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www1/jsonyy/423/423061/1733236374.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hlxyxs.com/read.php on line 108
唯物稻士趙玉真趙御貞趙玉真,第282章 無雙雪月,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唯物稻士趙玉真趙御貞趙玉真,第282章 無雙雪月,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看來你也被青城山的趙玉真蠱惑了。”明德帝無奈說道。

  “不,趙道君是真的講道理之人。”華錦道。

  “那麼,朕是否要有見他一面的?”明德帝自言自語,有些期待這位因一句讖言,自己便派兵駐守青城山的道人。

  下關城外。

  “無雙小師兄前面就是雪月城。”一匹無雜色的白馬上,一名暴發戶裝扮的無雙城弟子,收起地圖,指向下關說道。

  無雙城隨便一個弟子,都可配置如此珍貴的馬匹。

  “這便是那兼具了風花雪月之美雪月城了啊。”騎著無雙城上一代城主才配乘坐的四蹄踏雪烏騅馬,身負無雙劍匣的無雙感慨道“美,確實是美了,不過不夠我們無雙城氣勢磅礴,行了你回去吧,接下來我自己走。”

  “啊?”無雙城的弟子面色難看道。

  “啊什麼啊?我有地圖,雪月城拜訪槍仙結束後我自己會去天啟城。”馬匹高大,與無雙的小身板形成強烈的對比。

  “可是。。。大師兄那邊。”那名給無雙帶路的弟子正欲拒絕。

  “你就跟大師兄說,我說的。我不喜歡有人跟著,像監視一樣。”無雙說道。

  “大師兄絕無此意!”帶路的無雙城弟子有些忐忑地說道。

  無雙冷冷看了他一眼道:“我自然知曉,大師兄就算是我要坐無雙城城主的位子,他也會讓給我,我們兩兄弟自小一起長大,還輪不到你來耍這種離間計。”

  “師弟不敢!”那無雙城的弟子戰戰兢兢地說道。

  “罷了,無雙城那麼大,必然會招惹一些塵埃。”無雙說到,“記得跟你背後的大人物彙報的時候讓他們別把我當傻子,拿我和大師兄的感情做文章,估計你的心思大師兄也看出來了,所以把你派給我,讓我的腦子歷練歷練。”

  這名無雙城的弟子,心中五味雜陳。

  無雙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你如果真的怕回去被大師兄問責,那你便和他說,本來是要一直跟著我的,但是被我打跑了。”

  無雙剛一說完,劍匣立馬開了一半。那名無雙城的弟子立馬識趣,拱手說道:“無雙小師兄再見!”

  “不急,帶點傷回去,更為真實。”無雙認真說道,叮一聲,蝴蝶飛出劍匣。

  處理完了身邊的探子,無雙雙腿輕夾馬腹,那巨大如馬王一般的烏騅便走向了下關城。

  牽馬入城,下關城的一切都是那麼新奇。

  沿街叫賣的雪月特產,買花的小女孩盯著那巨大的黑馬片刻又跟同伴耳語了幾句。

  或許是被這無雙城不曾有過的春日花香迷了鼻子,烏騅頻頻打了幾個響鼻。

  與無雙城的沉穩雄偉不同,下關城這個雪月城的門戶體現出來的是一派勃發的生機。

  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笑容。

  “要是大師兄來這裡生活一段時間,大概臉色就不會經常那麼臭了。”無雙開心地想到,不過瞬間又不淡定了,“不行,他要是來這裡逍遙自在了,那城主不就得我來當了嗎?不行,這不行。我還沒玩夠呢。”

  “讓一下,讓一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無雙揹著劍匣牽著馬,好不容易擠過人群,最終在一處茶肆上停了下來。

  “小兄弟,喝茶?”見無雙將馬繫好在拴馬石上走進了茶肆,茶肆老闆問道。

  “嗯,是有些渴了。”無雙輕輕將劍匣立在地面說道,“老闆有什麼推薦。”

  “聽口音,小兄弟外地來的吧。”茶肆老闆笑盈盈問道,“每日咱們雪月城都要來許多如同你一般的江湖少俠,我都會給他們推薦雪月城最為特色的鮮花茶,是用曬乾了的鮮花花瓣,加上咱們本地最為出名的滇紅茶炒制。當然大紅袍咱們這裡是沒有,不過花茶飲入,唇齒留香。”

  無雙聽完,呵呵一笑道:“估計這江湖沒幾個能同我一般的少俠,也罷,給我來一壺,讓我也試試唇齒留香什麼感覺。”

  “好嘞。”推銷出一壺鮮花茶,老闆手腳也麻利地提上來了一壺茉莉花香味的茶。

  無雙小倒了一杯,聞了聞,道:“確實香氣撲鼻,沁人心脾。”

