然後全都散開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雷天行見他來易氏篾製品店的目的已經達到,當下輕聲對姜初陽說道:“要是沒有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你放心!張婷芝跟李家人那邊,我會出言警告他們的。”

  “別的不敢保證。”

  “但我敢保證他們以後絕對不敢在集市上對你亂來。”

  “那我先謝謝雷大哥了。”姜初陽笑著將雷天行送出了易氏篾製品店。

  送到了門口,姜初陽正要回去繼續炒菜,雷天行卻是邀請道:“能跟我去街道上走走嗎?我有些話想單獨跟你說說。”

  “好啊!”姜初陽想都沒想的同意了,然後與雷天行同行,緩步走向了南面的街道。

  街道上。

  因為快要到中午十二點的緣故。

  此時人影稀疏,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喧譁熱鬧。

  雷天行左右看了一眼便直接進入了主題:“張婷芝之前找過我,想讓我通過手裡麵人脈找到曹主任,將李德生、李國慶給放出來。”

  “哦?”姜初陽看著雷天行:“那你答應了?”

  “答應個屁啊!”雷天行苦笑:“我要是有主任以上的人脈,哪還用守在集市上收攤位費。跟你說這個的原因,就是想問問,你跟李德生的恩怨真的就沒辦法和解嗎?”

  “要是我沒有記錯的話。”

  “實際上你還是王屠夫的徒弟。”

  “這多多少少跟李德生還是有些淵源的。”

  “有淵源又怎麼樣,問題是李德生自己把事情做絕了,我能有什麼辦法?”說到這,姜初陽謹慎的看了一眼四周才繼續說道:“別不信,你可能還不知道,在李德生被抓之前,那個李國慶開大卡車把曹主任撞了的事情吧?”

  “什麼?有這事?”雷天行瞪大了眼睛。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