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後,我揣著金庫帶飛世子爺 作品

沈婉謝慕白,第442章 她殺了高參軍!,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馮三娘子臉一白。

  沒錯,如今的她不過是個流犯而已。

  別說到郡主門前鬧事了,就連隨便出大營的資格都沒有。

  “當時……當時我離那女人最近,也唯有我看清楚了她的長相。”她眼睛一轉,狡辯道,“所以眾將士們便讓我也過來看看。”

  “少夫人,我勸你還是快點把人給交出來吧。”

  一聽這話,眾將士們也紛紛附和著。

  對高老大,其實他們也沒那麼忠心。

  不過馮三娘子說的對。

  如果高老大真有個什麼三長兩短,到時候他們也逃脫不了干係。

  沈婉見狀,不由地笑了起來:“你們找她做什麼?”

  “她殺了高參軍!”一個小兵聞言,立刻扯著嗓子尖叫起來。

  這話一出,沈婉伏在謝慕白肩膀上,差點沒笑破了肚子。

  其他人聽了,也紛紛笑了起來。

  “你們開什麼玩笑?”謝慕白薄唇微勾,冷峻的臉龐上泛起一抹不屑的笑意,“郡主帶人去了趟大營,高參軍就死了?”

  馮三娘子一聽,立刻抬高了聲音:“可事實就是如此。”

  “在少夫人和那女人離開後,高參軍就神秘失蹤了!”

  其他將士們聽了,也紛紛跟著點頭。

  “你們到底是懷疑那女人還是懷疑我?”沈婉收起了臉上的笑意,陰涼的目光如蜻蜓點水般從眾人臉上掠過,“如果有證據,那你們就馬上飛鴿傳書上報州府,就說我殺了高老大!”

  “但如果沒證據,那你們應該知道誣衊當朝郡主是什麼罪名!”

  這頂大帽子一扣,眾將士們嚇的不敢再多言。

  弄丟了高老大後果嚴重,可誣衊郡主罪名更是不輕!

  “我……我們又沒說是你殺的!”馮三娘子白著臉,磕磕巴巴地說,“我們只是懷疑那個女人而已!”

  “那個女人是我新買的奴婢,如果是她乾的,那我就是主謀!”

  “要抓的話就直接抓我,不必那麼麻煩!”

  沈婉陰著臉,冷冷地打斷了她的話。

  馮三娘子敢抓嗎?

  她當然不敢。

  別說是她了,就連褚衛和高老大他們都不敢輕易動這女人一根汗毛,畢竟這女人身後的勢力實在是太過強大了。

  不管是老太傅和沈一舟,那可都不是些好惹的主兒。

  就連秦楚和凌筱筱,也都夠他們喝一壺的了。

  “不抓嗎?”沈婉冷笑一聲,徑直走到馮三娘子面前,“是不敢,還是沒有證據?”

  一時間,馮三娘子不知該如何回答。

  “有證據的話他們早就拿出來了,還能等到現在?”謝慕白冷冷一笑,一臉嘲諷的向眾將士看去。

  那陰冷刺骨的目光,讓眾人不由的打了個冷戰。

  果然,謝家的男人沒一個是善茬。

  不過區區一個目光,就足以讓他們輸的一敗塗地。

  謝慕白斜著眼睛瞟了一眼,冷冷地說:“黑鷹,通知褚大人去,就說郡主有危險!”

  黑鷹聽了,便往前走去。

  眾將士們見狀,立刻攔住了他的去路。

  這些年來,褚衛和高老大關係並不好。

  再加上褚衛有難時高老大又袖手旁觀,如今有機會反擊,褚衛是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你們想造反不成?”謝慕白如墨的瞳孔驟然一緊,厲聲喝道。

  造反?

  眾將士們並不敢,可他們也不能讓黑鷹離開。

  一時間,眾人沒了主意。

  無奈之下,他們只能向馮三娘子看去。

  雖說這女人是個流犯,但不得不承認,她心機極深。

  馮三娘子本來也慌了神,可見眾人都在看著自己,她就不得不硬著頭皮上了。

  是的,這是次機會!

  如果高老大真被那女人殺了,那沈婉就要倒黴,而自己說不定就能借著這功勞擺脫流犯的身份了。

  “我們並不敢,我們只是想找到那個女人而已。”馮三娘子想了想,冷冷地說。

  “如果不是她殺的怎麼辦?”沈婉陰著臉,字裡行間夾雜著濃濃的冰花,“醜話說在前面,我的人可不是誰都可以隨便冤枉的!”

  見這小女人遲遲不肯交出人,馮三娘子心裡不禁犯起了嘀咕。

  莫非,真是那個高個美人兒乾的?

  對,一定是這樣!

  如果不是,沈婉何必藏著掖著。

  想到這兒,馮三娘子梗起了脖子,冷笑道:“如果不是,那我任你處置!”

  她自認為還是非常瞭解沈婉的。

  這一路上,眾流犯們可沒少作妖。

  可這女人頂多就是抽幾鞭子,不給飯吃,卻從未真正下過毒手。

  所以馮三娘子覺得,不管是與不是,自己都不會有太多損失。

  她猜錯了。

  如果讓她知道黃公公是怎麼死的,她絕對不敢在這兒繼續作妖。

  “行,這可是你說的!”沈婉嫣然一笑。

  馮三娘子聽了,也冷笑道:“沒錯,是我說的,那你現在能把人交出來了嗎?”

  交人?

  此時的赫連長君早就卸下人皮面具,回家睡大覺去了,想把他從被窩裡給拉出來怕是沒那麼容易。

  不過沈婉並沒有著急,她只是站在謝慕白身邊,抬眼向那條漆黑幽深的小巷看去。

  見沈婉不語,馮三娘子頓時來了精神:“少夫人,如果你執意不交人,那就怪不得我們多想了。”

  聽了這話,眾將士們臉色陡然一變。

  如果高老大真是死於郡主之手,為了自保,那他們也只能不客氣了。

  想到這兒,他們的大手都齊刷刷的摁在腰間的長刀上。

  “不交是嗎?”馮三娘子冷笑一聲,眼底掠過一抹興奮的神色,“行,那我們只能硬闖了!”

  “眾兄弟們,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