  心中暗喜了一下,這一句整整用了兩個成語,記下來回去告訴大師兄。

  “小兄弟你喜歡就好。”老闆也樂得有人誇獎他家的茶。

  無雙噙了一口,拉家常一般問道:“前頭人群扎堆的那棟最高建築物,就是雪月城的常保留項目,闖登天閣了吧。”

  茶肆老闆順著他的話,仰頭看過去道:“是啊,那便是雪月城標誌性的建築,每天都有無數少俠女俠的衝擊登天閣的閣頂,這個只要登頂啊,就。。。”

  “我知道。”無雙放下飲乾淨了的茶杯,又倒了一杯說道,“只要能登上閣頂,就能讓雪月城答應一個要求。”

  看來,是來之前做過了攻略。

  “可惜啊,這幾年也就只有兩年前那一次,一位紅衣少俠登頂成功,求見了咱們二城主,之後連同一名道士被二城主從閣頂上打了下來。”茶肆老闆說著一個被雪月城津津樂道的故事。

  “不過小老兒我也是在那次之後才知道咱們二城主是女兒身,還被青城山的道士誘拐了去。”老闆樂呵呵調笑道,一句“咱們”就能聽出其中歸屬感,“我說當年二城主怎麼揍那個小道長那麼用力呢,後來買了一本謝飛萱的《雪月道韻》才知道其中緣由。”

  無雙也樂於聽這種從販夫走卒口中用樸實的語言演繹出來充滿浪漫色彩情調的故事。

  無雙城太過於“端著”,為了保持那股子睥睨天下的霸氣,永遠都在儀表堂堂衣冠楚楚。

  飲了半壺花茶,無雙停下杯子。

  “小兄弟,可是要續水?”茶肆老闆眼尖問道。

  “不了不了。”無雙聽著半肚子脹著的茶水晃盪苦笑道,“原本只是想解解渴,老闆你講的雪月城故事好佐茶,一不小心喝多了。”

  隨即起身,提起跟他差不多高的劍匣,眼神一凜,少年英氣充滿了茶肆。

  “小兄弟,這是要。。。”茶肆老闆有些詫異無雙的動作。

  “如你所想,我要去闖閣了。”無雙笑道。

  “那便祝小兄弟你,旗開得勝,登頂天閣。”茶肆老闆也豪氣,學江湖人士一番抱拳。https:/

  “嗯,我會登頂的。”無雙自信地說道。

  茶肆老闆一笑,類似這樣的話,這兩年他不知道聽過多少少俠說過了。

  雪月城登天閣十五層。

  洛明軒與蘇枕羽同在閣內,唐蓮不在城中,以洛明軒的資歷與能力,足夠擔起十五層守閣之責。

  空曠的十五層,九柄劍懸掛半空中,蘇枕羽對身邊的洛明軒說道:“所以,洛公子你的劍術就是脫胎於這六博棋局中,以天地八荒為棋盤,劍於入局之人為棋子?”

  在雪月城呆了那麼長的時間,蘇枕羽的北離官話除了少許生僻字詞,已經聽不出什麼生澀的地方了。

  “嗯。”洛明軒點頭,“六博棋局相傳是仙人術,所以這套劍法也能稱為仙人劍法。”

  “不過我也不差,博覽群書,取長補短,去粗取精。”洛明軒得意地看了一眼蘇枕羽說道,“糅合百家劍法之長,補入這六博棋劍之中,才有瞭如今這番狀態。不過還不夠完美,還待優化。”

  九柄懸天利劍在整個空間中隱隱約約構成難以描述的陣勢。

  蘇枕羽看了看空中劍陣,感嘆一句:“棋局之中蘊藏劍法,北離天下真是博大精深。”

  聽到少女只是誇獎北離博大精深,沒注意到洛明軒所說取百家之長,洛明軒有些無語。

  少女話音剛落,樓下傳來一陣吵鬧之聲,

  “怎麼回事?”洛明軒皺眉,看向樓梯口。

  “嘭嘭”幾聲,身穿雪月城弟子練功服的幾人像是被砸飛一般,砸上了十五層,伴隨著一地鐵劍碎片,滾到了洛明軒跟前。

  “洛師兄!”其中一名弟子艱難爬起來。

  “怎麼了?”洛明軒問道。

  “有人不守規矩,一入登天閣便不理會守閣的師兄弟,而是直接登樓,他登樓速度太快,以至於我們每一層的師兄弟一同跟著堵他,直到十四樓把他堵在了樓梯口。”傷不重,稍微調息片刻這名弟子便將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洛明軒。

  “沒想到他將劍匣打開,取出一把劍,將我等的佩劍都斬碎了。”雪月城不知守哪一閣的弟子對洛明軒說道。

  “劍匣?”洛明軒皺眉。

  再往樓梯口看去,人頭洶湧的地方已經讓出一條路,無雙一手提劍匣,一手握住一把誇張華麗的劍,緩緩登樓。

  “師兄,就是他,把我們的佩劍都斷了!”守閣弟子指向無雙說道。

  “是你?”洛明軒道,“無雙城,無雙?你要來我雪月城撒野?”

