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總別虐了付小姐她又去相親了 作品

付胭霍銘徵,第332章 大晚上發什麼瘋?,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和傅寒霖抽完煙後,秦恆乘電梯回自己辦公室,經過走廊中間的樓梯口時,看見一輛酒紅色的轎車停在大廳外,隨後一個波浪卷長髮的女人從車上下來。

  緊隨其後的是從駕駛座下來的穿著黑色西裝的年輕男子。

  秦恆眯了一下眼睛。

  下意識看了一眼牆上的電子掛鐘。

  再過六分鐘就十二點了。

  孤男寡女,這個時間……

  當歐陽凡攙扶著季晴那一瞬間,秦恆嘴裡不知道罵了一句什麼,本來往前走的步子突然一個急剎車,當場來一個向右轉,朝樓下走去。

  “季總,您沒事吧?”年輕的助理臉上盡是關切之色。

  季晴嘴角緊抿著,縱使不說話,額頭的細汗和蒼白的臉色也能看得出來她此刻十分難受。

  “怎麼了?”

  突然一道清潤的嗓音傳了過來。

  年輕助理一看來者,愣了一下,“秦醫生,您在這裡?”

  “我的醫院,我不在這裡,在哪裡?”

  季晴看了一眼說話莫名很衝的秦恆,緊抿著的唇鬆開,“沒事找事是吧?”

  秦恆皺了皺眉,他是怎麼了?

  他不露聲色地看了一眼歐陽凡攙著季晴的那隻手,“還沒回答我呢,怎麼了?”

  “季總她肚子疼。”歐陽凡回答道。

  季晴衝他抬了一下手,“跟他說沒用,他不會看婦科。”

  歐陽凡當即就要扶著季晴去找醫生,然而秦恆卻出手攔了一下,“誰說我不會看。”

  事實上,最近醫院的小護士們都傳開了,之前有人去了秦恆辦公室找他有事,意外看見他的辦公桌上放了基本婦科方面的書籍。

  要知道,他們醫院的秦院長可是全能天才,除了不看婦科。

  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季晴嗤的一聲,“你一個半路出家的,我不放心。”

  秦恆看她臉色彷彿下一秒就要倒下了,還有心思跟他在這裡打嘴仗,真是服了這個一生要強的南城女人了。

  他走過去,攙住她的胳膊,對歐陽凡說:“這裡有我就夠了,這麼晚了早點回去休息。”

  歐陽凡沒放手,而是一臉無所謂地說:“我年輕,少睡一點沒事。”

  某兩個字直接刺痛秦恆的神經。

  他稍加用力將季晴往自己這邊帶,卻沒想到表面上金剛不壞的季晴虛弱至此,差點沒站穩,一個趔趄倒在他懷裡。

  秦恆觸電一般地用力握住她的胳膊稍稍拉開兩個人之間的距離。

  他用聲音掩蓋某些異常的情緒,對歐陽凡說:“我站在醫生的角度勸你一句,不要覺得年輕就可以揮霍健康,現在猝死率越來越年輕化了。”

  歐陽凡想說他不怕,但季晴對他說:“行了,你先回去吧,我待會兒自己叫人來接我,你開我車回去。”

  說完,她對秦恆說:“可以帶我去看醫生了嗎?”

  這個秦恆,誰知道大晚上發什麼瘋。

  秦恆這才攙扶著她進了電梯,按下樓層的同時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季晴聽著,原來是給她安排醫生。

  掛了電話後,季晴問他:"剛還不是大言不慚地說你會看嗎?"

  秦恆盯著她的眼睛,眼底彷彿有某些東西在湧動,“我會看,你有膽量給我看嗎?”

  季晴抿唇,這話怎麼怪怪的。

  “怎麼不是之前給我看過的谷醫生?”她順勢轉移了話題。

  “谷醫生太年輕了,經驗不足,這次給你安排了一個資深的婦科醫生。”秦恆收起手機。

  季晴似笑非笑地看他,“谷醫生不是你從國外高薪聘請回來的嗎?簡介上寫著要多牛有多牛,秦院長,你砸自己醫院的招牌啊?”

  秦恆面不改色地說:“大晚上的,他一個男醫生不方便。”

  況且那位谷醫生單身,還年輕,季晴就好這一口。

  “你一個醫生,也有這樣世俗的觀念,你讀書讀到狗肚子裡去了是吧?”

  電梯到了,秦恆沒空跟她多費口舌,扶著她往值班醫生辦公室去。

  坐在季晴面前的是一名中年女醫生,看著很和善,不知道是不是秦恆在這裡的緣故,她在不知道季晴是季氏總裁的情況下,對她很是客氣。

  “平時是不是沒怎麼注意休息,晝夜顛倒?”

  季晴剛吃下一片止痛藥,手裡拿著的是秦恆給她倒的熱水,握在手心裡很暖。

  她靠在椅背上,神色比之前要輕鬆很多,但臉色還是不怎麼好,說話時透著一股慵懶的味道,“倒沒有晝夜顛倒,加班到凌晨算常事了,白天不困就繼續上班。”

  秦恆坐在一邊聽著直蹙眉,聽聽這叫什麼話吧,季氏集團又不是少了她一天會倒閉。

  醫生開了點藥,並叮囑她注意休息,儘量不要再熬夜了。

  季晴上了一趟洗手間,出來時秦恆正好拿了藥過來,叮囑她什麼時間吃,一次吃多少量。

  季晴饒有興致地看著他認真的面孔,“你對每位病人都這麼周到詳盡嗎?”尒説書網

  秦恆從她手裡拿過她的包將藥放進去,“也不是,對一些不聽話的病人總要格外關照一下,免得砸了自己醫院的招牌。”

  果然是愛記仇的男人。

  季晴無語道:“我說過那麼多話,你記住的永遠都不是重點。”

  秦恆看了看她不太好的臉色,算了,好男不跟女鬥,“下次別再叫我在醫院裡看見你了。”

  季晴剛才就發現了秦恆脫掉了白大褂,穿著白襯衫,衣襬在勁腰處收進西褲中,顯得一雙本就很長的腿格外筆直修長,寬肩窄腰,再加上一副斯文好看的皮囊,難怪醫院的小護士對他花痴。

  季晴慵懶地衝他比了個ok的手勢,接過自己的包,轉身進了電梯。

  她在診室的時候就給家裡的司機打電話了,這會兒應該快到了。

  忽然一輛深藍色的車在她身邊停了下來,車窗降下,露出秦恆那張欠揍的臉,“走吧,順路送你回去。”

  季晴雙手環胸站在原地不動。

  秦恆無可奈何的語氣,“要我說公主請上車嗎?”

  微風輕拂,季晴嗤笑一聲,隨後嘴角微微揚起,走過去,拉開副駕駛座的門。
网站地图