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www1/jsonyy/428/428319/1733236527.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hlxyxs.com/read.php on line 108
替嫁甜妻:大叔老公超寵我!蘇安安顧墨成,第1964章:顧家那些事(104),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替嫁甜妻:大叔老公超寵我!蘇安安顧墨成,第1964章:顧家那些事(104),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蕭蜜是一個很自律的人,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她心裡很清楚。

  所以愛上陸明朗的時候,她的大腦特別地清楚,不能愛。

  越是這麼自律,越是這麼壓制著,越到最後控制不住。

  走入酒吧,也是蕭蜜人生中的第一次,她是學著電視劇裡的情節來買醉的。

  她到的是正規的靜吧,點了幾瓶酒,慢慢地喝起來。

  她很清楚,今天就是喝醉了,也不會出什麼事情。

  蕭家的那些眼線就算不在,陸明朗也一定會派人保護好自己。

  她就是象牙塔里長大的公主,看著很幸福,其實心裡很苦。

  酒也很苦,蕭蜜平時喝得少,也不喜歡喝。這一喝,倒是覺得這東西真的不錯。

  在蕭蜜進來的時候,小段也過來了。

  他看到蕭蜜點了很多的酒,嚇了一跳,想給陸明朗打電話,又怕讓老闆看病分心。

  還是等著蕭小姐喝完,再送她回去。

  在小段等著的時候,看到一個男的走到蕭蜜面前。

  小段沒在意,不過覺得這年輕人眼熟。

  “你這樣喝會醉的。”

  聲音傳來,蕭蜜抬起頭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容。

  是薄子晟。

  蕭蜜愣了下,覺得這個人真的是陰魂不散,所以沒有搭理他。

  “失戀了?”薄子晟還很欠揍地問了句。

  蕭蜜惱怒地瞪著他,她連戀愛都沒有談過,哪來的失戀。

  “酒傷身,少喝點。”薄子晟按住蕭蜜倒酒的手,淡著聲音說道。

  蕭蜜不喜歡這個人,更不喜歡被討厭的人管著。

  她很少討厭一個男的,薄子晟是第一個。

  薄子晟沒有再說話,他在蕭蜜的對面坐下。

  “陸明朗真是狠,他對婉心下手,就是對他自己。”

  蕭蜜詫異地看著他,跟著她反應過來。

  他們現在拍的戲婉心是女一號,婉心垮了,不是代表陸明朗這部戲也垮了。

  要是中途換女主,之前花下的錢和精力全都白費了。

  要是不換,婉心的新聞已經曝光出去,最後可以想想這部戲的收視率會怎樣?www.33qxs.m

  “他對你,不一般。”薄子晟說了句真話。

  旁觀者,能把別人的感情看得清清楚楚,唯獨看不透自己的。

  “呵呵。”蕭蜜勾著嘴角笑笑,“我是他最好朋友的女兒,你覺得他會不會護我。”

  “再說,他忌憚蕭家的勢力。”

  “是嗎?”薄子晟淡聲反問道。

  他將蕭蜜杯裡的酒倒滿,“那你哪?”

  “什麼?”

  “你是不是愛他?”

  沒等蕭蜜回答,薄子晟抿著嘴角笑了笑,“一個比你大二十多歲的老男人,你看上他什麼?”

  知道蕭蜜喜歡的人是陸明朗,薄子晟很不屑。

  陸明朗是有錢有勢,但是他年紀太大了。

  蕭蜜不應該愛上他。

  蕭蜜看著薄子晟,她是有些醉了,但是不至於醉得把面前的男人當作知心朋友。

  與薄子晟也就泛泛之交,她甚至不喜歡這個人。

  所以,她喝酒,不回答他的問題。

  薄子晟也沒有再問下去,他坐在她的面前,一塊喝著。

  不知道喝了多久,薄子晟見蕭蜜再喝下去要完全失去意識,就摟著她出去。

  蕭蜜有張很漂亮的臉蛋,身材也很好。

  薄子晟摟著她的腰時,身子一怔,他聞到女孩的芳香,更醉了。

  兩個人出去,薄子晟走到門口的時候就慢下腳步。他很清楚,自己是帶不走蕭蜜的,也沒想過帶走。

  就這麼把她摟著出來,就夠了。

  和薄子晟料的一樣,早有人在酒吧門口守著。

  他以為是蕭家的人。

  看到車門外的老男人,他怔了下,竟然是陸明朗。

  陸明朗是接到小段的電話趕過來的,小段說,有小夥子在撩蕭蜜。

  在看到這條短信的時候,陸明朗覺得這是蕭蜜的生活,很正常。

  轉念一想,他還是給小段打去電話。

  小段說,這小夥子之前在劇組當過群演,現在又出現酒吧裡,真的是用心不良。

  陸明朗聽到“群演”的時候,猜到是薄子晟。

  薄子晟這個人,陸明朗查到些資料,他是薄家的私生子,不是薄家下面幾位先生的,是薄老爺子的。

  他的親生父親是八十來歲的老爺子,在薄家的日子,因為私生子的身份,過得很不舒心。

  所以,這樣的人就像一隻老鼠整日活在陰暗當中,陸明朗覺得他配不上蕭蜜。

  陸明朗看到薄子晟摟著蕭蜜的腰出來,整個臉沉了下來。他要過去接的時候,薄子晟淡聲說道,“陸先生不怕附近有記者嗎?”

  陸明朗沉著臉沒有回答,他將著蕭蜜帶到自己的懷裡。

  在陸明朗把蕭蜜放到車裡後,他扭頭看了眼薄子晟。

  薄子晟長得很俊秀,和陸明朗相比,他和蕭蜜同齡,他們兩個有共同的話題。

  “別再讓我看到你和小蜜在一起。”陸明朗冷聲威脅道。

  這個薄子晟出現在劇組當群演就不簡單,他就算是薄家的私生子,也不會沒錢到到劇組當群演。

  陸明朗很懷疑他的用心。

  “這件事情陸先生沒法決定吧。”薄子晟也不怕,回答道。

  “不定以後我會是她的丈夫。”

  他很有自信地說了句,聽得陸明朗整個人繃緊。

  “很好!”

  陸明朗冷著聲音說道,這個薄子晟沒掩飾他的野心。

  “我在開玩笑。”看出陸明朗要揍自己,薄子晟笑著說道,“不過,誰都有可能成為她的丈夫,唯獨陸先生不太可能。”

  “陸先生是蕭蜜的叔叔,對吧。”

  這些話一字字地插到陸明朗的胸口,陸明朗找不到話反駁。

  他真有衝動打了薄子晟一頓,但是還是忍了下來。

  陸明朗轉身上車後,薄子晟站在酒吧門口一直看著車子離開的方向。

  他越發對蕭蜜有興趣,而不敢愛蕭蜜的陸明朗必定是成為他娶蕭蜜的墊腳石。

  車裡的溫度高很多,蕭蜜迷迷糊糊地被熱醒,她睜開雙眼看到陸明朗的一張臉。

  是在夢裡嗎?

  不然,怎麼會看到陸明朗,她還是在他的懷裡靠著。

  “明朗!”她開口叫了聲。

  車裡很安靜,抱著她的陸明朗沒有回答,蕭蜜想,這應該是個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