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www1/jsonyy/397/397685/1733236557.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hlxyxs.com/read.php on line 108
病嬌寵溺:太子妃只想做鹹魚陸華兮陸華蘭,第406章 她的決定!,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病嬌寵溺:太子妃只想做鹹魚陸華兮陸華蘭,第406章 她的決定!,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陸華兮想問他現在如何了,甚至迫不及待的想去要看看他怎麼樣了。

  可是最終還是被那餘存的理智生生的阻止住了她所有的話,唯一也只因一時失口所發出的兩個音節而已,再無其他。

  弋秋沒有聽到她對主子關心的話,心中滿是失望,不由越發的心冷起來,真是個冷心冷肺的女人,虧得自家主子為她做了那麼多,竟然如此的絕情。

  就在今天之前,他心裡還對她心存敬意的,可現在剩下的全是鄙夷和厭惡。

  “王妃暫時還是先回兮風小築吧。”

  陸華兮眯了眯眼,“若我不想回去呢?”

  弋秋目光冰冷的與她對視著,“若是弋秋不想放王妃走,王妃絕對走不了,真若動起手來,到時候可就不好看了。”

  弋秋說著,目光裡帶著威脅的掃過小棒槌和香卉,“刀劍無眼,若是真發生了什麼可就不好說了。”

  “弋秋,你放肆!”陸華兮從齒縫裡擠出這麼一句,這不用他明白的說出來,若是她自己,還有可能,而香卉和小棒槌都毫無懸念,她護的了一個,護不了第二個。

  三人憋屈的回到了兮風小築,陸華兮心裡和長了草般在地上轉圈,不是因沒有離開,而是她好擔心季元修。

  香卉和小棒槌一臉懵的看著她轉悠,最終還是香卉實在忍不住了,“主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陸華兮好像沒聽到一般,心裡煩躁,她哪裡會想說話,或是與她們解釋?

  可二人不是那種輕易死心的人,香卉看著她道:“主子,您和王爺在回來的時候明明還親密的不得了,怎麼我回來就沐浴的時間,就成了這樣呢?”

  “還有,王爺對您的感情,奴婢看的真真的,到底發生了什麼讓您都將王爺氣的吐血了?”香卉不死心的繼續追問。

  陸華兮猛然抬頭,說了一句和她這個問題毫無相關的話,“香卉,如果我暫時將你留下,我先離開怎麼樣?等稍後,我再趁人不備將你帶走……”

  她的話還沒說完,香卉就撲到了她的腳前,一把抱住她的大腿,淚眼汪汪的道:“主子,您不要拋下我,您讓我做什麼都行,奴婢不問了,什麼都不問了還不行嗎?主子……”

  就算她傻,她也知道一定發生大事了,都將王爺氣的吐血了,可見不是小事,若是主子不見了,王爺看到她非扒了她的皮洩憤不可。

  不要怪她將王爺想的那麼狠毒,王爺雖然好看的不得了,可她就是怕極了他。

  陸華兮垂眼看著淚眼滂沱的香卉,有些嫌棄的白了她一眼,“起來,我這不是在和你商量嗎,你至於這樣沒出息麼?”彡彡訁凊

  商量?她能不至於麼?

  若是自己真的好商量主子來真的,她的小命就難保了,“主子,奴婢想侍奉您到天荒地老,您可千萬別拋棄奴婢。”

  陸華兮動了動腿,她抱的死緊,自然不會傷了她,沒好氣的道:“既然你不願意就算了,不願就不願你抱著我做什麼?放開。”

  香卉瞬間破涕為笑的爬了起來,將一旁的小棒槌看的目瞪口呆忍不住抽嘴角。

  三更梆子聲隱隱傳來,正假意睡覺的陸華兮猛然張開雙眸,角落裡只留了一盞被遮掩的燭火,是為了起夜留的餘光。

  而今夜香卉和小棒槌都睡在外間,都沒有回自己的房裡。

  陸華兮想要做什麼事瞞過她們還是輕而易舉的,尤其是聽著她們綿長的呼吸聲,睡得很沉。

  她為了方便,只穿了自己常備著的夜行衣,悄無聲息的一推開後窗戶,那刺骨的寒風便穿透了她的身體,她便毫不猶豫的跳了出去。

  她知道外面弋秋增加了不少的人手,只為了看著她,防止她逃走,只是都在周圍,並不敢太過。

  以陸華兮現在的身手,躲過暗衛的眼睛自然不是難事,在沒有驚動暗衛的情況下,她順利的出了兮風小築,徑直的往容辰苑方向潛去。

  白天她可以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也不管她說的話有多麼的狠,可她的心裡還是放不下那人。

  一路上,她都小心的護住腹部,今日沒有與弋秋動手的原因也有這方面的關係。

  她的月事已經超了十幾天,就在太后著王太醫為她診脈的那天開始,她就心裡一動,暗自算了算時間,若是有孕也差不多一個月了,但月事偶爾會推遲或是提前幾天都是常有的。

  那個時候,她雖不懂太后的意圖,可若是真想隱瞞一些事還是容易的。

  當時她也不知自己是不是有了孕,但,她做事向來謹慎,所以,有意給了王太醫的那個體寒需要調養的錯覺。

  之後,她雖在牢裡,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她越發的肯定自己有了身孕,開始覺得這個孩子來的不是時候,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她越發的能感覺到自己的腹中多了一塊肉,雖然沒有什麼感覺。

  所以,這才有了今日和季元修的決裂,因為她意識到,若是想讓孩子安全無虞的降生,那麼只能讓背後的推手放鬆警惕。

  這樣的決定是在太后出現在宗人府之後決定的,她自然看出了皇帝和太后不容她的意圖,一個初語還沒解決,如今又多出個南楚公主,未來如何她也無法預測。

  隨著孩子的月份越來越大,這期間,可以說防不勝防,若想一次永絕後患,只能如此做,就算不是絕對的,可她暫時真的想不出別的法子來。

  她不是那種坐等的女人,更不會等到不幸發生了再去如何的女人,可以說,若是沒有這個孩子,她也就不會做出今天這個決定了。

  尤其在說了那麼多傷害季元修的話,她也痛苦,可,為了她和他的孩子,她只能如此。

  若是連季元修都騙不過去,如何騙的了那背後的鬼呢?

  陸華兮雖然有了顧忌,可如今她的身手,真要瞞過其他人還是很簡單的。

  然而,當她到了容辰苑附近的時候,看到裡面燈火通明,人影憧憧的印在窗戶上,尤其是來回晃動的女子身影,讓她的心裡一冷,還真是陰魂不散。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