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www1/jsonyy/392/392007/1733236401.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hlxyxs.com/read.php on line 108
鄉村如此多嬌周平,第1579章 這照片是你麼?,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周平水蘭溪陳翠蓮 作品

鄉村如此多嬌周平,第1579章 這照片是你麼?,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還沒等凌嵐的話說完。

  少年的一條手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洞穿了她的腹部。

  鮮血四濺,天牢走廊內也立刻瀰漫起濃郁的血腥氣。

  “小兔崽子,居然敢傷我們小姐?!納命來!”

  “大姐頭,我們這就給你報仇!”

  “混賬,不但竊取至寶,誘拐公主,現如今竟是連淩小姐都不放過,你真是一個十惡不赦的畜生!”

  面對著這些謾罵和侮辱,少年彷彿完全不在意似的。

  他歪了歪脖子,隨後對著面前的靈界軍和凌家下屬很是輕蔑地勾了勾手指。

  眾人的怒意一下子就被他給點燃起來。

  抄起傢伙朝著少年就衝了過去。

  可奇怪的是,每當那些武器即將接觸到少年的身體時。

  他卻總會如鬼魅一般消失,下一秒便出現在一個倒黴蛋的身後。

  就見這少年再次伸出一隻手,直接洞穿眼前之人前胸後背。

  隨後,一顆還在跳動的鮮活心臟,被他緊緊握在手裡。

  少年舔舔了一下嘴角,彷彿看到什麼珍饈美味一般,張開大嘴,對著那心臟就啃咬了下去。

  眾人看的是一陣噁心,但又畏懼他那如同鬼魅一般的身法而不敢上前。

  這時,一個看起來頗為激靈的靈界軍提醒道:“大家背靠背,不要給這小子可乘之機!四人為一組,慢慢朝他包圍過去!”

  聽到這話,眾人也是連忙反應過來,趕緊找附近的人掩護。

  卻見那少年,在把心臟全部吞入腹中之後,滿足的打了個飽嗝,緊接著從他嘴中,發出一陣刺耳的聲波,震得在場之人全都下意識開始捂耳朵。

  但這樣於事無補。

  絲絲鮮血還是透過他們的指縫從耳朵裡流出來。

  當那尖銳的聲音停下之後,在場之人無一不是聾得聾,死的死。

  就算僥倖逃過一劫的,也被少年走過去狠狠踩爆了腦袋。

  隨後,就見少年雙手合十,自面前凝聚出一道刺眼的藍色光團。

  似是被它所牽引,從那些昏迷死亡的靈界軍以及凌家僕人的身上,都浮現出一道淡薄的白色霧氣,朝著光團的方向飄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因少年的突然襲擊,而負傷昏厥的凌嵐悠悠轉醒。

  一睜眼就看到了這詭異的一幕。

  而那藍色光團,也在吸收完白色霧氣之後,變得十分奇怪。

  它內部的光芒,開始如同呼吸一般閃爍起來。

  仔細聽,甚至可以聽到微弱的心跳聲從中傳出。

  而面色陰冷的少年,此時也很敏銳地注意到了這甦醒的凌嵐。

  就見他高高揚起手中的光團,隨即朝著她的方向丟了過去。

  就聽一道破空之聲劃過。

  那藍色光團在凌嵐的視線之中不斷放大再放大。

  就在她下意識抬起手,想要阻擋這東西的時候。

  那藍色光團卻突然偏了一些位置,死死貼著凌嵐的耳邊飛了出去,砸在了天牢的牆上。

  這天牢內部的建築材料,經過無數高人的加固,早就變得堅硬無比。

  即便是靈界最強之人的攻擊,都沒辦法在上頭留下分毫的痕跡。

  而剛才被少年拋過來的那藍色光團,卻是死死嵌進天牢牆壁的內部。

  一道道皸裂的痕跡,以它為中心,朝著四周不間斷地蔓延過去。

  凌嵐呆呆地轉過頭,正在心裡暗自慶幸自己撿了一條命的時候,她卻突然看到少年朝自己走了過來。

  剛剛還和他交談過,理解少年是個良善之人的凌嵐,此時突然沒來由一陣心慌。

  生怕少年再對她造成什麼傷害。

  於是她趕緊閉上了眼睛。

  可奇怪的是,少年只是路過她身邊,把那藍色光團給撿走了,全程連看都沒看她一眼。

  記憶最終停留在凌嵐目送少年帶著光團離開天牢的那一刻,隨後,便戛然而止了。

  周平和玲瓏有些呆滯地站在原地,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

  許久之後,玲瓏才緩緩開口道:“剛才在記憶中襲擊阿嵐的人是你麼?”

  “是我……那時候,我還很瘦。”

  周平露出一副苦澀的笑容,他現在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玲瓏沉默片刻,然後問周平:“你知道他手裡拿的那東西是什麼嗎?”

  卻見他嘆了口氣,緩緩說道:“我猜,就是那什麼靈界之源吧?呵,這點眼力勁兒我還是有的……”

  說完,他倆再次陷入了沉默。

  又過了一陣子,還是周平率先開口了。

  他直接問玲瓏:“所以,這到底怎麼回事?當年在靈界,有個長得跟我一模一樣的人?”

  玲瓏緩緩搖頭,認真地說:“靈界不會存在有兩個長相完全相同的人,就算有,他們的靈力也肯定會有細微的差別,而剛才在凌嵐記憶中的那個人,無論是外貌,還是靈力的性質,都和你一模一樣,也是因此,之後我才會率領九大仙帝,還有眾多靈界軍去討伐你,皆因你之前犯的錯實在是太多……也太大了。”

  聽到這話,周平的臉色立刻冷了下來,他沉聲道:“可你心裡明明就知道,那不是我!”

  玲瓏不說話了,但她那略帶慌亂的神色,還有不斷閃爍的眼神,都出賣了她的內心。

  片刻後,玲瓏才幽幽地嘆了口氣,皺眉道:“我知道,所以我才會依附在龍脈之上,前來此方世界尋你,我可不像九大仙帝那樣,只憑殘魂就能立足在人界就能夠不朽不壞,靈界人在這裡很脆弱的,脆弱的你根本無法想象。”

  周平擺擺手,有些無奈地說:“行了行了,賣慘就不必了,現在當務之急,是揪出來那個頂著我的臉到處作惡的渾蛋,不然的話,我豈不是要替他背一輩子黑鍋?哦不對,上一輩子已經替他背過了,這一次要是還冤枉我,那就是兩輩子了!”

  他正憤憤不平地埋怨著呢,突然,遠處緩緩浮現出阿嵐的身影。

  在看到周平的那一瞬間,阿嵐的眼神立刻就紅了起來,她銀牙緊咬,雙手成爪,朝著周平就撲了過去。

  “周……平!你怎麼不去死!虧我那麼信任你!”

  聽到這話的周平下意識轉頭,隨後就看到阿嵐如同瘋魔一般朝自己衝過來。

  他趕緊後退兩步,但依舊擺脫不了阿嵐的追擊。

  無奈,他只能上前,和阿嵐戰成一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