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離後禁慾王爺又撩又甜,第388章 不許頂撞長輩,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經過這段時間的瞭解,董成斌已經對紀無軒有了足夠的瞭解。

  紀無軒這個人剛愎自用,自認有能力有手腕,實則是個廢物,腦袋連裝飾品都不算,他怎麼會想得到康元帝的用心。

  康元帝疑心病很重,除了他自己,旁人誰都不信任。這些信息全是以前父親跟他說的,可他當時只顧著耍了,根本不喜歡朝堂鬥爭,能記住的也就這些簡單的人文喜好,不過這些也都已經夠用了。

  康元帝任用他和紀無軒一起剷除鎮南王府,卻讓他和紀無軒分別上摺子。

  紀無軒沒什麼腦子,聽見董成斌這麼說自然就這麼做。

  他上一道陸清棠和紀無痕關係的摺子,而董成斌則上一道紀無軒汙衊親王的摺子,到時候再將紀無軒的摺子給攔下來,董成斌這道揭發紀無軒罪責的摺子傳到陛下那裡,紀無軒就必死無疑了。

  他在心內冷笑了一下,又抬頭看向紀無軒,“那好,回頭你借我筆墨用一用。”

  紀無軒笑了笑,“那是自然。”

  他皺著眉,又是滿臉疑問,“那你要用徐令姝做什麼?”

  董成斌嘴角微微揚起,“那你除了因為她長得漂亮以外,就真的喜歡她嗎?”

  紀無軒一臉不屑,“要不是因為她擅長模仿別人的字跡,我怎麼要她一個爛女人!”

  董成斌說著,從枕頭底下掏出一封信,將信紙抽出來遞給紀無軒,“讓你那位爛女人把這封信的字跡練一練,回頭用得著。”

  紀無軒接過信,展開一看,皺著眉說:“這是誰的字跡?”

  董成斌斜靠在床頭的枕頭上,一副慵懶的模樣,“水雲奚,攝政王水星河的長子,和墨則深和陸清棠兩口子關係特別好。我想,只要他給他們夫妻倆寫信,把他們調離渭南縣,我們就可以有機會藉著墨則深的名頭攻陷鎮南王府。”

  聽著董成斌的話,紀無軒雙眼逐漸放光,時不時向外散發著野心。

  此刻,彷彿計劃已經實現,他已經坐上了鎮南王的位置。

  他頓頓首,十分贊同董成斌的主意,“好好好,你的計劃不錯,沒想到董駙馬不僅出身不凡,就連計策也如此高明,以前本王可當真是小瞧你了。”

  他說著,把那封信藏在袖子裡,想著等下交給徐令姝。

  然後,他又伸手拍了拍董成斌的肩膀,“你先歇著吧,徐令姝那邊我去說。”

  說完,紀無軒轉身離開了書房。

  董成斌滿臉冷色看向紀無軒的背影,直到他離開房間,這才趴下去接著睡。

  紀無軒出了書房沒多久便遇到了紀嘉寧。

  小姑娘臉上還殘留著之前被打傷過的痕跡,傷疤很是顯眼,即便她已經使用了大量的祛疤藥膏,可仍舊沒有半點效果。

  他只要一看到女兒就能想起那天被趕出鎮南王府,又遭到墨則深手下人的毒打,幾乎喪命在他的手下。

  從那以後,他就恨上了墨則深和陸清棠夫妻二人。

  他要想方設法弄死他們兩人,更要迫不及待地當上鎮南王,享受一下被人尊崇的滋味。

  而作為他的女兒,也被人喪心病狂地欺負成這樣,是他這個做父親的無能,他對女兒從心裡產生了愧疚。所以不論現在的紀嘉寧做錯什麼事,他都笑著裝作不知道,這也算是對女兒的一點補償。

  可是……

  他想到袖子裡的信,他還要哄著徐令姝幫自己寫信,就只能先委屈一下女兒了。

  他走上前,冷著臉對紀嘉寧說:“跟我來一下。”

  紀嘉寧原本滿是笑意的臉上,忽然被父親嚴肅的表情弄得不知所措。

  最近好長一段時間,父親都沒有跟她發過火,難道是因為上午跟徐令姝說的話太難聽,父親不高興了。以前也說過這樣的話,甚至更難聽的,父親不也從沒說過什麼,今天怎麼了?

  她有些忐忑,但仍舊跟在了紀無軒的身後,來到徐令姝的房間。

  心裡不安下,她又有些生氣。

  她明明是他的女兒,憑什麼要受這個委屈,徐令姝分明就是個賤人,她說的都是事實。

  站在徐令姝房間的門前,紀嘉寧不願意往前踏一步。

  紀無軒回頭冷眼看向她,“給我進來,給你表姑姑道歉!”

  紀嘉寧一臉詫異,立馬把臉轉向一邊,“我不,我才不要給勾引人的賤人道歉!”

  這話讓紀無軒聽了很不舒服,從心裡面的不舒服。

  他雖然寵愛這個女兒,但絕對不允許她這般肆無忌憚,更不准她干涉自己的事。

  坐在面前的徐令姝眼淚在這一瞬間掉落,她轉過臉,伸手擦了擦眼淚,“既然姑娘不願意就算了,表哥又何至於強人所難,我本來就是寄人籬下,被人說兩句也沒什麼。”

  話音一落,一旁的紀嘉寧冷哼了一聲,“你若正經做客沒人說你什麼,可你做了什麼你心裡有數,別在我面前裝得可憐兮兮,真噁心!”

  這時候的紀無軒臉色極為難看,他立馬出口阻止了女兒,“嘉寧,閉嘴,我是來讓你給表姑姑道歉,不是讓你頂撞長輩的。”

  “今天你必須給表姑姑道歉,不然的話,我就罰你去祠堂裡跪上三天三夜,不給你飯吃!”

  紀嘉寧鼓著氣沖沖的嘴,滿臉怒氣。

  她仰著頭看向紀無軒,“那你就罰我好了,我就算是跪死也不要給這個賤人道歉!”

  紀無軒站起身,用手指著紀嘉寧,“你再給我說一句看看!”

  紀嘉寧雙眼變得通紅,“我就說,她徐令姝是個賤人,勾引人家丈夫的賤女人,不得好……”

  死字還沒說完,紀無軒的一個巴掌就打在她的臉上。

  “啪”的一聲響,讓紀嘉寧猛然摔倒在地。

  她捂著臉,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紀無軒。

  紀無軒也懵了,他低頭看著自己微微發麻的手,心內猛然漏了一拍。

  他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對自己女兒動手,這是他第一次動手打女兒,從小到大,這是第一次。

  地上的女兒淚水漣漣,眼圈通紅的樣子讓他心疼,他伸出手想要將她從地上拉起來,卻不想紀嘉寧竟然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快速跑出房間。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他仍舊清晰地看到女兒臉上被打的五指印。

  那一刻,他的心疼了一下。

  但這是無奈之舉,他要利用徐令姝,就只能委屈女兒。

  等他當上了鎮南王,一定要好好彌補女兒,讓她成為大衡王朝最最受寵的郡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