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www1/jsonyy/16/16753/1733236326.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hlxyxs.com/read.php on line 108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3146章 被你們嚇到了,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3146章 被你們嚇到了,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嗒……嗒……嗒……”

小雨中,越水七槻打著傘快步往路口走。

另一邊的街道上,一個年輕女孩站在老舊樓房前避雨,右手拿著手機看時間,左手緊緊握著大號挎包的帶子。

兩條街相接的路口,穿著連帽衫的男人背靠著圍牆,儘量把身體縮在路燈杆投下的陰影中,打量完越水七槻,又探頭看了看另一條街道上的女孩,遲疑了一下,縮回了頭,轉頭重新盯上打著傘走近的越水七槻,將袖子裡的警棍抽了出來。

灰原哀注意到男人視線的移動軌跡,心裡知道男人已經把目標定為越水七槻,默默估測著越水七槻和男人之間的距離。

越水七槻為了儘量拉近距離、方便自己攻擊,在距離男人只有三四米時,依舊低頭走著,假裝沒有注意到街口有人。

男人也希望越水七槻走近一些再發現自己,同樣悄無聲息地站著,右手握緊了警棍,大拇指慢慢在警棍摩挲,蠢蠢欲動。

三米……

兩米……

池非遲看到越水七槻再次邁出腳步,估摸著男人已經進入了越水七槻的攻擊範圍,出聲道,“越水,動手!”

男人沒想到自己身後圍牆上方會有人說話,在驚嚇中,大腦瞬間宕機。

越水七槻卻早有心理準備,在池非遲出聲後,放在包裡的右手立刻抽出了伸縮棍,抬頭鎖定了男人的位置。

另一條街上,避雨的年輕女孩也聽到了池非遲的聲音,下意識地抬頭朝著聲音來源看去,一眼看到街口圍牆上站著一個高大的黑影,嚇得驚呼出聲,“啊!”

街口,男人看著越水七槻迅速拉近距離,雖然大腦有些卡頓,但還是本能般地抬起了拿警棍的右手、想要把警棍擋到身前。

越水七槻抽出伸縮棍的同時,就用力將摺疊的棍子甩開,看到男人抬手,立刻重重一棍打到男人手背上,在男人手掌麻木時,棍子順勢挑飛了男人右手中的警棍,隨著腳下距離拉近,棍子再次橫掃而出,最後一擊落到了男人側頸上。

被挑飛的警棍仍飛在天空中,男人側頸狠狠捱了一下,整個人觸電似的僵了一下,隨後往旁邊一晃,身體軟塌塌地倒在了路口的積水中。

“啊!”

避雨的女孩聽到了棍子打在人體上的悶響,緊跟著又看到有人倒在街口,嚇得後退一步,叫出聲之後發現圍牆上的人影動了動,反應過來,連忙往遠離街口的方向跑去,“救、救命!”

灰原哀看著女孩驚慌逃開的身影,沉默了一下,“我們好像嚇到她了,不去解釋一下嗎?”

池非遲依舊抱著灰原哀站在牆頭,沒有打算追過去,“要是我追過去,她會更害怕。”

女孩跑出沒多遠,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然後被旁邊街道上跑出來的人一把扶住。

灰原哀看到扶住女孩的中年男人,有些無語道,“還真巧啊,看來我們不會被那個年輕女孩一直誤會下去了。”

路上,毛利小五郎扶住年輕女孩後,連聲問道,“這位小姐,你沒事吧?這裡出了什麼事?”

