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作品

張銘黃老頭世事如潮人如水,第191章:掃地僧,血脈天賦,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提前催熟靈藥,只是幾滴鮮血就能關的用張銘若有所思。

  “不過好像也不是全無代價,之前其流淌出來的鮮血就沒有這個效果。”

  張銘從手中摸出兩滴紅色的血液,那是他剛才給林小凡治療的時候取下來的將其投入到靈地,滴灌在兩株靈藥之上,結果那兩株靈藥毫無變化完全沒有像他剛才看到的那樣,僅僅是幾滴鮮血,就讓那靈藥增加了十年的年限。

  “應當還有其他的限制,不是所有的血液都可以,而且那血液對於林小凡來說似乎也不算輕鬆”

  張銘想到剛才那擠出幾滴鮮血之後,臉色略有蒼白的林小凡,那可不是普通的血,應當是精血。

  “修行界果然廣大無垠,各種奇異的體質和體魄都有,居然還能夠有這般奇特的存在僅僅是一剎那之間,張銘心中都有非常多的想法和猜測,想要落實下去。

  “他能不能夠催熟那三朵七玄凝晶花?

  看他那一盆靈植之中的土壤並不算非常特殊,那一株靈藥能夠在極短的時間生長,達到十年,想來是因為血液的緣故,那這血液在凡人國度之中寫不起效果?”

  在這一剎那,張銘都想把這個人直接綁到凡人國度之中去,把七玄凝晶花催熟然後嘗試結丹結丹成功之後就躲在凡人國度之中,等鬼王門和其他幾大國度的戰鬥落下帷幕他再出來。

  甚至於可以不再出來,讓這小子不斷的催熟,最為頂尖的靈藥和靈草就龜縮在凡人國度之中修行就可以了,但想了想之後,張銘又搖了搖頭,知道這個想法不現實縮頭烏龜也不是那麼好當的,太多太多的問題,現在解決不了了不說別的,僅僅是催促煉氣期能夠用的靈藥那小子都要付出不小的代價,精血有些虧空,顯得氣血不夠要催熟三階的靈藥的話,更會是極其困難甚至於張銘覺得以對方現在的水平根本做不到即便把對方的血抽乾了,估計也做不到。

  “而且我可以在凡人國度之中活著,不用擔心,其他可不行,他修為境界和實力不突破,活也活不了太久。

  “而在凡人國度之中沒有天地精氣和靈脈,想來他熬不了幾天就要死張銘把自己的想法從腦海之中排空放棄了之前最為危險,最為癲狂的操作“不過這一方面的操作不能夠給他開綠燈,其他方面倒是可以試著看一看綠燈。”

  站在山峰之上俯視下方的那簡單的外門弟子所居住的居所,張銘心中生出無數的想法。

  “在靈藥培育方面有天賦,但修行方面問題很大,可以在這一方面給他多進行一些點撥,把他培育的足夠出色“反正如今的時間還不少,可以慢慢給他機會,多給他一點時間“至於他身上的異常,暫時可以當做沒看到,或者說不了解。”

  張銘心中有數下品靈根修行,從練氣初期一路到築基後期的修行經驗,張銘在這一方面都是佼者,甚至比離火門的前輩還有發言權。

  “看他的表現對於宗門還有一定的防備,那可以用其他的方式讓他幫一幫我。

  張銘念頭觸動一下,心頭就有了想法。

  藏經閣。

  林小凡小心翼翼的靠近這裡,即便已經竭力壓制自己激盪的心情,但心臟還是忍不住撲通撲通直跳。

  多年散修的生涯,他可是知道不知道修仙法門和法術的珍貴,修行界四大安身立命之本錢,法財,侶地修行法門排在第一,可想而知其珍貴。

  他能夠加入離火門,都只能說是拼盡了自身全部的運氣和力量但加入了離火門之後,他就要努力的奮勇向前,成為這一批新人之中佼佼者,以此獲得門派之中更珍貴更特殊的傳承。

  因此他想在本派之中脫穎而出,才在之前會冒險的服用一百二十年份的玉蘭芝。

  結果證明他散修闖蕩時的經驗在門派之中不頂用,胡亂的吞掉靈藥並不是一個好選擇。

  掌教給他的建議,讓他有珍貴的靈藥拿給傳功長老,然後煉製成丹藥給他服用,他動了這個心思,但還沒有立刻的實行反倒是先問傳功長老要了一個傳承令牌,準備來藏經閣之中翻閱一下書籍。

