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吃動物內臟 作品

李奧,第304章 慰問金補償,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男人氣的嘴裡罵罵咧咧的,但只是用口型“艹你媽的”的罵著。

  “大哥!成了!!我看到那個女人拿著包走的啊。”小弟來到男人旁邊高興的說道

  男人也沒注意到小弟來了,自己被嚇了一跳,惱羞成怒的:“草擬嗎,走路不出聲音的嘛?他媽的。”

  “我....”小弟意識到自己正好撞到槍口上。

  “走,媽的b娘們,拖這麼久,讓老子好少賺了好多!艹!”

  於是,兩人這才離開了這家咖啡廳。

  .....

  隔日早晨。

  窗簾在賈維斯的控制下,讓陽光剛好的灑在的李奧身上。

  李奧打了個哈欠醒來,隨便對付了幾口就去公司了。

  剛坐下,果不其然。

  朱文和胡斐同時找上了門。

  “說吧,什麼結果?”

  兩人對視一眼,胡斐說道:“200萬。”

  “多少?”李奧直接就從凳子上坐了起來。

  “醫藥費我們承擔,外加兩百萬的慰問金。”這還是胡斐好說歹說的結果。

  “666啊,你怎麼說?”李奧看向朱文。

  “同意。”

  “啊?同意?我李奧雖大方,但不傻吧,這不明顯的漫天開價的嘛?”

  “如果他非要起訴我們,我們贏肯定是能贏,但是吧,輿論壓力,加上我們還纏上了官司,這上市....”

  “對他們這麼好,良心真是被狗吃了。”李奧氣的砸桌子。自己千方百計的給底層最好的福利,最棒的待遇,換來的竟是這樣的結果。

  沒聊一會,公關部部長也來了。

  他拿起手上的平板,播放起今天的新聞。

  【近日,某大型科技公司,黑馬終於要落馬了嘛?這些年的迅速發展,隨著越來越進入到大眾視野,身後的問題隨之也暴露出來,為了趕公司變相壓榨,公司信息安全也出現問題......】

  “瀏覽量快過千萬了。”公關部部長說道。

  李奧不能坐以待斃了。“胡斐,你去調查死者生前是否有跟別的什麼人簽署協議,一個普通農民工,張口就要兩百萬,這像是早就預謀好的一樣。”

  “朱文,喬伊斯馬上就回去了,你帶著文件去找服務器公司進行索賠,並讓他們發聲明。”

  “你去控制輿論走向,找到主要引流人,不管用什麼手段,讓他說實話,公佈真實情況。”

  三人聽到指令,馬上展開行動。

  李奧也沒閒著,起身去找了何依霖。

  “人呢?”

  “他去找市長了。”助理小劉回覆道。

  “你這邊還有什麼麻煩嘛?”

  “資金的問題....”

  資金?李奧看眼下不是適合聊天的地方,讓小劉來到了辦公室。

  “資金怎麼會出問題?我們所有項目不都是在正向盈利嘛?”

  “我們擴張的速度很快,因為工期的停滯,也不知道停多久,銀行貸款的利息每天都在算,按最壞的打算,只能兩個星期。不過問題不大,也是把別的項目的事情先放放了,先就主要的弄。”

  “兩個星期.....怪不得何依霖去找市長了。”

  “何總找市長不是因為資金的問題,他是想問市長,允許我們鬧到什麼地步。”

  李奧幡然醒悟,對啊,市長這一茬給忘了。“我明白了,市長這手心手背的都是肉,幫誰都不是。”

  “對,而且還有一個事情,鈦合金那一塊,供應商體系已經弄好了,但是訂單也下了,但是....採購單遲遲沒有給到平泰那邊。”

  李奧輕笑一聲,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行了,我知道,等何依霖回來,你讓他來找我一下。”

  “好。”

  隨著門的關上,賈維斯發出了聲音。“李奧先生,需要我干預嘛?”

  “等何依霖回來再說,我倒要看看,市長能讓我們鬧到哪一步。”

  ly跟深圳控股魚死網破是不可能的,但是兩敗俱傷說不定,這是因為沒有賈維斯的干預,一旦賈維斯變態的監視能力開啟,深圳控股將會有多少見不得人的秘密公佈於世。

  直到快下班,李奧終於等到了何依霖回來。

  看著何依霖的臉色,李奧反倒是笑出了聲。“行了,別愁眉苦臉的,你自從接手上市的事情以後啊,眉頭皺的越發的厲害了。”

  說完,李奧給何依霖遞上去一杯他最愛的意式濃縮。

  “市長沒見到,但是秘書長把意思委婉的傳達給了我們。”何依霖說道。

  “怎麼說?”

  “扛得住大風大浪的船,那才牢,只是會開,別的事情不會做,那這船也可惜了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說得好啊。”李奧大笑起來。

  何依霖也搞不懂李奧想幹什麼了。“你有想法?”

  “我壓軸,你先頂著,把你能想的主意,想的辦法用了,但是快到兩敗俱傷的時候,你跟我說,我出手。”李奧看著何依霖說道。

  何依霖明白李奧的意思,再給自己去試試的機會,有他保底,不至於弄到前功盡棄。

  李奧給自己設置了一個底線,一旦這個底線被突破,那誰都攔不住了。

  “好,我知道了。”

  “數據庫那邊怎麼樣了?”

  “沒事了,一會公關部部長就會把公告發出去了,查來查去,他都沒攻破,別小看我的系統,全世界頂級的黑客都坐在這個屋子,也不可能攻的進去。”

  “網上那些個視頻,都是捕風捉影的。”李奧自信的說道。其實白天他有特意讓賈維斯用自己的賬號好好從頭到尾再查一遍過。

  “警方那邊我在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就加加速,我聽到胡斐給我的彙報了,要兩百萬。”

  “我是覺得這裡面肯定不太對勁的,哪有農民工張嘴就是兩百萬的,外邊那些個房地產商,死了個人,給你五十萬都了不起了,甚至都不給,讓你們自己走意外險索賠。”

  “是啊,我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也是嚇了一跳,怎麼敢開口說的。”

  “那就看看深圳控股想耍什麼花招了。”

  “行,時不我待,那我就先去忙了。”何依霖將咖啡一飲而盡。

  “好。”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