毛利蘭和柯南跟在毛利小五郎身旁,一人緊張又擔心地看著年輕女孩,一人警覺地打量四周。

年輕女孩慌張間看到毛利小五郎有女高中生、有小孩子,立刻把毛利小五郎排除在‘歹徒同夥’之外,顧不上跟毛利小五郎道謝,反手拉住毛利小五郎的手臂,臉色蒼白地看向路口圍牆上方,提醒道,“那……那邊……”

池非遲看到毛利三人組後,就讓越水七槻用繩子把可疑男人綁起來,自己抱著灰原哀,順著圍牆走向毛利三人,準備跟三人打聲招呼、解釋一下。

細雨模糊著眾人的視線,毛利蘭抬頭看到圍牆上有個穿著雨衣、裹著黑布、懷裡抱著個不明物體的怪人在走近,立刻上前一步擋到了年輕女孩身前,一臉嚴肅地擺出了空手道的起手架勢。

柯南也被嚇了一跳,盯著圍牆上無聲無息靠近的可疑人物,神色警覺而凝重。

隨著池非遲走近,灰原哀也將池非遲身上的黑布扒開了一些,將身體往外探,出聲道,“小蘭姐姐,是我們。”

“小……小哀?”

毛利蘭愣了一下,抬手擦掉了剛才落在臉上、睫毛上的雨水,再次看了看,確定自己沒有看錯,收起了空手道的起手式,看向抱著灰原哀的某個‘怪人’,“非遲哥?”

在池非遲走近後,毛利小五郎和柯南也看清了池非遲被雨衣帽子陰影所籠罩的臉。

“非遲?”毛利小五郎有點懵,“你們怎麼在這裡?”

“我們來抓‘帽t之狼’,”池非遲解釋著,回頭看來身後的路口,“我們剛發現一個可疑的男人,越水已經制服了那個人,不過動靜有點大,好像嚇到了這位小姐。”

“我看她分明是被你們這個樣子給嚇到的!”毛利小五郎毫不客氣地拆穿道。

年輕女孩很想點頭,不過猶豫了一下,還是剋制住了。

剛才她一抬頭,看到牆頭站著一個披雨衣的高大黑影,一低頭,又看到有個人倒在了路口,她還以為自己是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怪人犯罪現場,轉身逃跑的時候,連自己被抓到後該怎麼說服對方不要滅口都想好了。

“伱們來抓‘帽t之狼’,怎麼打扮成這個樣子?”毛利小五郎一頭黑線,“還走在圍牆上……難道你們打算嚇暈‘帽t之狼’嗎?”

池非遲抱著灰原哀跳下了圍牆,俯身把灰原哀放下,伸手把頂在頭上的黑布取了下來,神色平靜地解釋道,“下雨天穿雨衣不是很正常嗎?至於走圍牆和頂黑布,都只是為了接近目標而已。”

毛利小五郎沒再吐槽,轉頭安撫年輕女孩,“你別害怕,我叫毛利小五郎,是個私家偵探,你應該認識我吧?”

年輕女孩這才仔細打量毛利小五郎,很快認出了毛利小五郎,連忙點了點頭。

毛利小五郎鬆了口氣,又解釋道,“他是我的弟子,不是什麼壞人……”

毛利蘭見毛利小五郎已經安撫住了年輕女孩,和柯南一起上前找池非遲說話,“非遲哥,你剛才說你們抓到了‘帽t之狼’,是真的嗎?”

“穿著連帽衫、拿著警棍在街口鬼鬼祟祟偷看的人,我們確實抓到了一個,”灰原哀看向路口處被越水七槻五花大綁後放在牆角的男人,“至於是不是帽t之狼,那就讓警方去確認吧。”

越水七槻把男人放在牆角,見天上的雨快要停了,也沒有去拿自己之前隨手丟在路口的雨傘,摘下假髮走上前,驚訝跟毛利蘭打招呼,“小蘭,你們怎麼在這裡?”

“我今天晚上參加學校的社團活動,晚上八點多才結束,”毛利蘭笑著解釋道,“因為最近帽t之狼搶劫年輕女性的事鬧得人心惶惶,加上今天晚上又下雨了,所以我爸爸和柯南就拿著傘來接我,我們剛才走到附近,聽到這邊有女孩子的驚呼聲,就連忙跑過來看看……”

(本章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