  主要是瞭解一下自身的情況,瞭解自身的特點,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況且他剛才都服用了頗為珍貴的藥材,轉眼之間又拿出一株珍貴的藥材去請傳功長老練丹。

  再怎麼遲鈍的人也會感覺到這其中的問題和不同他可不是剛剛跨入修行界的雛兒,反而是在修行界摸爬滾打了多年能夠在心性考驗關在一群少年之中獨在鰲頭,靠的可不單純的是意志力,還有這麼多年來的磨練。

  他在各個方面,各個區域可都是努力過的拿著手中的令牌,他面帶興奮就要走入藏經閣,目前藏經閣第一層是對他開放的只是走到門前的時候,他腳步略微頓了一下以往人員凋零的門派之中,他只見過掌教和那一位傳功長老如今在藏經閣面前卻有一個守門的老頭在那裡掃著地,其一身簡單的道袍。

  面容枯槁,好像已經步入了生命的末年而且身上也沒有多少強大的氣息,整個人都非常的平靜,如同凡人但林小凡心還是一跳,因為當那掃地的老人抬頭望向他的時候,那滄桑的目光彷彿有洞穿人心的力量,他感覺內心彷彿都被那一眼看穿。

  “令牌給我看一眼。”

  他嚇得都要倒退,卻見那掃地老人慢悠悠的把掃帚放在閣樓旁邊,整個人悠閒的躺在一邊的躺椅子上林小凡一愣,連忙把手中的令牌舉起雙手,拖到那老人面前,那老人只是了一眼,然後就淡淡的道。

  只可以在一樓觀看!

  林小凡恭敬的點頭“是,前輩!”

  嗯,還算恭敬,一樓右下角左側的第三排從左開始數第四個玉簡對你應該有用。”

  那老頭說完這段話好像就沒了,說話的興致,直接閉上雙目,舒服的躺在躺椅之上,那躺椅一搖一晃,好像已經進入了睡眠林小凡一愣,卻還是把這個要求記一下然後就頗為興奮的走入了藏經閣之中僅僅是入門,他就直接陷入震驚之中在他的面前一排又一排的書櫃立在那裡書架之上擺放著一枚又一枚的玉簡,一眼望去都看不到頭,粗略估算一下都起碼有數百上千枚,甚至於可能更多而且這些玉簡都被分門別類的排放好大類又分為三類,一個是功法修行類,一個是法術類,另一個則是修仙百藝。

  各個區域劃分都非常的詳細。

  而那掃地老人給他說的右側屬於功法修行類,左下角那一片區域好像是修行經驗類。

  林小凡的確是要來這裡看一看,卻也沒有立刻按那位老人的建議去翻閱,而是優先在這裡面轉了一圈。

  即便他的權限只能夠選擇了了的數部功法參閱,但進入這其中就好像老鼠進了米缸,僅僅是聞一聞米香,他也覺得很舒服。

  在進入離火門之前,他得到的最高傳承就是一個曾經收養他,想要拿他煉丹的人物。

  那個人物後來被他用毒毒殺了。

  他所有的傳承都來自於那一個人物,無論是修行的小五行混元宮還是其他的法術。

  甚至於包括玉蘭芝的種子他從未想過,藏經閣之中居然能夠有這麼多的修行功法以及法術還有修仙百藝的選擇。

  “這還只是一個沒落的宗門,那真正鼎盛的宗門該多麼誇張林小凡由衷的發出讚歎。

  然後不厭其煩的從左看到右,最初看的是修行功法,離火門最為壓軸的功法是離火燎原功。

  最初若是能夠在傳承秘境之中通過考核都能夠得傳離火燎原功,甚至於火雲城之中的藏法閣之中都有離火燎原功販賣,若是有人想要從煉氣期到築基篇的離火燎原功都不難以獲得但如今隨著離火門真正的出世,火雲城售賣的離火燎原功就已經下架,其他人根本沒有辦法修行,也沒有辦法獲取。

