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www1/jsonyy/399/399332/1733236534.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hlxyxs.com/read.php on line 108
仙妻如雲蘇驚蟄張秀,第671章 虛空之眼,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白衣洛陽 作品

仙妻如雲蘇驚蟄張秀,第671章 虛空之眼,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初次登上天神島,蘇驚蟄臉上再次有著一抹驚訝。

  只見得天神島外圍數公里的範圍,居然已經是被各大勢力修建出了不少建築。

  當然這等建築應當是漫長歲月以來早就已經建好的。

  這已經是跟他前世地球那些城市的商圈頗有些相似。

  每個勢力似乎都在這裡有著各自的據點,並開設了不少的商鋪。

  圍繞著天神島外圍一圈數里寬的商圈,此時早就已經人滿為患。

  那等場景就如同前世過年時的街道。

  這是被洛水流域的各大勢力完全探索了出來的區域。

  乃是絕對安全的區域。

  不過這個區域對比起天神島的龐大面積,也只不過是不到百分之一。

  蘇驚蟄和仇夭夭僅僅只是在這個區域停留了片刻。

  便是向著天神島的深處而去。

  隨著越是往天神島的裡邊走,蘇驚蟄便是清晰的感受到,虛空之中的那種靈氣越發紊亂了起來。

  蘇驚蟄下意識的向著仇夭夭看了過去。

  仇夭夭笑了笑:“你應該也發現了吧?沒錯,這天神島越往裡邊兒走,靈氣越發的混亂。

  就越不易被修士直接吸收使用。

  當然,如今洛水流域的所有人,無論哪個勢力,都還沒有徹底的到過天神島的最核心之處。

  但據大家共同的猜測,那核心的位置應該就不只是吸收困難,而是半點兒靈氣都沒有辦法吸收入體了。

  換句話說,在天神島之上,無論是誰都極難得到補充。”

  說這話的時候仇夭夭語氣略微有點兒凝重。

  但話音還未完全落下,他臉上的表情又陡然凝固了下來。

  盯著蘇驚蟄好似在思索著什麼。

  蘇驚蟄嘴角也露出了一抹笑意:“好像我並不會受這個影響呢。

  需要一直不斷吸收虛空之中的靈氣來維持自身,那是你們氣修的事兒。

  跟我這個體修又有什麼關係呢?”

  在說這話的時候,蘇驚蟄語氣有著些許的興奮。

  修的本就是造化天經這種煉體頂尖功法。

  而且走的是最為正統的開秘藏的路子,如今十個人體秘藏作為支撐,他的血氣之力在正常的戰鬥狀態之中,基本上是用不完。

  那麼只要他苟住,在這天神島之上,豈不是很容易笑到最後?

  “你這氣運,我都有點不知道該如何說你才好了。”

  在登島之前,仇夭夭也都未能反應過來,蘇驚蟄身為體修能夠在這裡佔到的優勢。

  “如此也好,如此一來,我至少不用太過於照看於你。

  咱們倆聯手之下,興許也能夠在進入神國之地時,佔據一定的先機。”

  話到此處,仇夭夭臉色又變得頗有些凝重:“只是不知道這一次神國之地入口那裡的權限會是什麼樣的。”

  聽到此話,蘇驚蟄臉上也露出了一抹嚴肅。

  這段時間,仇夭夭倒也是跟他分享了一下掌握到的資料。

  每一次神國之地的開啟,那個進入其中的權限都是不一樣的。

  畢竟那些遠古秘境能夠承載力量的程度也都各有不同。

  上一次神國之地的開啟,也就是數十年前,便只能是神意期以下的修士能進入其中。

  如此也是沈遺風能在其中大放異彩展露鋒芒的根本原因。

  否則如若是進入其中的修士太過於強悍,元嬰中期的沈遺風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機會。

  如果這一次權限足夠高的話,對蘇驚蟄他們這些年輕一輩可不是什麼好事。

  可能他們就只能淪為陪襯了。

  “夭夭姐,如若這一次只在合體之下呢?”

  仇夭夭已經是達到了渡劫期,並且已經是度過了自己的第一次天劫。

  在洛水流域都已經算得上是頂級的那一層修士了。

  仇夭夭無奈的擺了擺手:“若真是如此,那天龍人的威名就只有靠你來維護了。

  當然,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倒也還是相信你,以的實力能夠在其中縱橫無忌。

  所以無論哪個境界能進去,只要不是元嬰以下,那麼對於我們而言都一樣,甚至於我還更期待於真就是合體期以下的權限。”

  說到後邊兒,仇夭夭的語氣已經是頗為嚴肅。

  顯然她並沒有在跟蘇驚蟄開玩笑。

  談話間,二人已經是靠近天神島的中部範圍。

  這裡的能量不僅是極其的混亂,沒有辦法供人吸收,虛空之中還時不時有著無數的虛空利刃向他們席捲而來。

  誰也不知道哪個位置就會突然塌陷。

  並且那等虛空利刃的威能也極其的強悍。

  尋常神意期乃至於合體期的修士,只要被轟個正著恐怕也是非死即傷的下場。

  而這些位置,也都還沒有被完全探索。

  不過對仇夭夭和蘇驚蟄他們而言,在這等位置到也並沒有什麼困難。

  二人身周凝聚出了一層能量護罩,便繼續向著天神島的裡邊而去。

  不過還沒有到天神島的正中央,二人便也就停了下來。

  此時在蘇驚蟄的視線之中,倒是出現了不少的身影。

  能夠到這裡的人,身上的氣息皆是不弱。

  或者就是各大勢力的那些團隊,而在這些人的面前,便是一個類似於虛空之眼的巨大能量漩渦。

  “這裡便是神國之地的入口了,觀其氣息還頗為的混亂。

  應當還沒有徹底的打開,按照我所獲得的消息,要徹底的打開,恐怕還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至少也得到明天了。”

  在說這話的時候,仇夭夭心頭倒是倏然一鬆。

  只要這個虛空之眼還沒有被打開,只要神國之地的大門還沒有出現。

  她和蘇驚蟄便依舊還能夠佔得先機。

  “夭夭姐,咱們現在就在這裡等著嗎?”

  蘇驚蟄看著仇夭夭如是問道。

  仇夭夭看了他一眼:“或者你是想要去方才的那片商圈看一眼嗎?

  在這天神島之上的那些商圈,倒也有機會淘到一些好東西。”

  仇夭夭的話音落下,真要帶著蘇驚蟄原路返回之時。

  在他們面前卻忽然有著一道身影出現。

  此人一襲白袍,長得倒是極為俊逸。

  身上氣息不顯,但看起來便是氣度非凡。

  見到此人,蘇驚蟄眉頭一挑,他並不認得這傢伙是誰。

  仇夭夭臉上卻是倏然凝重了起來。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