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www1/jsonyy/424/424003/1733236430.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hlxyxs.com/read.php on line 108
趙牧輪迴道果密雨飛花,第866章 那個人就是我,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長生:我在教坊司千秋萬載 作品

趙牧輪迴道果密雨飛花,第866章 那個人就是我,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有了景門仙禁,我算暫時解決化身的實力問題了。”

  “不過畢竟是剛剛開始修煉,我對這門功法的掌握,終究還是太過生澀了,以後還得花費大量時間,進行細化的修煉才行。”

  “也幸好我有香火桃木在手,才能在這麼短時間內,通過代價巨大的透支性練習,來初步掌握景門仙禁。”

  “而且也是因為有遍佈南域的香火桃木,我才能引來數量驚人的天地之力,讓景門仙禁發揮出如今的威力。”

  “否則單憑本尊的修為,景門仙禁即使堪比人間神靈的證道功法,也不可能做到這種程度。”

  “說白了,本質上現在使用景門仙禁的並不是我,而是香火桃木。”

  “看來這香火桃木,對我是越來越重要了,以後還得想辦法加快它的生長才行。”

  趙牧自語道。

  現在景門仙禁已經初步修煉完,但他並沒有繼續修煉,《八門仙禁》其他七禁的想法。

  畢竟《八門仙禁》實在是太精妙了,僅僅是一個景門仙禁,趙牧感覺自己修煉起來,就已經有些吃力了。

  若是再繼續修煉其他七禁,恐怕只能造成貪多嚼不爛的下場。

  所以他準備先專精景門仙禁,等到景門仙禁融會貫通之後,再考慮修煉其他七禁。

  “雖然其他七禁暫時不能修煉,但把景門仙禁,煉化進《萬法融鼎玄經》,倒是可以嘗試一下。”

  這已經是趙牧的習慣了。

  多年來不管修煉了什麼功法,他都會將其融入《萬法融鼎玄經》,畢竟後者早已成了他本尊修行的根本。

  趙牧再次閉上雙眼,化身溝通了身在瀚海大陸的本尊,開始相互配合,試圖以《萬法融鼎玄經》煉化景門仙禁。

  但片刻之後,他猛然睜開雙眼,眼中流露出驚訝的神色。

  “怎麼回事,景門仙禁居然無法煉化?”

  按照以往的經驗,《萬法融鼎玄經》對其他功法的煉化,並不會太過困難,甚至說是輕而易舉都不為過。

  但是此刻,當趙牧以《萬法融鼎玄經》,開始煉化景門仙禁的時候,卻發現根本……啃不動。

  沒錯,就是啃不動!

  這種感覺,就好像螞蟻在啃噬鋼鐵一樣,任憑牙都要崩碎了,卻連一點痕跡都啃不出來。

  “這就是仙術嗎?”

  趙牧又嘗試了幾次,最終徹底放棄了。

  “罷了罷了,看來兩者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想要煉化是根本不可能的。”

  但趙牧並沒有失望,反而還更加欣喜了。

  畢竟這更證明了,《八門仙禁》的強大,的確超乎尋常。

  “好了,修煉暫時結束,也是時候去見玉娘了,不知道她跟古無血的計劃,進行到哪一步了?”

  趙牧起身,就準備進入烈陽城。

  可是突然,兩股驚人的氣息在天際出現,並且迅速向這邊飛來。

  “嗯?這兩股氣息……”

  趙牧驚訝轉身,果然就見兩道流光從天際飛來,落進了烈陽城內,正是周玉娘和楚驚鴻。

  “奇怪,他們兩個怎麼會在一塊?”

  趙牧心中疑惑,沉吟了一下,連忙飛身射向了烈陽城。

  他一路進入鎮國公府,在客廳裡見到了周玉娘。

  此刻周玉娘正端著茶杯,臉色陰沉的坐在客廳裡,很明顯心情不太好。

  趙牧走進客廳,自顧自的坐在了椅子上:“咱們的國公大人今天怎麼了,為何臉色如此難看,是有人惹到你了?”

  周玉娘顯然對趙牧的到來,並不感到驚訝。

  她哼道:“的確有人惹到我了,今日南域的天象變化,道長也注意到了吧?”

  “自然注意到了,怎麼,你心情不好跟這個有關?”趙牧愕然。

  “沒錯,就是這該死的天象變化。”

  周玉娘俏臉陰冷:“哼,也不知道哪來的傢伙,居然能夠引動如此龐大的天象變化。”

  “不過他引動天象變化也就罷了,可今天一天卻在南域四處亂竄,弄得我追了一天都沒追到他,實在可恨。”

  “我都懷疑他是不是在故意耍著我跟楚驚鴻玩了?”

  呃……

  原來周玉娘和楚驚鴻今日同行,是為了追蹤我嗎?

  趙牧神情古怪,問道:“你們倆追蹤那個人幹什麼,想要知道他為何能引動天象變化嗎?”

  “有這方面的原因,但其實我們兩個的真正目的,是想要拉攏那個人。”

  周玉娘神色思索道:“今日天象變化剛剛出現的時候,我和楚驚鴻其實就已經意識到,能引動如此龐大天地之力的人,絕對不簡單。”https:/

  “於是我們兩個都裝作,被那個人戲耍惹惱了,真正目的卻是想要迷惑對方,然後能比對方更早的找到那個人,招攬對方。”

  “只可惜,我們兩個在南域各處追蹤了一天,都始終沒能追到那個人,感覺對方就好像在故意躲著我們兩個一樣。”

  “想來楚驚鴻回到皇宮以後,現在已經吩咐手下去找那個人了。”

  “畢竟以那個人展現出的能力,不管我和楚驚鴻誰先招攬到他,都能讓我們兩個在爭鬥中,佔據極大的優勢。”

  趙牧聞言,問道:“你也已經派人去找那個人了?”

  “嗯。”

  周玉娘點了點頭:“只是以今天的情況看來,想要找到那個人的可能性實在不大,畢竟就算是我和楚驚鴻,都拿他沒辦法。”

  趙牧苦笑:“行了,讓你的人回來吧,那個人你不用找了。”

  “嗯?”

  周玉娘驚愕扭頭:“道長這話是什麼意思?”

  趙牧摸了摸鼻子:“什麼意思,你猜不出來嗎?其實今天你們追蹤的那個人,就是我。”

  周玉娘神情一怔,這個消息,實在是讓她震驚不已。

  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和楚驚鴻追蹤了一天,費盡心機想要招攬的人,居然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出現在了自己面前?

  想到這裡,她突然搖頭苦笑:“我也真是糊塗,整個南域除了道長之外,還有誰能引起如此大的動靜。”

  “想想自己也是可笑,居然傻乎乎的在南域跑了一天。”

  “不過更可笑的是楚驚鴻,他現在估計還在挖空了心思,想要拉攏道長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