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道玄陽子 作品

靈域使徒,第四百二十一章安排工作,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聽著王宇的吐槽,剛剛還興高采烈的南宮靈溪,臉色直接就垮了下來。

顯然對於自己的母親,她也挺吃不消的,要不然,她也不會放著好好的家不回,選擇和王宇這個大老爺們住一起了。

雖然說,自己和王宇哥哥的關係挺好的,對他也挺有好感的,但是,說句實在話,孤男寡女住在一起,也確實挺惹人非議的。

這種感覺,就像是自己離家出走,跟男人跑了,還倒貼給人家一樣。

一想到這,南宮靈溪清純俏麗的小臉蛋,一下子就紅了。

王宇看著南宮靈溪的小臉蛋紅了,也不知道這小丫頭,在胡思亂想些什麼東西,居然還想出這種表情來了。

他嘴角抽搐地上前,拍了拍南宮靈溪的後腦勺,沒好氣地說道:“走了,走了,出去了,該談事情了,就等你了。”

說著,他就走出了南宮靈溪打開的辦公室門。

走出自己的辦公室,王宇看著三隊隊員辦公室裡的人,忽然愣了一下。

倒不是說,原本在辦公室裡的人,等太久,等不住,有人走了,而是,這裡多了一個,除了南宮靈溪以外,之前並不在這裡的人:我超兇噠。

那個三十來歲的美豔御姐,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隻手拿著一面小鏡子,一隻手拿著一支眉筆,在自己的眉毛上塗塗畫畫。

王宇原本以為,她和三十歲絕美少婦,都不會聽從自己的話,卻沒想到,這個傢伙還是分得清楚大小王,分得清楚公事和私事的。

雖然說,這傢伙對自己,或許有些不滿,但是,自己畢竟是她的領導,自己說的話,她還是聽從了的。

這著實讓他有些意外了。

相比較於我超兇噠,三十歲絕美少婦,那個小丫頭片子,就更符合,自己對小仙女的刻板印象了。

“小仙女”這個詞呢,原本是女性的自我稱呼,它的作用,就類似於,男性為提高自我滿足感,所以,自稱自己為“朕”一樣。

但是,由於太多自以為是的女性,長期使用小仙女一詞,並且,隨著網絡上層出不窮的案例,就改變了原有的詞義,變成了男性嘲諷女性的詞語,用來諷刺女生,沒有公主命,卻得了公主病。

而詞義變化的原因,是因為網絡上,出現了大量女性用戶,在網絡世界中迷失自我,誤認為自己真的是仙女。

並且,以仙女的要求,來規範男性,諸如什麼“仙女就該被供著”,“仙女就不能上班”,“男人就該無條件養著仙女”,“仙女說的話,仙女做的事情,就是對的”之類的。

久而久之,“小仙女”這個詞,也就脫離的原本的意思,變成了男性,對某些特殊女性的諷刺說法。

簡單來說,在王宇看來,小仙女嘛,就是一群,極度以自我為中心,覺得全世界,都應該圍著她們轉,所有人都應該,按照她們的想法去做事的女性。

而三十歲絕美少婦那個小丫頭,顯然就在此列。

雖然說,王宇也不知道,一個才十三四歲的小女孩子,怎麼會擁有這樣的心態的。

他也只能歸咎於,這小丫頭片子,平時上課不認真,一天到晚,就在虛擬的網絡世界裡亂晃,被裡面那些小仙女給帶壞了。

再加上,自身成為了領域使徒,擁有了超人的力量,就更加覺得,自己像仙女了吧。

心中感慨了一會兒,王宇搖了搖頭,然後,他環視了一圈,說道:“該來的人,都已經來了,沒來的,那我就不管了。”

“反正,我該說的話,在群裡都已經說了,該通知的東西,也都已經通知到位了。沒來的人,以後被局裡面怎麼懲罰,那就跟我沒有關係了。”

“這次,我把諸位叫回來呢,是因為,剛剛局長,拉著我們幾個隊長,開了一個小會,了。這個小會呢,佈置了一些任務,這些任務,需要諸位去完成。”

“這個開會的內容呢,我想,諸位也應該知道。畢竟,諸位跟我不一樣,都是局裡的老人了,每年的這個時候,局裡都會安排這樣的任務。”

“言之呢,總結起來就那麼幾句話。一,是要求諸位,從現在開始,二十四小時,待在局裡面,隨時隨地,做好處理緊急情況的準備。”

“二呢,就是諸位當中,有誰會開車的,認識去總署的路的,舉手示意我,我會把你們的名字,上報上去。”

“如果說,有隊長選拔賽的參賽選手,和觀賽人員,來到局裡尋求幫助,想要人領著他們去松江總署的話,就需要這樣的人去。”

“啊,對了。還有一件事,就是,我在比賽期間,是不待在局裡的,會由二隊的副隊長,負責監督和管理你們。所以,千萬,千萬,不要偷懶!”

“平時偷懶摸魚,局裡或許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在現在這個特殊時候,誰要是幹出這種事情來,人家二隊的副隊長,可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真要是把某些人的名字,上報上去了,局裡會怎麼處罰,我就不知道了,也別想找人求情,這件事情,是局長親自囑咐的!”

王宇環視了一圈,見沒有人舉手,也就聳了聳肩膀,沒有說什麼。

畢竟,自己這些隊員,沒人願意接下司機這個活,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提上這麼一嘴,也是工作要求,應付一下而已。

免得以後,有人拿自己說都沒說,當藉口。

他們這些人裡面,我超兇噠,對自己,本來就有意見,能夠來參加會議,也只是怕局裡面會處罰自己。

在這樣的情況下,她能完成自己的本職工作,待在局裡,聽候調遣,就算不錯了,還想著她主動攬事情給自己做嗎?

至於說偷帽賊萬葉,這貨雖然認識去松江總署的路,也知道開車,但是,一個學士職業的靈域使徒,哪怕是緊急任務,出外勤,都輪不上他。

想比較與,苦哈哈地接送人,他還不如坐在辦公室裡,吹著空調,敲著鍵盤,和靈域論壇上的人互噴,來得舒服。

唯一一個有點工作積極性的,也就是貧僧空力了,但是,奈何這小和尚,雖然說會開車,卻連總署在哪,他都不知道。

最後剩下的南宮靈溪,就更不可能了。

別說她不會開車了,就算是她會開車,堂堂南宮家的大小姐,水龍神的女兒,給那些參賽選手,和觀賽人員開車,他們敢坐嗎?

王宇感慨了一番,自己這些組員,和自己,果然是一路人,一個個都懶得出奇,便轉身,想回自己的辦公室去。

結果,他才剛轉身,就被南宮靈溪給拉住了。

在王宇疑惑的眼神中,南宮靈溪猶豫了一下,支支吾吾地說道:“那個……哥哥,比賽期間,我可能,也不能在局裡面待著誒。”

“每年八月末的隊長選拔賽,我都會去看的,當然,這是我媽媽要求的,她想讓我看看,自己和那些,三級巔峰的靈域使徒的差距。”

“今年,我可能……也是需要去看的!”

王宇瞭然地點了點頭,隨口說道:“那你就去唄!”

“嘿嘿!”南宮靈溪笑了笑,開心地說道:“謝謝哥哥!”

其他人也沒說什麼,畢竟,南宮靈溪這小丫頭的母親,那可是水龍神,別說是請假了。

哪怕,她不和隊長請假,直接撂挑子不來,整個靈管局上下,也沒有人敢處罰她!

倒是我超兇噠冷哼了一聲,小聲嘀咕了一句:“真是投了個好胎!”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