  或午更高人一等有身世地位的人物還能夠得到,但普通的散修是得不到的甚至於如今這一批拜入離火門的人物修行的也不是離火燎原功,現如今修行的仍然是小五行混元功。

  要經過半年的打磨和考核之後才會被傳下功法,卻也不是離火療員工,而是離火燎原功入門之前的一部功法是火源歸一訣。

  所有的一切都變得正統,和之前可大不一樣林小凡左看右看,被這裡各種各樣的功法、法訣、法術迷花了眼,最後才到右下角的左側書架上去看然後不久之後,臉上就流露出失望的神色這裡有相當多的修行典籍和經驗。

  關於功法修行以及境界突破的經驗更是不受限制,很多都可以觀看但他看了很多部,卻對於他來說都沒有什麼用留在這裡的修行經驗和典籍最差的靈根都是中品靈根,甚至於還有不少上品靈根和地靈根。

  他遇到的問題對方根本就沒有遇到過,比如說他從練氣一重突破到二重都很煩,用靈藥材幫助衝過去,二重到三重也是如此。

  三重到四重更是把他卡住了很久,差點把他卡死。

  但在這裡,修行經驗在這裡,對方提都沒提一句從練氣一重突破到練氣三重,整個過程都是非常順暢,往往一兩年就能夠達成在這其中的經驗都講的是要穩固心態,不要過於飄飄然。

  因為練氣三重到練氣四重算是一個門檻,起碼也要打磨,一兩個月才能夠突破差勁一點的,甚至要打磨半年林小凡看這些,表情越來越離譜,簡直就像是地鐵老人看手機整個人都麻了。

  “這樣、這樣,然後就突破了,突破你娘個鬼呀,突破過程就不能夠詳細的講一講嗎?什麼打磨一下經脈,什麼打磨一下法力?”

  林小凡看得心頭簡直是冒火,這些部分他都嘗試過,但基本上都沒有用。

  簡直就像是學霸在給學渣講課由此可得,由此可得,可得你媽個頭心頭焦躁之餘,他幾乎都要直接從藏經閣之中退出去。

  當然想到那一位神秘莫測的掃地老人,他咬了咬牙,準備應付一下,看一看位掃地老人給他推薦的玉簡。

  結果一看卻是一愣。

  神念沒入其,中僅僅是名字就讓他有些出神“下品靈根修行突破的要點要訣,”

  相對於那一些曾經五百年前的師兄師弟們留下來的經驗,這一份講的就不那麼雲裡霧裡,反而是平鋪直敘,非常的淺顯易懂。

  “餘苦於下品靈根修行之艱難,突破關卡之困苦,門派之中又無相關的傳承和經驗,讓我苦修蹉跎多年才,艱難突破到築基”

  僅僅是開篇,林小凡就直接看的入了神即便他現在有年份非常之充足,遠超同輩甚至遠超宗門的靈藥作為突破之用但也沒敢想憑藉下品靈根能夠成就築基。

  而這一位師門長輩居然在沒有其他幫助的情況之下,憑藉自身的天賦,還有修行經驗突破到築基。

  僅僅是這一個開篇,就震驚他很久。

  “下品靈根築基,這一位祖師是真不得了。

  僅僅是看了開篇,林小凡就興奮起來,然後繼續沿著下方往下看然後這一看就入了神。

  對方簡直是他的翻版,同樣是下品靈根,而且還在門派之中蹉跎多年,最初拜入門派之中都不受重視甚至於被分配在靈園之中,算是外門弟子之中的雜役,專門負責種植靈谷之類的價作物。

  其一卻也不驕不躁,維持心靜的乎和,日日刻苦,勤懇的修行心境方面非常超凡,同時關於修行的關節要點也記錄在冊,每一個都好像說在林小凡的心坎上對方遇到的每一個關卡林小凡都曾經遇到過只是林小凡靠的是用靈藥,硬生生的堆過沖過門檻,而對方是憑藉時間還有打磨點點的把門檻跨過。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