  踏上十五層,在登天閣外,一到十四層的登樓一瞬間皆被點亮,下關城一陣歡呼,比過年還熱鬧。

  亮一盞燈籠就意味著登上一層,登天閣已經很久沒有這種一下子亮十幾盞燈籠的情況了。

  “無雙?”蘇枕羽看著那一手提劍匣,一手握劍的少年輕聲說道。

  “你和落霞仙子可以來我無雙城,我怎麼就不可以到雪月城闖登天閣?”無雙反問道,“再說了,你們雪月城又沒有規定不能將所有守閣的人聚集到一起。”

  “既然是闖閣,為何要用如此侮辱人的方式?碎人兵器?”洛明軒認可了他的說法,卻要維護一下師弟們的感受。

  “大明朱雀幹了,不是我乾的。”無雙無奈說道。

  “呵,可笑,你的劍還不聽你的不成?”洛明軒道。

  “大明朱雀,有自己的靈智,喜歡斷人兵器。”無雙一本正經解釋道,“這在江湖上應該有傳聞。”

  洛明軒沉默,名劍譜天下第二,大明朱雀,傳言確實有斬斷別人兵器的愛好,他浪跡江湖的時候是有聽過的。

  這也算是江湖上的一件奇聞異事,不過因為大明朱雀近百年都無人可用出,隨著時間推移,許多事情都被淹沒,這件奇聞也被掩蓋在了歷史的長河中。

  今日看來,雪月城一眾守閣弟子的劍都被斬斷,看來卻是所言非虛。

  沉默了片刻,洛明軒瞥了無雙一眼道:“你受傷了?”

  “無妨。一樣可以登閣頂。”無雙聳了聳肩,並不在意地說道。

  “好大的口氣!”洛明軒也不惱怒,道,“所以,你是打算來登閣頂,向雪月城提要求讓我師父見你那王八城主一面?”

  無雙面色一沉,道:“那是上一代,我師父和落霞仙子他們長輩的事情,我作為小輩沒必要用雪月城一諾來干涉。”

  登天閣十五層頓時猶如大風灌入,將門窗吹得哐哐作響,溫度急劇下跌。

  雪月城守閣的弟子,皆汗毛立,雞皮起,有些發抖,抱臂取暖。

  蘇枕羽艱難將龍君推出刀鞘三寸,才堪堪不再這般難受。

  無雙右手的大明朱雀,劍身上吐露出黑炎,似乎有紅光開始在無雙眼眶中蔓延。

  無雙彷彿天人交戰,艱難說道:“另外,跟你說一下。第一,如今無雙城的代理城主,是我大師兄盧玉翟!”

  “第二,我師父有名字,叫宋燕回。起碼也算你長輩,請尊重一下他。”

  洛明軒絲毫不讓說道:“你那王八師父,害了我師父一輩子,還想我尊重他。”

  二人不再廢話,無雙揚劍指天。

  洛明軒勾了勾右手中指和食指,懸在半空中的劍陣忽而激活,如星子墜地砸向指天的大明朱雀。

  大明朱雀輕而易舉接下龍九子,雙眼開始隱約出現紅光的無雙如同長輩一般點評道:“比起一年前,有進步多了,起碼同我師父未出劍廬之前不相上下。”

  “誰要跟那個王八比!”洛明軒豎起劍指,直指無雙。

  龍九子就這般與大明朱雀僵持。

  無雙嘴角輕笑,放下左手手中劍匣,匣開兩瓣,劍光霜寒。

  “這是!”蘇枕羽睜大了好看的眼睛。

  劍氣四溢,將整個十五層震得動盪起來。

  “洛明軒少俠怕不是那個無雙的對手!”蘇枕羽擔心道。

  “蝴蝶,清霜,玉如意,繞指柔。”

  一聲令下,四把劍從劍匣中飛出,頂著龍九子的壓力,逆流而上。

  無雙重重放下劍匣,身上壓力一輕,猛地突進到洛明軒三尺之內,雙眼已經被紅光瀰漫,逐漸有黑化的趨勢。

  大明朱雀對著洛明軒,重重斬首而下。

  “噹啷”一聲,龍君出鞘,攔下了大明朱雀這一劍斬。

  “嗯?”黑化的眼球部位有些消退,無雙詫異。

  朱雀與龍君頓分。

  “你又被大明朱雀的魔性控制而入魔了?!”洛明軒不輕鬆地呼了一口氣喊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